正文 第三十四节:秋叶原的新面貌(四)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5-13 02:48 |字数:4827

    工业炼钢?金属船舶制造?铸造轧压?机床、蒸汽机组装?军工设备?

    抱歉!这些海洋机构、洛德立克商会、第八商店街、伽蓝庭院的核心项目全部都不在参观考察的行程安排当中。因此在参观完高耗能、高污染的水泥厂与砖窖厂,随后秋庭夕叶与卡拉辛只是简单地带着文文、叉包、安心院驯染一行人去转了一圈马车厂、造纸厂、面粉厂这些无关紧要或是面向生活的轻工业的企业。

    一行人原路返回到秋叶原。

    位于凉粉团的使节团下榻的房间里,文文、甲醇兑水等的来自公园前的一行冒险者们正聚在一起讨论商议今天的事情。

    “看安排是明摆着不让我们有机会去接触造船炼钢的那些有技术含量的活计了。”

    其中随团成员A是如此地抱怨着,这番话立刻就引起了大伙们的共鸣。

    “就是啊就是!不就是看两眼的,真是小气无比!”

    “之前坐船也是,还要分开去坐那差点沉进海底的玩意……”

    一群人本来对今天的工业生产考察安排充满了期待,结果倒好。去看的全是没有什么分量的大路货,要么就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这怎么不让他们憋出一肚子的气来呢?

    眼看他们有点离谱,甲醇兑水瞪了他们一眼的训斥起来:“有空在这里嚷嚷着牢骚话的!你们还不如去整理记录今天的所见所闻?有什么不满的回家里再说!”

    听见被训斥,一众冒险者顿时闭口不语,同时意识到‘自己现在可是在别人的家里’的状况。

    能够出使来这里的冒险者,当然是知道自己公会的方针动向。

    若是有什么‘不恰当’的言论传入对方的耳中,破坏了双方合作的话,那就糟糕了。

    文文这时也“毕竟是人家的核心竞争力嘛,换做我们也不会轻易给别人看呀!”的劝说一句。然后又“说起来秋庭她跟我提到过一件事。”的把当时自己与秋庭夕叶对话复述出来。

    “当时我问她热地地区开发死亡率很高才对,那人力该怎么办的,结果她回答是除了正常招募人手外就是把抓捕到的大地人间谍集中送过去呗!反正这段时间里就像飞蛾一样的一个劲地往火里扑,本来有些事情我们也不方便去做,毕竟影响恶劣嘛!不过他们来的也正好,及时补上了缺额!真的是小看了疟疾的可怕呀,怪不得说热带殖民的初期开发就是用人命去堆的。”

    甲醇兑水撇了一下嘴巴,然后又瞪了眼刚才叫嚷得最厉害的冒险者警告不许轻举妄动后的说:“看来圆桌议会,或是伽蓝庭院或那企业联合体有着高效运作的特务机构呢?”

    “可是啊?我们冒险者可是不会死的,那么他们是怎么应对冒险者的间谍呢?”

    其中一名凉粉团的公会成员如此地问起,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当然他们也知道秋庭夕叶手上有着‘疑似能杀死冒险者’或‘疑似能封印囚禁冒险者’的技能手段,所以在处理间谍的手段上,看看是否能够尝试踩线。

    “这个她只是神秘地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可惜...不过这也正常,恐惧来自未知么?”甲醇兑水停顿了一下,随即很不以为意的表示说:“比起这些旁支末节的,倒是我今天的参观有不错的收获!不然你们还不知道圆桌议会这潭水到底有多深!”

    在“嗯?”的引起对方的兴趣后,甲醇兑水从魔法背包中取出了一本印刷粗糙的书本来,这下当即引起了其他成员们的注意。

    有一半跟随甲醇兑水考察的自认是知道这是秋叶原市立初等学校的课本。

    《社会、一年级上册》

    时间回溯到上午,秋庭夕叶、卡拉辛带着文文、叉包、安心院驯染一行外出考察时,另外一边玛莉艾儿则是带甲醇兑水和几名凉粉团的冒险者成员参观秋叶原。

    本来甲醇兑水对于参观考察什么地方是抱以无所谓的态度。

    可正好玛莉艾儿无意间的提到了一句“这是伽蓝庭院提议成立的初等教学机构”引起了他的关注。

    比起那些热门的地方,如秋叶原证券交易所、秋叶原大图书馆(在建中)、秋叶原火车站(在建中)、白银大厅(博览交易中心)这些热门的地方。

    虽不能说冷清偏僻,但仍旧与繁荣热闹的中央大街有着一段距离,但不过位置却处于大地人集中居住的街区所在,而由圆桌议会资助、主要是面向于所有适龄教育的大地人。

    学校是由一栋四层写字楼改造建成,连同临近的一块被围墙围起来的空地充当操场,这就是整所学校的全部。

    同样的学校另外还有六所,今天玛莉艾儿带甲醇兑水所参观的是秋叶原市立第二初等学校,而秋叶原市立第一初等学校则是面对拥有一定地位大地人的精英式教育学校。

    学生人数不多,故此也算是凑合着用。

    正在上课中的樱子“诶?玛莉姐?”的看向教室门口,这是因为随着学童们好奇望向走廊的缘故。

    只见玛莉艾儿一行十余人的,让没有经历过‘领导巡视’的学童们好奇地随着最先好奇那个人的目光转过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热闹或有趣的事情。

    玛莉艾儿对讲台上的樱子“不用在意我们,继续上课就好啦!”的打招呼后继续向身旁的甲醇兑水介绍:“这里暂时一共设置了四个学年,目前就正如你所看到的这样,一个班级六十多人,分别设有语文、数学、社会、体育四个基础课程,除了上下午六节课时外,晚上还要面向成年人的两节课时的夜校。根据秋庭夕叶提议所说的那样圆桌议会设立市立学校目的是消除冒险者与大地人的隔阂,让大家更好地相处。”

    听见是秋庭夕叶推动的缘故,甲醇兑水“是吗...”的将信将疑的表示保留态度。

    “是的,除了第一初等学校是收费外,这所第二以及到第六学校都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义务教学,同时为了提高吸引大地人把子女送往学校入读,学校还提供免费的早餐、午餐、以及宵夜…”

    前面经过的教室分别是在教授语文与数学,这个都是些小学级别的东西,而对于樱子的授课...

    与其说是授课。

    甲醇兑水感觉更像是在讲故事差不多,但这并不重要。

    毕竟那些送孩子过来的家长也并不在乎他们的孩子过来这里是否能够学到东西,他们冲着的就是学校所提供的三餐伙食、当然在这里呆一下了解冒险者们的思维方式也好在这座安全的城市里找工作(第一初等学校除外)。

    “大家精神集中回来!”樱子轻敲了一下讲台,然后继续拿去粉笔在黑板上边说边写道:“刚才我们说到中世纪的城市的商人为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人呢?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些常年旅行者的出身,肯定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父母并非自由民,但是奴隶的身份不能推断而需要证明,因此出现这种情况法律必须将其以自由人对待,尽管他们之中许多人或许是农奴的儿子。”

    “但对于很多希望找到工作或安全等因素而涌入城市的大地人移民来说情况并非如此,因为他们差不多都是附近的人,所然他们不能隐瞒自己的身份。他们所逃出的领地领主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他们、他们村庄的人进城时可以碰见他们、邻里认识他们的父母知道他是农奴,虽然他们已经不是农民,但他不能抹掉农奴身份、如果试图这样做,他们(农奴)的真相必然被无情地揭露,当他们的领主只要宣称他们属他所有,他们就得跟着领主返回原来逃出的领地…”

    樱子是对着课本的宣读上面的内容、玛莉艾儿和一些不怎么敏感的冒险者也并没有觉得有些什么,结合之前的标准语标、文字教学,加上现在这里灌输的身份阶级差距等举动,甲醇兑水敏感地捕捉到其中所蕴含的潜在信息。

    (卧槽啊!!这个可是在撕裂普通大地人与大地人贵族的立场关系,这样一来即使将来与大地人爆发战争也会将其给割裂开来、使其不能合力到一块上,没想到这边才是真正的大收获呀——!!!)

    “换句话说别看圆桌议会表面上一副友好合作的和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尔的平等合作,可背地里所做的事呢?或者说其中一小摄人所做的事?可是要从根本上瓦解对方的统治基础,吞噬并让其成为自身体系运转的一颗齿轮。”

    听完了甲醇兑水的见闻后。

    在场的凉粉团冒险者们都对秋庭夕叶这个‘喜欢暗地里下手’的家伙提高了警惕,当然现在所要做的除了记录今天的所见所闻外,就算是去翻阅那边拿回来的《社会、一年级上册》来查看是否还有什么惊喜内容了。

    .

    .

    .

    后记:状态并不怎么好,姑且是写了点现学现卖的东西,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中世纪的城市》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