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节:合作伙伴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4-20 02:39 |字数:5572

    被强热带气旋所耽搁了两天的时间,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才在列姑射附近的海域上抛锚停泊。

    一连串“轰轰轰轰——!!!”的礼炮轰鸣正好二十一响。

    即使是已经相互转告安排好的节目。

    但是海岸上巫落雨等水央诸罗等一行的冒险者们看着巨舰上侧舷带有节奏闪动的火舌,哪怕是知道只是放空炮的问候礼节,却仍然有种置身于被轰击的错觉。

    这种处于他人火炮射程内受支配所带来的无力感盘绕积聚在心中。

    对于那些被拉过来衬托场面的大地人贵族更是有一种三观被刷新的强大冲击。

    若不是秋庭夕叶没有像在公园前那样进行威慑炮击,想必看到那种跨越数千米距离的并拥有着‘天崩地裂’之威能的景象、大概和瓦基里公爵那样被吓晕过去。

    岸上紧接着传回十九响的轰鸣,大概是将火焰瓶给扔进坑洞中取巧获得相同的声响效果而已。

    很快的,大海弥漫着冰冻的雾气。

    紧接着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上由一队统一了装束打扮的冒险者率先走出。

    伴随着他们的行进,海面上被冻结出一条冰块形成的道路。

    瞭望着宽阔平整的冰路,那每隔一小段距离便就有两名骷髅手持旗帜的分左右站立。

    巫落雨笑了笑,然后在她的示意下这边前来迎接的召唤术士的冒险者们也将名为‘女武神’的上位精灵给召唤出来,让其作为‘迎接队列’的一员。

    双方的大排场都让这些被拉过来的大地人贵族和下属们大开了一番眼界。

    不说全金属制造出来的钢铁巨船。

    因为无论是海水结冰变作道路,还或是数百名上位精灵‘女武神’构成的阵列,这无一例外都是他们从神话故事当中的认知才有的景象。

    双方人员的身上均是整齐划一的制服,其次就是衣着华贵的大地人领主,同时还有手持鲜花夹道欢迎的迎宾幼童。秋庭夕叶、宫河日向与文文、叉包等一系列使节级亚莱、传说中的少女A、高大的狐仙、夜光风咏等这些公会高层一同的跟随身后走在红地毯上。

    秋庭夕叶、道隆两人与巫落雨一同并肩行走,依序与水央诸罗的重要人物依序握手,同时还有专属的冒险者来进行介绍对方的姓名以及职务等。

    这一会看着圆桌议会及水央诸罗成员身上代表着自己组织势力的统一服饰。

    文文、叉包,以及跟随她们来自公园前地区的冒险者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种‘低人一截’的感觉。

    这原因很简单。

    尚处于分裂状态的公园前地区的公会或势力自然谈不上有‘统一’的服饰装束。

    就算是没有人把资源投入到不必要的地方,但总归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宛若混进了天鹅群当中的丑小鸭一般,感觉尴尬的陪伴着双方演完了这场‘新闻报道’中那么标准的迎宾仪式。

    什么历史新篇章的、地区发展机遇、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秋庭夕叶与巫落雨两人热情洋溢的致辞中被这样的语句所填满,也已经可以预见今天列姑射报纸的内容。

    走了大半天的过场。

    下榻并没有前往列姑射城,而是一处邻近海岸的大地人贵族的领地。

    城堡的大部分区域被冒险者一行所借用,用于接待圆桌议会的一行来使。

    金碧辉煌的会客厅中。

    秋庭夕叶才“唔喵!”的伸展一下手脚的,身份的服饰也换回了自己平日里认为习惯(舒适)的巫女服,而配合少女喜好的缘故宫河日向也同样如此。

    “终于回到说人话的环节了呀!”

    少女直接做在宫河日向的怀中,显得很是懒散的模样、可以看出今天整个‘接待国宾’的流程让秋庭夕叶感到很是疲倦。

    同样的,道隆也换下了圆桌议会的制式礼服、换了一套宽松的T恤和七分裤。

    另一边的巫落雨及安心院驯染也同样如此换上平日习惯的衣物,穿着带着干净利索的凛然。

    并不是说巫落雨这样不好看,而是觉得明明这么漂亮的大美人、不好好打扮一下的有种点暴殄天物的那样可惜。

    秋庭夕叶在打量对方。

    巫落雨也在观察少女。

    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宫河日向对安心院驯染隐隐带着警惕的缘故。

    巫落雨柔和地代替自家女儿对宫河日向道歉说:“这孩子不久前冒犯了,还希望您不要介意。”

    可就宫河日向“诶...怎么会呢?”的忽悠回应时,秋庭夕叶“唔!日向姐...好紧,抱的太紧了啦!!”的不满的开口抗议起来。

    低头的缘故并不只是少女不合时宜的挣扎,同时还有脸上的一点羞红。

    宫河日向的变化自然是被看在了眼里,巫落雨佯装是生气的身上轻弹了一下安心院驯染的额头。后者戳防不及的受到了‘攻击’的,这时巫落雨严肃(?)的说教道:“我可没有把你教成会去欺负别人家的坏孩子喔!”

    (喵喵喵——?现在是什么情况?)

    看着安心院驯染抱头“对不起...”的弱受道歉模样,秋庭夕叶此时的大脑感觉有那么点懵,这是一个什么展开?

    “呵呵,看来两位的感情也很是深厚呀。”道隆的目光来回在秋庭夕叶和宫河日向、巫落雨与安心院驯染的两组‘姐妹’身上转移,随后习以为常的靠在沙发上放松状的姿态“请不用介意我。”的说罢戴上一副墨镜。

    “我说道隆...”秋庭夕叶鼓起脸来的瞪了对方一下回应:“这怎么看都不关我的事吧?”

    巫落雨“嗯哼~”的捂嘴轻笑起来,并且“怪不得驯染都会学坏了,的确是有欺负的价值呀!”地说道,目光中带有那么一点跃跃欲试的光彩。

    宫河日向“休想——”的将少女搂抱在自己的怀中,若不是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否则都要拿出权杖(钉头锤)来了。

    “我说...是不是该谈一下合作的事宜......”

    被勒的难受的秋庭夕叶是这样提出这次前来的目的,可话刚说出口来,没想到打脸的居然是自己认为最正经的那个人。

    只听见道隆“这有什么关系嘛~”的休闲散漫地打断少女的话。

    (额!?我说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们两是拿了议会授予的全权,不过原则上都是本着相互友好合作的了。秋庭小姐你的任务也就握握手,和你的这位朋友强调一下双方的友好关系,后续关税的这些细节的让卡拉辛来操心不就好了么?反正这方面他最在行。”

    巫落雨听了哑然失笑的,这时秋庭夕叶“啊!”的一声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

    看着少女愤然的转身,对着道隆不客气就说:“我说你这也不太厚道了吧?一句话就将工作给撇的干净。”

    “你们两个小姐姐都是熟人嘛!我一个糙汉子干嘛凑进来碍事呢?”道隆将手一摊,说的好像真心的一样。

    被这个强大的理由啃住的秋庭夕叶,良久后才挤出一句“信你...就傻了。”的话来。

    对于圆桌议会日常的‘推诿’工作,宫河日向对此早已是习以为常。

    而这时作为HHH团的使者叉包虽然没有代表公园前地区的权力,不过也“您好,安心院小姐。”的提出自己的要求:“不知道是否可以允许我们实地考察一下列姑射的城市氛围,还有授权我们公会在此地区开设经营店铺、贩卖商品?”

    “这点自然是没有问题。”巫落雨点下头,又看向了一旁的文文的回应:“你们HHH团和凉粉团原则上和圆桌议会一样,我们会尽快拿出一个章程出来供贵方参考。”

    双方本来就没有什么障碍。

    因此在贸易合作上谈的颇为轻松,只是在提及到海上停泊着的联合力量号装甲巡洋舰时,才出现了那么一点波折。

    “我说啊...”

    第二天早上的正式场合。

    身穿圆桌议会统一礼服的秋庭夕叶心中充满了怨念的嘀咕着:“道隆那家伙...竟然真的把这边的工作全给撇给我了啊!”

    “不要说你...”同样是穿着正装的安心院驯染也是同样如此的抱怨着:“姐姐大人竟然把我给抛下,说是陪同外宾去实地考察,可结果就是跑去偷懒了...”

    不仅道隆溜了,就连宫河日向也不想再去走那‘枯燥乏味’的过场的借口脱离战线,参与到名为‘考察’、实为逛街的安排。

    而HHH团与凉粉团的叉包与文文也当然是选择了‘考察市场’去了。

    秋庭夕叶与安心院驯染两人也只是简单的确认了一些合作的框架,至于进一步深入的细节...还是让各自的秘书(助手)团来细谈吧!

    让少女两值得慰藉的是,不会只有她们两个显得如此苦逼、因为在紧接下来的‘签约仪式’可是谁也跑不了,说有人都得参加的重要流程。

    在冒险者与大地人的一阵阵掌声轰鸣的大会议厅中。

    秋庭夕叶、道隆以及巫落雨三人分别在一份条约文件上签下了各自的名字。

    剩下的就是把文件副本带回到秋叶原去,让圆桌议会的执政官的城惠签下他的名字让其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