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节:海之来使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4-20 02:39 |字数:4387

    绸缎般乌黑的长发垂之大腿,红底的蕾丝发带头饰与洋装搭配精致但并不繁杂的白色胸领与花边装饰。

    一言蔽之,对方就是如同精致的玩偶一般可爱的LO娘小姐姐。

    心脏当即‘噗通——’的猛跳一下,对方可以说击中了少女的好球区。但不过毕竟这是在游戏当中,在这幻境神话里面大家的颜值(排除菊式捏脸)都并不算低,所以秋庭夕叶也仅仅是心中‘GJ!这妹子不错呀!’的叫了声好。

    看见疑是领袖的秋庭夕叶被众人簇拥着的迎上前来,安心院驯染微微欠身提裙的自我介绍道:“妾身乃是水央诸罗统领委员会之一的安心院驯染,这次冒昧来访...”

    对方话没有说完。

    秋庭夕叶先是感觉对方的说话方式依稀有点熟悉,在随后听完她的自我介绍时“嗯?安心院?难道说…你是受遥吗?”地发出不确定的疑问。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在场众人当即是一脸懵逼愣住时,而被称呼‘受遥’的安心院驯染也是一愣、然后也试探地问:“这样来称呼我的...难道你,是火炬!??”

    被这样称呼、听过叫出自己的‘通用’名后,秋庭夕叶也下意识的点下头。

    秋庭夕叶与安心院驯染都是“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的惊讶的指向对方“你是火炬??/你是小遥??”的再度确定,这当然是正确的。

    这下好了,大家彼此都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由于秋庭夕叶与安心院驯染看起来已经认识很久的缘故,所以两侧的‘仪仗队’们也放松了小许,所以一开始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刻大幅地减淡。

    安心院驯染湛蓝的眼眸眨了眨。

    “诶~真的是火炬啊?”

    这样说话的同时,很自然的就走了上来伸出手来捏捏脸。

    这是在Q群当中常见的对话操作,但不过在反应过来这并不是Q群后才毫无歉意的“嗯嗯”地点说道头“这个可是真正的捏着你的脸呢!值得纪念的瞬间...”

    “唔呜...我说遥姐你......”

    “怎么?要抱抱么?”

    就在遭受‘屈辱’的对待时,秋庭夕叶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被牵扯失去平衡的往后倒去。

    后脑勺处感受到熟悉的柔软触感,少女还“啊?日向姐在生气了?”的毫无自觉地“日向姐?”的在宫河日向怀着扬起头发出疑问。

    看着两人的互动,安心院驯染“啊~原来如此。”的松开手,退后一步的微笑回应问:“这位是你的姐姐大人吗?”

    只不过秋庭夕叶感觉对方仿佛在说“笑什么笑,你也是受。”的感觉。

    “这位是我的日向姐!!”

    不过秋庭夕叶也不隐瞒,直接就如此地回应对方的问话,毕竟自己和宫河日向的关系,不要说是自己的公会、就是整个圆桌议会的相关人员(高层)也是基本知道。

    听见宫河日向“夕叶?这位小姐是?”的询问,听见她的问话,秋庭夕叶便从怀着挣脱开来一步的站稳,然后才介绍起来:“这位小遥是我们伽蓝庭院前身的书群当中的朋友哦!和我、球球、翠翠一样的都是写作爱好者,都是因为大家的作品才互相认识的哦!”

    听完简介后宫河日向“诶...原来如此。”的回应一下,不过目光当中依旧是隐隐带着一点提防着对方的警惕。

    “那个小夕叶,你们…你们的书群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听宫河日向这样的问起,秋庭夕叶“嗯?”的露出疑惑的表情。

    “就是那个啊...那个......”宫河日向看了对方一眼后,有点迟疑不定的,最终还是“她怎么一见面就这样自然的捏你脸蛋的,这样的...有点奇怪啊?”地问起。

    还那样意识问题所在,秋庭夕叶还是直接“嗯?以往在群里聊天都是这样的呀!”的进行回答。

    “从以往就是这样吗?”

    “诶?是啊!毕竟都是隔着屏幕的聊天,所以大家都非常随意的。”

    宫河日向反应有点惊讶,随后又看向了安心院驯染、目光当中隐隐掺杂着别的东西。

    两旁的冒险者们一脸囧样的看着‘舞台中央’的三人。

    列姑射公会会馆,大会议厅中的水央诸罗的统袖们也正在关注着那边的情况。

    在安心院驯染的这个‘正使’在工作的同时,作为随从人员的镜花同时也在小声地将信息传递回去,而负责接收信息的同样是唤龙使的双胞胎妹妹(游戏捏脸设定)的水月。

    “水月,驯染那边到底接触的如何?”

    “回委座(委员长),目前为止场面一度紧张。”名为水月的少女在听见问话后,当即咬字清晰地回答:“安心院姐姐似乎欺负了对方的人员。”

    安心院恋翠本来还以为是‘对方傲慢导致的负面接触’但是在听完下一句后也不由得“哈?”的露出一丝困惑。

    别人还不敢保证。

    但安心院驯染可是自己带大,可谓如同‘女儿’一般的左膀右臂般的存在。

    正是因为她做事稳重的缘故,她才放心将‘外交重任’交付给她。

    若是对方的态度而导致的场面还可以理解,但不过在对方的战争机器上主动欺负了别人?这就是我方的态度上的问题了。

    “根据镜花姐说,安心院姐姐似乎与对方是相熟。在相互确认身份过后,安心院姐姐捏了对方的脸...似乎是惹对方的姐姐大人生气,导致气氛的紧张。”

    听完这前因后果,安心院恋翠当即‘原来如此!’的清楚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状况。

    原来是‘欺♀负’了对方的妹妹。

    换作是自己,妹妹被别人给‘欺♀负’了,那么当姐姐自然是要生气的。

    “日向姐,可以了呐。”

    秋庭夕叶从怀中重新站立好,安心院驯染也退后两步。

    双方摆出一本正经的姿态表示重新进入到‘工作状态’的对立互视的状态,不过气氛则要比先前轻松了很多,因为基本已经能够确认并不是敌对的关系。

    “咳咳...是来自水央诸罗的使者吗?”秋庭夕叶轻微的点头表示了解,然后经右手轻按在胸前的自我介绍回应:“我是秋叶原服务器圆桌议会的席位持有者,公会伽蓝庭院领导者秋庭夕叶。”

    “然后这位同样是列席议会的道隆先,公会海洋机构的领导者。”

    “而这边的几位则是来自公园前的友人,同时也是HHH团以及凉粉团派出前往秋叶原的外交大使,分别是叉包和文文。”

    紧接着少女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海洋机构的道隆,HHH团的叉包、卤味A,凉粉团的文文、甲醇兑水,以及夜光风咏和高大的狐仙这些在场的人员。

    安心院驯染也同样的将手按放在胸前的微微鞠躬作为回应。

    并同时发出姐姐大人(安心院恋翠)的指示,对秋庭夕叶郑重地说道:“现在妾身正式代表水央诸罗委员长向圆桌议会以及公园前的大使发出邀请,欢迎诸位前往列姑射作客。”

    秋庭夕叶与道隆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轻微地点下头完成了交流。

    “非常感谢贵方的邀请,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