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节:会战(七)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3-11 03:56 |字数:4644

    失去了的手臂对于神灵.秋庭夕叶而言可以称得上是一件好事,因为没有的东西不需承担,彻底化作碎炭块的手臂不会在度产生痛感。

    宫河日向“可恶——”的咆哮,将手中的权杖朝向北极鸭子的所在一指,愤怒地越过了妖精宪兵下令道:“给我集火炮击——!!!”

    二之丸的范围并不大,因此搭载G型突击炮的森林熊仅仅五秒的就转移到了指定范围。

    “穿甲弹填装——”

    面对着黑洞洞的炮口,联军的守护骑士当即使用技能“要塞模式!”的进入到短暂的无敌状态,当炮弹命中浑身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守护骑士时“轰咣——”的发出刺耳的声噪,然后炮弹就被对方的身体给弹飞开来。

    这时仍旧耸立的秋庭夕叶如同一尊威严的铜像那般,让人心敬畏。

    但实际上?

    疼的她想要哭…

    不!应该是疼的想要在地上打滚才对。

    哪怕是手没有了,可是在抵挡那炽热无比的雷/火元素组成的洪流时,用作抵挡的右手直至化作碎碳块的痛觉感受可谓是清晰无比的完全反馈到大脑当中去,之所以没有展现出那么狼狈的一幕,那是因为这身体并非‘秋庭夕叶’一人所有。

    神灵(源为朝)作为以武勇著称的总大将,生平所经历的战斗不知几何,因此对于仅仅不过是失去一根手臂这种程度的伤势(主要冒险者身体坚韧)的程度,不是说不眨一下眼、皱下眉的,毕竟该疼的还是会觉的非常疼,但作为统军将帅、事情分轻重缓急,与自己的剧疼相比起,维持形象、就是维持住士气、同时也不让敌人感到有可乘之机。

    神祇官本身就拥有恢复系的技能,因此神灵.秋庭夕叶也不需旁人协助的自行恢复起来。

    点点光斑如萤火虫般的浮现,并且迅速地在断却了手臂的部位上凝聚、淡淡的金光看上去有点虚幻,但却又如实存在的那般,在缺损的部位形成了手的虚影、眨眼间的虚影便化作了现实。

    一只白滑如玉的手已经弥补了缺损的部位,只不过损毁的笼手甲胄并没有恢复。

    炮击仍在继续,仿佛不用花钱一般的将剩余不多的炮弹储备往外抛洒。

    穿甲弹可怕的虽然没有能击穿‘要塞模式’技能无敌状态下的守护骑士,但并不代表其他的冒险者就能安然无恙,毕竟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其中绝大部分是骷髅兵)。

    一枚炮弹砸过去不是血肉模糊的肢体乱飞便就骷髅骨头碎片乱滚四散。

    渐渐的、在热血上头的狂气散去后,所需要面对的是一副血肉绞盘的环境,眼前如此‘残酷’的景象不断地刺激着参战联军的冒险者们的心里承受上限,直至走向‘完全适应’或‘摧残崩溃’的两种结局之一

    一面古朴的铜镜于神灵.秋庭夕叶的身侧浮现。

    可这面镜子出现的那一瞬间便就“咔嚓——”的崩裂开一道裂痕。

    神灵.秋庭夕叶“切——才持续三十多秒啊?”的咂嘴,不过手上的动作没有半分停顿的一道圣洁的白光凝聚于手心当中,一张白纸三两下的折叠下化作了一匹神俊雄健的白朐。

    翻身上马的同时再度一道圣洁的白光“唰——”的在右手上聚化成一把大太刀。

    因为处于‘波粒二象性’的状态,

    即是武士,有是神祇官的关系,技能的效果与展现均出现了变化。

    镜之神咒本来是指向性攻击敌人、同时恢复仇恨最高同伴HP的技能,但这时代表‘表’与‘里’的镜子逆转了界限‘里外’关系,让神灵.秋庭夕叶得以挣脱限制的自由地在‘界限外’活动。

    而群体攻击的剑之神咒更是凝聚化作了手持武器。

    倒是神马奔腾之术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即使如此、纸折的马变得如此神俊雄健的,还有可是配合了身高三米多的神灵状态下的同比例姿态,被它给撞或是踩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下不仅是首当其冲的联军成员,就算是观察收集情报的冒险者眼线都不由得被这样的姿态给深感震慑、不由得有点看的愣神。

    跃马挥刀的纵横,一部分还没有从愣神中反应过来的联军成员不是被撞翻就是被挥砍出去的大太刀给击砍飞到空中、然后又重重地摔回地面,一时间神灵.秋庭夕叶就如入无人之境的在联军当中来回的冲杀。

    也许并没有对冒险者造成太大的实际伤害,不过视觉上一路的骷髅就如朽木般的被摧枯拉朽的粉碎(HP还没清空、骨头自动会重新组装站立)开一条通道的。

    仿佛是在说‘我是在玩割草无双’的那样。

    前方的骷髅“唰啦——!”的化作了一堵充满尖刺的骨拒马,前方正是阿鲁巴还有十几名核心公会成员的所在,正在朝向对方冲锋的神灵.秋庭夕叶“嘿——!!!”的无所畏惧地将大太刀收鞘作一副‘居合’状的动作。

    骨架的拒马毫无疑问的被撞破成两节,当即有一名守护骑士冲上前来使出了‘怒吼定位’与‘要塞模式’,分别强制吸引仇恨(攻击其他目标将受到守护骑士的强力打击)和无敌时间来抵御。

    目光紧随着神灵.秋庭夕叶的妖精宪兵当即下令。

    当即一阵看似无关紧要的箭雨飞射而至,几十支普通状态的猎魂大箭覆盖了阿鲁巴所在的范围、虽然命中率不高,但凭借还是每人中上了一到两箭。

    造成伤害是其次,目的是命中并‘钉’在目标的身上就已经足够了。

    只不过神灵.秋庭夕叶的身影一闪的…

    一阵梅花花瓣飘散飞舞的神灵.秋庭夕叶已经用‘飞梅之术’的瞬移到阿鲁巴等人的身后,狰狞可怖的铁护面遮挡了少女‘去死吧——!!!’的笑容,然后拔刀使出了武士系的必杀技技能,和‘四方拜’同样是需要冷却24小时的‘一刀两段’的一刀同时斩杀掉七人,并且迅速蹬腿后跳、凭借着身体高度不对等的跳离守护骑士的反击范围。

    铜镜上崩了的缝隙越来越明显,仿佛下一刻就会整块给崩掉的。

    伸手抓过迎面而至的白朐缰绳翻身上马,即使是联军的冒险者反应过来也无法将其给留下。

    首先限制移动的魔法、抱歉…首先秋庭夕叶自身就装备有应对的秘宝级饰品,同时还有神灵化的加持,第二就是来自友军的支援,就算是龙也给打掉的G型突击炮会粉碎一切当中道路上的障碍。

    返回到阵地、注连绳所划开的‘界限’当中立马横刀的。

    神灵.秋庭夕叶这时也注意到,虽然一直以来看似压着对方打的自己成员,其实已经是被联军冒险者的优势兵力给挤回到二之丸处,防御工事什么的?那在一轮的魔法对轰过程中便损耗殆尽。

    “结界.四方拜——”

    神祇官的最终防御手段‘四方拜’几乎吸收海量伤害上限,堪称让施展者获取接近无敌的无死角防御结界。

    因为神祇官在东亚地区想到有名的关系,所以天朝地区的冒险者也能够从技能特效上分别出倒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技能,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傻傻的浪费技能和SP去浪费在这结界上。

    因此“好——游戏就到此为止吧!现在就让我来唤醒那被遗忘的恐惧吧!!”的两句话将联军成员以及冒险者眼线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剩余的约五分之三拥有‘战斗力’的联军冒险者不由得身体颤抖了一下,很是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巨人一般的神灵.秋庭夕叶,说真的他们这个时候真的是有点害怕了,害怕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再一次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现在就让你们这些土包子们见识一下世面吧~”

    神灵.秋庭夕叶笑嘻嘻的将手一台,然后呼唤出使用技能的名字。

    “鬼见之术——”

    .

    .

    .

    后记:桌游真是有趣啊!!话说回来桌游盒子上写的游戏时间都是假的,什么游戏时间九十分钟的、明明应该翻一翻,直接就是玩了三小时的(捶地)这一天下来就玩了两款,然后…然后就十一点多了???

    嘛…不过桌游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