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节:会战(四)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3-04 04:47 |字数:4728

    分散开来从三面合围的联军从空中鸟瞰下去颇为势大,虽说因前一阶段的打击导致五十多战斗意志不坚定的冒险者脱离了战斗队伍。

    但不过战斗人员与非战斗人员在伽蓝庭院一方看来实在是难以区分,实际上妖精宪兵、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霜月、艾莉、宫河日向还有秋庭夕叶等,一开始就将那些围观的冒险者当作潜在的敌人。

    双方相距约四百余米,

    占据高地的伽蓝庭院装甲排已经停止了射击、意图将剩余的高爆弹留在最适合的时间使用,而联军的一方也暂时没有发动进攻、仅仅是在调度人员阵型,双方就此陷入了‘暴风雨前的寂静’当中。

    阿鲁巴身旁被足足二十具手持生锈刀剑、破旧盾牌的骷髅簇拥着的走在阵前,作为一名召唤术师(死灵专精)无疑是属于顶尖级的人物。

    虽然死灵专精的召唤术师在游戏时代非常的吃香,保有玩家数量非常的多。

    但是在大灾变后,不少死灵专精的召唤术师的玩家因为害怕自己召唤出来的骷髅而不敢使用技能、正在想方设法地去收集其它方向的技能书或所需的素材。

    骷髅单体素质比起其它召唤物要弱点,但同时召唤上限却是所以派别当中最高的。

    在他领导的公会中,能够在同时召唤操纵14~18具骷髅的召唤术师冒险者(核心战力)足足有十六名之多,召唤12具骷髅这样常规水准的冒险者则有五十三名,因此在公会冒险者集中动员起来并消耗特殊道具后将能拉起一支近千的骷髅军队来,配合技能恢复或在召唤、打起来仿佛无穷无尽的一般,所以在公园前中也是大有名气的特色公会团体。

    也多亏阿鲁巴这一个以死灵术师(召唤术师、死灵专精)为核心组成的公会缘故,才视觉效果上联军的军势看上去简直达到两千之众。

    占据高地从山丘顶上俯视下去那数不尽的人影,伽蓝庭院的成员们也不由得感受到了压力。

    当然在阿鲁巴与北极鸭子的眼里,望着山顶上围起来的帷幕也同样是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这是因为所有想要侦查、窥探帷幕内的飞行式神无一例外被击落。

    因面对过伽蓝庭院不同寻常的手段,在决战前夕时还有未知的存在等着他们。

    同样的作为联军的高层阿鲁巴与北极鸭子,以及大部分仍然决定参加战斗的冒险者增添了极大的压力、甚至这份压力还要比山丘上被包围的伽蓝庭院的公会成员们的压力要大上不少。

    南粤的天气,即使不是盛夏也炽热无比。

    这不才四月多,气温就已经不时逼急三十度,让一众来自北方(秋叶原)的冒险者体感感觉极差。

    虽说本地土著秋庭夕叶感觉真心正常,但不过在一番急速的战场机动后也难免会出汗...

    所以帷幕内所谓的秘密也没什么。

    不过是少女正在沐浴而已。

    伽蓝庭院的成员列阵守护在帷幕之外,同时封杀了窥探者的眼线,导致了阿鲁巴与北极鸭子有些举棋不定、并且满是警惕的警戒着帷幕。

    水仙灵如一眼清泉的源源提供出透彻的清水。

    但阵前沐浴的…

    倒不是说秋庭夕叶已经娇贵到如此程度,也不是想要成为‘劳模’的对象、借此进行些喜见乐闻的公共交通的展开。

    恰恰相反,这是作战的重要环节。

    作为神祇官,作为巫女。

    在进行‘神事’前进行斋戒沐浴难道不是常识吗?

    内排污秽、外清躯壳。

    毫无疑问整套流程规规矩矩的下来就是繁琐至极的最佳体现,帷幕当中被整理平整地四四方方地面被用一种称之为‘注连绳’挂着‘之’字型御币的绳索所围拢起来,这表示界限的分隔。

    武器被庄重地放置在面前的架子上。

    在这个不大的阵地被象征着‘神界’与‘外界’的分隔。

    而已经沐浴梳洗完毕后的秋庭夕叶换上了素白、绯红的巫女服,哪怕是和平日里没有两样的衣着打扮,但比起平日来多了一分莫名的神圣、庄重的感观。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尝试时那样临急准备的那样,事实也证明、其实公会脆弱的资金链的其中一部分的压力出自于这里,这绝对毫无疑问的。

    帷幕被撤下,联军以及好奇观战的冒险者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呼哈——终于要到决战之时了,真的是庞大的阵势啊…”秋庭夕叶再度重新召唤出式神青鸟对战场进行观察后不由得发出如此的感叹,并且伸手捂住肚子上:“想到一旦打输后招致的后续反应…那就,简直胃疼!”

    作为公会中的鹰派领头人物,副会长之一的妖精宪兵转过身来面对秋庭夕叶的握紧拳头、神采奕奕的打气起来说:“事到如今还说什么软弱的话啊,会长!只有海军才会说出那样懦弱的话啦!和那个时候一样,带领我等破阵杀敌吧会长~”

    “懦弱的口气呢~”秋庭夕叶显得不置可否的回应:“破阵杀敌那是当然,毕竟为了明天的生活少一点烦恼嘛!”

    曾经作为一名镇守府的提督,少女对IJN的感官其实还是非常不错的,至于对陆军马鹿的感官嘛…

    于是乎白了妖精宪兵一眼,补充了一句:“不过陆军马鹿的,203高地、诺门罕、瓜达尔卡纳尔岛请任意挑选,想要体验全套的话也没有任何问题~”在场有两名近代史知识学得不错的冒险者很不厚道的窃笑起来,但不过大战在即、也没有人去关注这样微不足道的旁枝末节。

    “这荒僻的地方竟然也能聚集起这么多人,也还不赖嘛!”

    使用来自大地人的魔法技术,秋庭夕叶的声音轻易的扩散到在场的所有冒险者的耳中,但第一次遇上这种情景的公园前冒险者不由得愕然的将目光锁定在少女的身上。

    “看起来我还是满受欢迎的,竟然集结起了破千的军势来对阵~很好!这非常好!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来见证接下来的战斗——!!”

    听到这里,联军的冒险者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但不过啊…大家,冒险者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我从大灾变开始到现在短暂的时光中学到了一件事…越是探索挖掘可能潜力,就越会发现冒险者的能力是有极限的,除非超越冒险者。”

    手上的神乐铃一抖晃动,一阵悦耳动听的声响便如波涛般的扩散开来。

    她到底想说什么?

    正当不是JOJO厨的冒险者(玩家)疑惑起来时,明明是晴朗的明媚的白天正午、但天空上仍旧有一道能够轻易分辨出来的圣神光辉垂直降下,洒落在山丘伽蓝庭院阵地的所在、使得正片区域显得圣洁无比。

    与此同时,阿鲁巴嘶声力竭的喊出了总攻击的命令:“快阻止她——!!!”

    然后包括他在内的其他联军冒险者就听到秋庭夕叶接下来的话。

    “我不做冒险者啦——大家!!!”

    .

    .

    .

    后记:enmmmmm…神事前净身什么的,我特意去反复看了几遍某本幼女分类的巫女小薄本,只能够说一句:真棒!!!!!

    话说这种状况…还是JOJO的梗好玩啊(滑稽)

    最后…

    “大家…人的精力是有极限的,我从短暂的恢复更新生活中察觉到了一件事…越是更新就会发现人类的精力是有极限的,工作生活与更新码字是相互牵扯着为数不多的精力……”

    “所以…我不更新啦——!!!大家!!!!”

    以上开玩笑的(笑)

    嘛…不过生活作息是出现问题倒是真的。

    凌晨四点半还没睡几乎成了日常,然后更新了出来(托腮)

    感觉…反正体感不是很好,然后嘛…

    简直是猝死前兆呢(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