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节:会战(三)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9-03-04 04:47 |字数:5617

    小镇在燃烧。

    75mm口径的高爆弹在威力上仍旧有所欠缺,只不过这仅仅是秋庭夕叶的一家看法而言,要知道炮弹产生的伤害并不只有飞溅的破片与冲击波,那些被爆炸所引燃并蔓延开来的火焰与滚滚冒起的浓烟完全弥补了威力的不足。

    若不是有召唤术师冒险者召唤水仙灵四处扑灭火炎的话,恐怕整个小镇都早已化作一片火海。

    炮弹接连不断地从空中砸落。

    大多数人的耳朵都被爆炸的巨响弄的嗡嗡蜂鸣、更加上建筑燃烧的“噼噼啪啪——”的声响,单纯的依靠话语来传递命令、组织队伍,显然并不会顺畅。

    不过对大地人而言致命的炮弹,对冒险者而已不过是挨上沉重一击的程度、况且还有不老不死的身躯呢?

    所以联军才得以维系住队伍没有崩溃,仅仅只是比较混乱的状况。

    只不过一直挨打却不能还手的状况,让心中憋屈的情感无法得到宣泄,这种情况下眼看着己方‘无能’的炮兵阵地一处处的被拔掉更是让人感到泄气。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那么大?

    相反伽蓝庭院那一边的火力投射仍旧是那么的密集,炮组的成员们动作默契无比的、节奏整齐划一齐射的声响就如同在演奏一曲简单的小曲那般动听。

    然后八枚炮弹就将会集中地砸落在目标的附近,爆炎和飞溅的破片将减少波及的冒险者HP,运气好的状况甚至在校射过后的第一轮齐射当中就让目标永久沉默,那些昔日精密机器化作一团不可修复的废铁。

    而联军一方的冒险者除了嘴上咒骂外别无他法、也只能嘴上骂骂咧咧的‘对方都是一群不敢正面交战的胆小鬼!’这样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当然也免不了抱头鼠窜的逃离被火炮轰击的区域,因此士气显得很是低落。

    以往的经验已不管用。

    以往即使是打不过对方,也能够放空自己的大脑、遵循身体本能地去拼死战斗,以期待给予对方造成更大的创伤、哪怕打不死对方也能够恶心对方。

    只不过现在的敌人远在数千米开外,无论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也仅属于被动挨打的一方。

    北极鸭子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燃烧的街道,双手紧握的最终“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出击!我们必须要出击——!!”的大吼起来。

    同样的阿鲁巴也出于担忧队伍就此散掉,也同意了这一命令的颁布。

    敌方火炮阵地已经压制完毕。

    秋庭夕叶透过式神的视野除了燃烧的小镇之外,不久前还零星胡乱射击的炮位在集中打击下已经完全沉寂了下来。

    确认完毕过后伽蓝庭院这一方也不再浪费炮弹,当即就用信号旗指示降低了炮击烈度,因此这时仅剩零星的炮击用来向镇子当中的联军施压、逼迫对方来主动进攻。

    “报告!来自凉粉的情报,联军目前正在集结出击,推测准备出击。”

    听见了霜月的汇报,秋庭夕叶点下头的表示知道、然后从魔法背包当中取出一面信号旗朝夜光风咏挥舞,通知停止炮击。

    在彻底的停止射击一小段时间后,众人的耳朵才逐渐恢复正常。

    “终于要到白刃战阶段了...”

    秋庭夕叶待坐在砍倒在地的树干上,用式神监视着对方集结起来的动向、看着那十倍于己的人数不由得再次感觉小腹一阵隐隐作痛,并不是健康的问题、而是基于压力的缘故。

    (这一战要打赢,一定得漂漂亮亮的打赢...)

    回想起秋叶原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少女只感觉身上就是压了一座喜马拉雅山的庞大压力。

    (到底是什么让翠翠她那么心大,不说一口气参与到那种千万金币规模级别的增资中去了,但那个综合工业基地又是怎么回事啊!?还嫌资金不够紧张吗???还是说贷款一时爽,一直贷款一直爽了!?相玩破产是呢???)

    为了自己公会目前那脆弱的资金链,秋庭夕叶知道眼前的这一战必须打的漂漂亮亮的,让公园前地区的那些大大小小多如牛毛的势力在短时间内不敢造次、好让自家工厂产出的商品顺利销售并回笼资金。

    但问题是冒险者不死不灭。

    (真是胃疼…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早知道就把她给带出来好了。)

    正当感受着大脑与腹部的作痛错觉时、一双手从后背伸出搂着自己,后背可以感受到布料底下覆盖那金属材质的链甲坚硬冰冷的触感。

    “日向姐...”

    “不用给自己添加太多的压力哦!所以小夕叶不要一副独自承担一切的样子好吗?有问题的话要说出来,让大家一起来解决哦!”

    宫河日向轻轻地搂住秋庭夕叶,并小心地不让金属的护腕刮到少女的皮肤、轻声温柔地用语言来安慰。

    “没错啊!会长——”

    也是在这个时候,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妖精咸班、艾莉、霜月以及其他公会成员们都纷纷围上前来。

    “还请更多的信任一下我们吧!”

    很棒的精神气,就好比青春剧一般。

    面对如此之棒的一群伙伴,秋庭夕叶显得很是感到欣慰...才怪!

    还不是自己最信任的并安排留在秋叶原镇场子的人却背地里搞出这样的大新闻来…

    (该不是我给予的权限太大了吧?话说亚莱应该也是带着消息返回到达秋叶原才对的,怎么不去阻止那家伙暴走啊?)

    少女很明智地不去想可能的事实,毕竟真的是两个拥有决定权的副会长一起参与进去的话,自己也不得不认真对待她们的意见。

    秋庭夕叶“好——”站立起来。

    因为她决定不再去想这些让自己郁闷、并成为定局的破事,转而去寻找些能让自己心情畅快的东西来冲散心中的闷气。

    好比如狼狈不堪的联军。

    一边让游弋在空中的式神青鸟监视着联军的动向,同时一边对照临时测绘的地图“计算射击坐标X:…Y:…的所需的诸元,弹种高爆,不用校射,八轮急促射击。”地进行吩咐。

    弹药队的成员们当即从弹药箱中取出八枚高爆弹来,一枚率先填装、然后手上捧着一枚、脚边竖着放置六枚,一副随时将炮弹传递给炮手的弓着身体,以图保持最高的传递速度。

    少女以及计算队的成员不是不知道仅凭这样一幅临时测绘出来的简易地图在没有校射的情况下覆盖命中目标的几率将会直线下降,但不过秋庭夕叶所指的目标乃是一座桥梁,从侦查到的信息来看联军似乎正‘毫无防备’地打算通过那座桥梁渡河。

    一旦进行校射的话,十有八九会打草惊蛇。

    因此只能够用足够多的数量来弥补精度的不足,在对方反应过来前,用极短的时间将共计六十四枚炮弹送往目标的所在。

    心中默默地计算着炮弹飞行的时间,秋庭夕叶缓缓地抬起了握着一面信号旗的手、注意力则是集中在那些正在通过桥梁来移动的联军身上。

    猛的将手挥下并“发射——!!!”的大喊。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伴随火炮震耳的轰鸣还有金属弹壳扔弃碰撞的清脆声响,而此刻这些都不再是秋庭夕叶所关心的,如今她所在意的是那作为目标的桥梁是否有被覆盖。

    接连爆散的火焰让观测变得更为简单、散布圆的直径约三四百米,其中砸落在桥梁或联军人群密集处的炮弹数为十七发。

    看着被爆炎所覆盖并陷入混乱当中的联军。

    有的冒险者在四处逃窜、有的冒险者则是使用技能来抵御攻击,从空中鸟瞰下去就如同被捅掉的蚂蚁窝那样、乱糟糟的一片。

    “感觉还真不错…刚才的炮击已经确认到了不小的消耗,但不过还没完、还要更多地消耗对方的技能或药剂!!”

    面对和自己一样不死不灭的对手。

    其实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压根就没有什么恐惧一说。

    所以在这个时候,九段渐减邀击便进入到秋庭夕叶、或者在筹划作战时的伽蓝庭院的高层成员的视野当中。

    虽说有火炮或者其他先进装备的辅助,但高级冒险者的本身才是决定胜负的关健,不过在战斗开始前进行多段打击、压制,使其士气低落或消耗恢复药剂的储备、复活或恢复相关技能的冷却,在真正的决战到来之前尽可能地削弱对方的实力。

    九段渐减邀击说不定是在只有冒险者(不死不灭的玩家)间的战斗中,最为有效的战术选择。

    所以在联军距离伽蓝庭院本阵所在的山丘那短短的五千米的距离。

    将会成为他们人生当中所体验过‘最为漫长’的一段距离。

    因为在‘决战’前将会无尽地承受单方面的攻击,通过这九段渐减邀击战术,秋庭夕叶在胜负的天秤上一次又一次地不断往自己的一方上添加砝码。

    “好好地享受这段进军的旅途吧~”

    看着分散开来的联军,秋庭夕叶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要的就是迫使他们分散开来逐个击破。

    .

    .

    .

    后记:emmmm…没想到会有人催更天才麻将少女的,嘛…最近麻将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托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