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节:清理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8 |字数:4400

    <!--go-->

    “咕…呃……求求你…放过我吧…真的…我知道的就这些而已……”

    阴森潮湿的下水道里七八名浑身血污的大地人痛苦卷缩在地上不住地求饶,在一旁则是随意扔到一边去的昏迷者。

    “看样子他们都不过是些炮灰而已,知道的也不过如此。”球磨改无奈的双手一摊回应:“大概再问下去有得不出有用的情报来吧?”

    “不~这已经足够了。”秋庭夕叶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的鞋子与衣服沾到地上的血污,轻盈地在微微凸起的地方落脚的跳跃至那么半死不活的大地人面前扯起对方的衣领说:“要是待会有人对你指认的话那就不是这种程度了哦,明白了吗?”

    “我…我…我知道的都…都说了,真…真的……相信我,“我所知道和我一同参与行动的就这些了……”

    近距离的被秋庭夕叶那‘和善’的脸蛋盯着,死狗一条癱在地上的大地人似乎恢复了一点活力,立刻就哀嚎着求饶起来。

    “翠,你的那一边审问的情况如何?”

    在秋庭夕叶询问的了另一边、以及好几处偏僻的废墟角落里,宛如三无的屠宰场一般的充满了四溅血迹与遍地污水。

    毕竟泼水可以把人强制唤醒,顺便还能冲刷一下被吓到失禁后的排泄物、减少异味等。

    忍受够了昏暗、逼仄的下水道回到地面上后,内心立刻就被明媚耀眼的阳光给充满,仿佛内心也被洗涤过的一般。

    “呜唔——”长时间呆在昏暗环境中的眼睛对于外界根本就无法适应,秋庭夕叶所在的原位只剩下徐徐飘落的花瓣,而本人已经闪现至昏暗的转角背光位上。

    “这鬼天气真是晴朗到让人感到大火…”

    也许是觉得这明亮清爽的天气与自己黑若泥污的内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让少女的内心感到一阵苦恼。

    双手“啪——”的一拍脸蛋,轻微的摇晃了下脑袋将心中的阴霾给尽数驱赶后再次缓缓探头去看那阳光明媚的街道……

    (我们的国势就犹如旭日一般…就排这点杂鱼过来,真不够看那。)

    秋庭夕叶怀着这样的想法轻蔑的笑了笑,便迈起轻快的步伐再次往公会会馆走去。

    “那个…会长?”绘月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搭话:“该怎么说呢…呃……”

    “嗯…我也该反省一下。”

    秋庭夕叶也明白对方想要说些什么,斟酌一副后回应:“也许是不死、不灭,以及压倒性的力量差带来的影响。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似乎变得傲慢与偏见起来了呢。”

    走在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秋庭夕叶这时特意留个心眼去观察发现。那些大地人都是不动声色的悄悄远离自己、眼神中从满了畏惧。

    “嗯~也许在它们眼里我是个暴君呢。”

    不过少女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回答中的用词并没有将对方放落在与自己对等的位置上,而留意到这点的绘月只是“唉——”的叹了口气,只好无奈的提点说:“会长…请注意一下用词,用词。”

    “咳——啊啊,啊哈哈~抱歉啦,我以后会注意着点的啦。”秋庭夕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过完全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的回应:“但是呢~带着面具的过日子多累啊,我还是比较适合无拘无束的去混日子的啦~”

    “……我想说我要退出公会可以吗?”

    “那当然不可以啦~小绘月可是我们重要的一员噢,怎么能够松开你的手~”

    说着秋庭夕叶便双手牵起绘月的手,一副死不放开的模样笑嘻嘻的看着对方。

    绘月这时已经彻底的无语了,敷衍的回应:“是是~我是你的特务头子,那可当然重要。”

    “知道就好~”

    到了这时,两分钟前不到的‘反省’早已经被忘掉在太平洋里去了。

    在两人返回到公会会馆的作战会议室时,早已聚集起二三十名来自各个圆桌议会下各家公会的成员,井然有序的分布配置、清晰明了的交流和快速的情报处理并向一线人员反馈最新的指令……

    “哟~!人还真多,难得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到和上一次动员时一样的情景,真的太棒了。”秋庭夕叶一边招手向众人打招呼,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街道上的情况如何?”

    对于街道上的状况少女可是从来没有中断过关注,来自公会成员的念话通讯、自己的式神派遣都在无时无刻的观测着街道上的动向。

    这样开口询问也不过和在街上碰见熟人来一句“吃饭了吗?”的感觉而已。

    城惠推了推眼镜回应:“托你的福,这种故意找茬的事件已经大幅度被抑制住了。”

    “不不,要是没有城惠大人和宗次郎君的努力,我们这边的‘医护’人员可没有办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就锁定目标哦。”秋庭夕叶可是发自真心的露出了笑容感谢说:“多亏西风旅途动员起来,不然可无法快速将目标甄选出来。”

    “不管怎么说,事不过三嘛~是人都会犯下错误,但是呢,那些意图攻击我们的人当然不会仅仅制造一次麻烦而已,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制造麻烦是他们的目的话……那也别怪被人家抓到了。”

    “对了,姑且问一下,那些被你抓住的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城惠一开口,在场所以的冒险者都暂时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秋庭夕叶的身上,静静地等待这位手段狠辣的公会主导人给出的答复。

    对于这个问题,秋庭夕叶完全不用思考的就回答:“要是他们能够交出一笔客观的赎金的话就最好,交不出也没有问题,毕竟矿山啊、开荒啊、采伐啊什么的生产活动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吧?通通安排进去不就好了吗?”

    “可是…可是这样会不会太过……”

    “一点都不哟~玛莉姐。”少女打断对方的说话回应:“间谍行为可是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哟,更何况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不然怎么会有农夫与蛇、东郭先生这些寓言故事流传至今呢?”

    也许是看到玛莉艾儿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城惠便插话进来说:“关于这个留到日后投票表决吧,根据来自港口的消息。似乎有一位来自西边的大人物登岸了,你怎么看?”

    “怎么看?”秋庭夕叶无所谓的耸耸肩回应:“大概是高级杂兵吧?换我是幕后黑手的话一定不会这么样傻傻的在这个时候高调的跑出来。”

    城惠点点头说:“和我想的也差不多,但不过既然是高级的杂兵,要求看一下吗?”

    “那当然~我可不信仅只有种程度的攻击而已。”

    少女转身后新房四十五度角的回应:“这就将西边整合成单一公会的那位女王的手腕会仅限于此?嗯…高级人员来访吗?虽然我这个想法有点老土,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像缅因号一样的剧情呢?倒是有点期待啊。”

    有些冒险者的历史成绩不算好并没有听懂,而听懂了的则是开始冒出一身冷汗。

    这分明是要在港口放个大烟花、搞个大新闻的节奏啊!!!

    “缅因号吗?我明白了,码头那边我也会派出人手去盯着。”城惠推了一下眼镜后说:“走吧,我知道那名大人物正要前往什么地方了。”的伸出手。

    “我们到水枫馆去。”

    .

    .

    .

    后记:嗯~嘛,反正现在都随缘更新的啦,随缘~下一次有可能在一个星期,也许半个月,一或许两三个月。只要上古时期一样的日更?不用去想了,毕竟是凭着兴趣写的嘛,强求什么呢?<!--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