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节: 试验性战斗(上)(修复)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8183

    <!--go-->

    大地升起黑色的浓烟,清风带来一股焦糊的气味,隐约见还能看见摇曳闪烁的红色光芒。笔@趣@阁wWw。biqUgE。info

    此时筑波的攻防战已经进入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城外的房舍、农田、畜牧早已被和蝗虫一样的地精大军席卷而空,在攻防的过程当中筑波城的城门不知是因为之前冒险者的活跃而承平已久导致失修的缘故,竟然在激烈的攻防当中一度被地精破开。

    虽然随后筑波的驻防骑士团随即就将其收复并且拆除附近房屋进行完全封堵、避免了放弃外城退守内城的进一步损失,但是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姗姗来迟的援军指挥官秋庭夕叶听着斥候小队(翠、绘月等人)的汇报后心中暗暗的“切——”了一声,不过由于有其他人在场并没有把失望的感情给表露在脸上。

    被圆桌议会战旗众星拱月围绕这的紫色元帅旗有如黑夜中的灯塔一样显眼。

    地精大军很快发现了这一支冒险者‘小队’的存在,也将攻城中的部队收了回去,似乎打算要先将城外的第三集团军给吃掉。

    “展开阵势,代号‘凡尔登’作战开始!”秋庭夕叶通过‘式神派遣’召唤的青鸟先对放一步从空中侦察到对方的动向和战场的环境,在心中盘算过后睁开眼睛纵马向着一个土坡飞奔而去并命令:“本阵就设置在那里,跟上!”

    第三集团军的指挥部特意坐落于一处小土坡上,以便观察战场和大地人的战地观察团的骑士们更好地直视到冒险者们骁勇的英姿。

    登上到土坡,数十名副职业为木匠的冒险者手脚利索的从辎重队的载重马车上取出预先准备好的材料片刻间搭建好一座五米高左右的瞭望台起来。下方的指挥部桌子上铺着一张由斥候小队绘制的简易战场地图并按照瞭望摆放好代表双方动向的凸字棋子。

    “敌军数量估计为两万左右,完全超出了之前侦查时预计的数值”经过秋庭夕叶的另一个视野(式神派遣的青鸟)从天空中鸟瞰下去,只见平原上的地精黑压压的一大片,除了一千多骑着巨狼的地精驯兽师外,其中还有一个十几米高的地精巨人。

    想必筑波城残缺不全的城墙就是由它们所造成的。

    但不过唯一真正构成威胁的也就那一个85~88级的地精巨人和数量不超过三千等级超过六十以上的精英怪部队和实力相当与地图小BOSS的活动怪。

    “联邦…不……地精军队的实力么,就让我来拜见一下吧。”差点在众人面前说错词的秋庭夕叶淡定的改了回来:“右翼方阵按照计划向前推进。”

    看着己方整齐缓缓推进的阵型和地精乱糟糟冲锋,这不由得让在战前构想了许多可能性的秋庭夕叶不由得有点无力感,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啊啊~不管是队形与动作都乱的很,简直像是新兵…不,那样也太过侮辱士兵这个名词了。你们就尽管去努力吧,不然的话也未免太过无聊。”

    一旁的作为参谋长的翠听完后开口问到:“真是自信呢?是在中土对抗魔多大军(中世纪全面战争魔戒MOD)所练就出的指挥艺术吗?”

    “不…单纯的源自于等级压制罢了。”周围的众人不论是冒险者还是大地人在听到这个完全超出预料的回答后都是一副大跌眼镜的摸样,见状后的秋庭夕叶接着解释:“毕竟我不知道对方的士气与组织的程度,根本无法用正常的战损标准来衡量对方是否接近崩溃与否,那么干脆就按照双方都是丧尸来计算就好了,反正我们死的起。”

    “呃——”

    众人听完后纷纷一静,本来还期待着听到什么耳目一新的战术指挥的内容。但不过按照刚才的说法和结合目前的认知,似乎现在就是正在进行一场毫无技术含量的消耗战罢了。

    也许是看出对方的失望,秋庭夕叶只是笑了笑的朝后方正着摆成车阵和进入指定位置的辎重队招手示意快一点,对于这一次宣示实力的战争怎么会没有准备呢?

    “快一点!!快把那东西给运过来!”

    听到少女的呼唤,其中四辆载重马车立刻被周围十五六名护送辎重队的伽蓝庭院的公会成员给连拉带推的往土坡上送,同时十几名非公会成员在指挥下疑惑地取出铁铲、压捶开始平整土地。

    就在所有人(非本公会冒险者和大地人)还在疑惑当中时,地精大军与第三集团军已经开始了接触。

    有如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一样,七个由近战班方阵组成的延伸侧翼在地精的冲击下完全纹丝不动,并且还能稳步地向前进行推进。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位于前线球磨改、妖精宪兵、艾莉、霜月、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传说中的少女A等人便被地精腥臭的血液给染成了来自地狱的血魔一般,与他(她)们一同齐整前行的冒险者们也是同一个摸样。

    第一排的冒险者们集结成密集的方阵只管大开大合的朝前方挥刀与前行,即使是还有尚未死亡的地精也直接踏过前进。紧接着第二排的同样也是往前推进并进行补刀捡漏,至于第三排的牧师或德鲁伊们则负责接收联络进行支援。

    在后方不停地通过念话的协调下,整个战阵在缓慢推进的过程中即使有所脱节或是出现险情都在第一时间里进行了补救。

    反观对面,一般来说在冲击倾斜阵线的时候,指挥和组织度差的军队越发往往容易往偏向容易前进的那一侧。因此,队伍愈是向前进,阵型就愈容易崩溃,最后会整个撞成一团。

    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指挥官对队伍进行及时的调整来保持好队形,但不过地精们似乎并没有那么高的智商,一大团地挤在了距离本阵不足百米的地方被拦截了下来。

    “通知法系远程班,三点钟方向、距离100、三轮齐射。”

    一旁的通讯员听到后立刻进行联络通知,大约在十秒之后在土坡上的骑士们就看见以三段击地发出三轮九波的法术洪流朝把地精最为密集的区域给完全覆盖。

    瞭望台上的观察员愣了片刻朝众人喊道:“目…目标,已蒸发!地精依旧往前推进,预计四十秒后达到饱和状态。”

    经过他的这么一喊,那些不管是本阵的冒险者们还在大地人们在恢复了过来。

    “还不错~”秋庭夕叶满意的点点头,对还愣在那里的联络员说:“让弓系远程班做好准备,等待射击指令。”

    “啊…是,抱歉,马上进行传达…”

    “还有前卫近战班在干嘛?还不快点去整理阵型?通知弓系远程班准备,方向一点钟方向、距离145。攻击波数为三、急速、抛射三十秒后开始向前延伸。”

    “是,好的!马上进行通知…”

    在听到由弓系远程班攻击后,一旁的参谋长翠立刻组织准备好的计算队根据距离进行抛射的仰角计算。

    不止在后方观战的人员,甚至就连前线临近的冒险者们也是愣在了那里,直到下一波地精冲到了跟前发动攻击时才回过神来挥动手中的武器迎敌。

    完全没有人想过会这样强力地大规模歼灭,在绝大多数的冒险者最多也是持有漫长的消耗战的想法而已。就在他们还没有从刚才的一波攻击回味过来时,位于前卫近战班的夜光风咏和高大的狐仙正在指挥战斗与砍杀的时候,之觉得天色忽然间暗了下来。

    有了刚才的先例,阴影底下的冒险者们不由得抬起了头。

    只见密入飞蝗的箭枝遮天盖日地越过头顶往前不停地倾洒,在这场持续三分钟的箭雨当中,再度在战场当中清理出了一片无人区,密密麻麻插在地上的箭枝就像成片的水稻一样,而种植这些‘水稻’的便是底下成堆成片的地精的血水与尸体。

    尤其是悍不畏死的地精并没有中断过冲锋的关系,血地肉沼的边缘地精的尸体堆成了一个高高鼓起的月牙。

    射击完毕后,弓系远程班的成员们快速有序地反身前往已经正在待命的载重马车中进行弹药补给(箭枝),干脆有的人直接暴起好几捆的返回阵地位置,并且使得其他人纷纷仿效,不一会儿就搬空了一辆载重马车。

    紧接着主要技能CD基本完全冷却好的法系远程班再度进入到指定的位置进行列阵,心情激动澎拜地等待地精们的再度冲锋。

    大概只有一个半多点篮球场的战场就如无底洞的一样,不同地将周边的一切地精给吞噬殆尽。

    这种高烈度的轮番打击完全超乎了众人的相信,一时间所有看下秋庭夕叶的眼神都变了个样,有不少的大地人骑士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至于筑波领主齐利瓦候派来观察与催促的骑士法师们已经不少一脸死灰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看到自己布置的手段效果拔群(杀敌)并获得了理想中的效果(威吓)后,心满意足的同时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朝周边的大地人与冒险者们说了一句:“知识就是力量~”然后才开始进行解释。

    “十门火炮的单独分散使用与十门火炮的集中使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同理,将法师与弓箭手也可以这样集中起来使用,牺牲直瞄火力的那部分攻击力改为抛射的模式,对其中一个战队区域进行覆盖性、毁灭性的打击方为上策。”

    看见没人来回应,一旁的翠便接过话来说:“不过这种无视仇恨值的做法在副本中到会死的很惨就是了,不过反正我们也不怎么打副本倒也没关系~”

    “预备队就是为此而存在。”秋庭夕叶用手往那些还没有死透的十几只头目怪或小BOSS指了下说:“不但需要冲过前卫近战班的阵地和预备队的拦截,而本来两个远程班也同样是配备了拦截用的预备队,你认为我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会有所纰漏吗?”

    “也是~”翠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下战场的情况,发现在有空余的情况下便回应:“然后就用详细的作战计划向主和派的那些家伙们索取了这么一大批的物资,就刚才那几波箭雨就已经花费不少了吧?挥霍别人的钱(物资)就是爽!”

    “那当然,那十两马车上全部都是海洋机构、第八商店街、洛德立克商会三个秋叶原最大的生产系公会聚集在一起加班加点生产出来的中级箭枝80级冒险者日常基本箭枝),要是换做平时那里烧的起这钱?”

    说到最后,秋庭夕叶还兴奋的握紧拳头、脸上挂着一幅‘这样败家真心爽’的样子高喊:“说到头来战争就是拼经济与生产力,要不是只有半天不到的动员时间的话我心中的点子就又能多尝试几个了!!啊…已经快准备好了啊……”

    到了这个时候,本阵当中所有的冒险者们都已经变了脸色,兴奋、惊讶、古怪、质疑等不足而一。

    连续几番夸张到极点的地毯式攻击后,正在前线作战的冒险者们正要自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变得足够的坚韧,无论战场上发生什么事情都足以好不惊慌的前去应对的时候。

    一阵熟悉且又陌生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的划破整个战场。

    “轰!轰!轰!轰!轰!——”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五枚铁球越过了前线冒险者的头顶落在密集的地精群当中,在铁球巨大惯性的弹跳当中划出了五道细长的‘血痕’,沿途的一切都化作了肉酱一般的形态,直到动能消耗完毕为止。

    战场上除了地精发出了声响之外变得一片寂静——

    不知道是谁先反应了过来,将心中此刻的感受化作了话语喷涌而出…

    “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槽!!!!不是说好了那玩意无法使用吗!?”

    这也是在场所有冒险者们此刻内心当中的想法,但在片刻之后由震彻天地的欢呼雀跃给取代,已经没有人去怀疑这场战争的结果了。

    .

    .

    .

    备注:小队六人(游戏正常编队)中队二十四人(四个小队)大队(班)没有限制(看情况编入中队)

    前卫近战班:传说中的少女A

    防卫中队六队(下辖小队均为5肉‘战士系职业’1奶)一百四十四人。

    攻击中队两队(下辖小队均为5攻‘武器攻击系职业’1奶)四十八人。

    特编加强预备中队一队(五支纯刺客职业组成的加强编队)三十人。

    侧翼近战班:球磨改

    防卫中队十队(下辖小队均为5肉‘战士系职业’1奶)二百四十人。

    攻击中队两队(下辖小队均为5攻‘武器攻击系职业’1奶)四十八人。

    治疗中队两队(下辖小队均为治疗系职业)四十八人。

    预备中队两队(纯刺客职业组成的补刀队)四十八人。

    法系远程班:冰

    法师中队六队(下辖小队均为5法(法术攻击系职业)1游吟诗人,不足的队伍由1法来补上)一百四十四人。

    预备中队一队(纯刺客职业组成的补刀队)四十八人。

    弓系远程班:水产战士蟹

    弓兵中队八队(全由想参加远征但又害怕战斗的冒险者组成,武器统一换上弓,由原来武器是使用弓箭的冒险者担任队长进行临时指导。)一百九十二人。

    预备中队一队(下辖分别为两支防御两支进攻)四十八人。

    本阵:秋庭夕叶

    参谋队(整理情报,参谋长:翠)六人。

    计算队(弹道、抛射角度计算,人手算盘一个,纸笔桌子等设备)十五人。

    通信班小队(4人指令向下,16人接受前线信息向参谋队汇报,分别负责四个班。)二十一人(多出一人负责辎重队联络)。

    后勤队:亚莱

    预备中队一队(下辖分别为两支防御两支进攻)四十八人。

    大地人军夫一百二人。

    大地人战地观察团三十人。

    载重马车六十辆,各种物资(食物最多、预备淡水,当然每个人身上都有瞬间完成的‘应急食物’,就那些没有味道的……)军械、宿营工具。

    冒险者一共1029人、大地人150人组成的1200(四舍五入)人的第三集团军。

    .

    .

    .

    后记:前几天看小说看着看着就没了,正当心中吐槽完:“正在看着就没了,还不更新真没劲…”之后才回过神来…“她喵的这本不是我自己写的吗!?”……于是终于是坑到自己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