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节: 战争?和平?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5741

    <!--go-->

    两种纯粹的理念互相碰撞并彻底决出胜负前,只有混沌一种形态。笔《趣》阁www.biquge.info

    伽蓝庭院的工会厅内一副灯火通明的景象,秋庭夕叶面对着一副经过大幅度修改过的地图、上面标记着大地人势力、地精军团势力、无所属大地人据点、一般怪物点、资源点、冒险者临时据点等的关东地区地图、北陆地区地图。

    进进出出的工会成员并没有影响到秋庭夕叶的状态,依旧全神贯注的判断底下呈上的情报,分析当前秋叶原的形势走向、并发出指令。

    “将消息透露到‘卡諾莎’‘蓝色冲击’‘哈梅伦’‘潮之部落’这些留在秋叶原的前恶质公会残.党了吗?”

    “正在进行当中,但受到来自同不明势力的阻扰,目前进展缓慢。”

    “那其余席位的说服工作呢?不要告诉我全部都是不了?”

    “目前就‘黑剑骑士团’的态度比较倾向于我方,其余的基本态度不明或持反对意见......”

    听到联络人员汇报到这里,秋庭夕叶就知道什么‘态度不明’其实就是比较好听的说法,毕竟当初圆桌议会成立之初所选择的对象除了具有巨大影响里的大型工会外,其次就是属于温和派的一类。

    (难道就只有‘卡諾莎’‘蓝色冲击’‘哈梅伦’‘潮之部落’留在秋叶原的余.党.可以利用了吗?凭借他们冲动不计后果的作死风格来透露信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煽动冒险者们对大地人的不满情绪...但着终究也是下策罢了,破坏规矩地行动对我的害处实在是太大了......)

    秋庭夕叶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转换心情的走到窗口旁眺望已经有着几分‘现代’气息的秋叶原夜景,但不过糟糕的心情却并没有得到好转。

    “那么公主的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听到秋庭夕叶的问话,在一旁协助她工作的翠立刻回答:“十几分钟前在‘DDD’的工会长克拉斯提与‘记录的地平线’工会长城惠的送达后立刻受到了严密的保护,目前我们工会的绘月并没有办法靠近获取更多的情报。”

    既然连工会的首席刺客绘月也无非侦查得到,不难想象对方的安保工作到底有多么严密。

    (还要暗杀掉对方吗?不...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矛头就会指向我们,那么就连仅有的可争取的势力也被推到了对方的阵营里去......)

    思考了片刻,秋庭夕叶摇下头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眼前的局面就像泥沙具下的模样,一副让人无法看清并抓住核心的浑浊。

    “稍微休息一下怎么样?”

    一只熟悉的手轻轻的放在少女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秋庭夕叶于是便顺势将身体往后靠去,在接触到柔软的触感的同时,身后的宫河日向轻轻得将少女拥抱起来后往椅子坐去、并带着让对方坐落在自己的膝盖上。

    在秋庭夕叶闭上眼好好的享受这短暂美好的时光时,听见宫河日向柔声的问道:“为什么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的全力以赴呢?这可不像平常那个懒懒散散、想尽一切办法回避麻烦的小夕叶哦。”

    “我也不知道...”沉默了片刻后秋庭夕叶才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接着又说:“可能是周期性爆发吧?也或许是在〈恒冰之古宫廷〉积聚的太多压力,想要找个地方宣泄一下也不定?还有说不定就是对魔法都市筑波的‘资源’感兴趣吧......”

    “倒不如说对方得罪了你...”球磨改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秋庭夕叶的脸稍微红了一点,但不过没有回应或反驳。着在旁人的看来就是默认了,动机当中包含着一定的报复成分。

    “是吗?”宫河日向的声音当中并没有责罚的语气,相反带着一种安心的感觉:“那太好了...突然间小夕叶变得好陌生的样子......”

    就在感觉到脖子上有水滴的感觉时再度听见身后传来宫河日向的声音:“不要回头...”

    “.......抱歉,我这段时间没有察觉到日向姐的感受。”

    “不...着不是小夕叶的错......”

    “抱歉...真的......”

    就在秋庭夕叶不知所措想要向四周求助的时候才发现,原本还辅助自己处理事务的工会成员们不知不觉的退开到五米开往,一副我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地继续处理事务。

    不过这段时光也过得非常的快(感觉上),一个决定性的情报打破了这‘光’属性结界。

    “会长!对方正在召集冒险者们往秋叶原中央广场聚集,似乎除了我们外,其余席位都接收到了通知。”一名接线人员在听完情报后立刻跑过来向秋庭夕叶汇报。

    “我明白了。”秋庭夕叶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芒,接着将目光投向逐渐迈向天空正中的月亮。良久后朝众人一挥手,大声的说:“纵使我们窝在这里策划再多也无济于事!翠!球磨改!由你们带领‘战斗班’混入会场人群当中作为后手,亚莱负责协调运转,日向姐帮我联络其他的席位,通知他们现在召开紧急会议!!”

    “哦~”“是!!”“知道了!”…

    并不统一却坚挺有力的回答过后,紧接着所有人员各司其职的鱼贯而出。

    与此同时,以城惠为首的温和派也正在感到头疼当中。

    毕竟他们不可能对于秋庭夕叶的行动视而不见,毕竟人是活的,那么信息就会流通,更重要的是即使自己的内部底下成员也出现了赞同对方观点的人,可想而知一旦消息大规模的扩散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已经是军.部的独走的模式了么,虽然她并非是战斗型公会,但……)

    就在城惠与卡拉辛、亚因斯、克拉斯提、洛德立克…等其余拥有席位的公会长们正在烦恼应对的办法,毕竟没有统一好意见的话,待会再中央广场的集会上闹出什么事情来可不是说笑的。

    没有人会天真的以为不预通知对方就不会知道。

    (难道真的只有战争一条路可选,秋叶原可承受不了分裂的代价,但是对人挥刀相向的…可恶!这句话的道理明明是那家伙自己亲口说过的!没想到到头来却又是她来主动挑起战争!!)

    就在这时一名助手介入了其中,报告说:“伽蓝庭院公会长刚才以圆桌议会十二席之一的身份发来了召开紧急会议的提案,并附带‘让我们在午夜前决定一切吧’的一句话。”

    “明白了。”城惠推了一下眼镜,转头朝在场的公会长们说:“那么,我们就动身前往大会议厅吧。”

    听到这话以后,也没什么更好办法的众人也站起身来,并朝楼上的大会议厅走去。

    十分钟后,大会议厅。

    秋庭夕叶只感觉会场上的气氛被割裂成了两半,唯一坐落在身旁位置的反而是平常没什么交情的‘黑剑骑士团’的艾扎克。

    深呼吸一口气后,秋庭夕叶站起身来说:“我这次召集大家来到这里并非是要争论些什么,毕竟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冷静了不少,在这里我有一个折中的提案。”

    虽然听到少女这么样说,但不过城惠还是一副非常警戒的模样。

    负责远距离念话通信的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有序地进行原话转述。

    “第一:冒犯者必须得到相应的惩罚。”

    城惠听着点点头,并没有回应。

    “第二,我们要求对方成立战地观察团,跟随我军行动。”

    “借此来展示我们的肌肉么?并让对方认清双方的差距么?”

    亚因斯、克拉斯提、艾扎克三位在场战斗型的公会成员点头表示赞同,至于不在场的宗次郎势田也并没有反对。

    “第三:开通通商据点或港口,还有协定关税。”

    至于这个卡拉辛和洛德立克还有不在场的道隆表示赞同,毕竟这一条说道获益最大的只能够是他们三大生产型公会了。

    “第四,我们要求拥有铁路修筑权,同时铁路沿线五十米、站台一万五千米的铁路附属地,并且拥有修筑居住据点的权力,这一点是重点!”

    当秋庭夕叶第四点说出来后会议厅内一片哗然,不论是拥有投票权的公会长还是随同前来的副手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不过少女依旧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往下说去。

    “当然,这四点要求他们不答应也没什么,铁路方面我们会自行按照计划推动修筑就是了,毕竟秋叶原的一级产业不足以供应这么多人的口粮。”

    说到这来秋庭夕叶停顿了一下,微笑着说:“但要对方先行动手就另说了,那么样爱好和平的我们也不得不拿去武器自卫了。不知城惠阁下的意见如何?”

    (爱好和平!?这个词你现在说出来真的是讽刺满满好不!?)

    就在大家想要吐槽却又吐出来的时候,只见城惠反而安心的松了口气、脸上一副果如此说:“那么就表决吧,同意的就举手。”说完便不理会还在惊讶的旁人举起了右手。

    “呵呵~这是在你的计算当中吗?”

    “勉勉强强吧…因为冷静下来的你并那种会去做蠢事的人。”

    “是吗?我的确是冷静了一些,不过就当做是这样吧。”秋庭夕叶也接着举起了手,继续说:“那么战争是否还会爆发就得看你交涉的手腕了。”

    作为鹰派的支持者,艾扎克也只好附和同意,毕竟自家的内部阻力实在是太大了。

    对于眼前的这个折中的结局,其他席位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非常顺利的通过了这次紧急会议的提案。

    .

    .

    .

    后记:战争…终究还是还没有打起来啊,因为原著的关系。话说是不是感觉即视感满满呢?要是敢说不是的话就给我回去翻一下初中的历史课本。<!--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