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节: 倾斜的天平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5836

    <!--go-->

    “这次会议那些大地人贵族邀请了我出席?”

    秋庭夕叶有点小惊讶的将笔放下转过身去望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协助自己处理情报的高山三佐,脸上直接就是写着‘不信’的两字一样。笔、趣、阁www。biquge。info

    看到了对方这一幅摸样,高山三佐便重新复述了一次,并附上了个人看法说:“这一次会议的内容大概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这一次似乎在特意要指名秋庭小姐你一同前往参与。”

    “特意指名么…”秋庭夕叶站立起来在房间当中渡步思考。

    (迫近的地精大军、近日来底下密会时的神情、僵持的谈判和不符传统的指名邀请…是吗~是吗~,看来那一些大地人也快要被逼近到穷途末路了呢。)

    一想到这里,秋庭夕叶便示意情报组自行处理情报,走向房间另一边围绕着另一张桌子商量中的城惠等人笑着说:“看样子对方再也座不住了,居然想要把我这一个‘小孩’当做突破口诶,不知城惠阁下有什么对策?”

    看到秋庭夕叶脸上那副嘲讽满满的笑容,城惠、道隆、克拉斯提三人分别都会心的一笑,完全不需要语言的回应:“呵呵~他们那可是真的失策。”分别都预见了对方一幅在她那里撞得头破血流的摸样。

    “按照现在这种情况,假设对方无法依靠出云骑士团的可能性很高…”城惠一幅运筹帷幄的样子,并继续说下去:“那下一个目标只能够找我们来,只要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活着,就不可避免的卷入到战争当中。”

    “问题是我们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介入,并且获取利益不是吗?”

    “没错!”听到秋庭夕叶的话后,城惠肯定的回应:“轻易提供兵力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就是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

    这一点在各人当中已经早已达成了共识,秋庭夕叶、道隆、克拉斯提三人都分别向城惠投向注视的目光,毕竟他可不是那种没有任何缘由挑起话题的人,一定会在后面隐藏着铺垫或后手。

    “在会议之前我想先协商一下。”

    看到城惠用手去推眼镜,大家心中都是‘果然如此’想道,道隆笑着用手模仿着说:“是你最拿手的策略么?不愧是腹黑眼镜。”

    “不是你想象那么厉害的东西…”城惠脸上瞬间即逝的微红后说:“我觉得我们四人应该事先分配一下角色。”

    秋庭夕叶“哦~”的接口说:“我明白了,京剧里面红脸白脸的那样?”

    “没错。”城惠点点头道:“因为是紧急召开的会议,我们就大致分配一下吧……”

    然后…

    然后就是再一次和往常的一样。

    偌大的会议室当中充满了阴郁压抑的气氛,若说之前的话,这么多人参与的会议即使大致来说还算安静,但也免不了因为小动作或咳嗽而酝酿喧骚气息,但是只有今天,没有任何人发出半点声音,如同害怕触动某些开关。

    议题是‘大和列岛北部现今的治安状况’

    本次会议的发起人神前市领主库廉狄特男爵与其说是主动提议,倒不如说他败给局势与压力,才被迫肩负起这项重责大任,这在众人眼中显而易见。

    然而身为会议主持的男爵此刻实在是狼狈的令人不忍直视,在‘圆桌会议’最黑的BOSS城惠直视下频频把玩胡子擦拭冷汗,完全看不出作为一个贵族最基本的形象。

    “大和列岛东北部出现的‘地精’大军,是由‘七瀑城塞’出军…那个…….啊…前来**…我们的领土…是的……”

    即使如此依然被拱上台的库廉狄特男爵,在几十分钟前以颤抖走音的语气说完这段话后,议题就再也没有进展。

    会议老是在重点议题周围打转,迟迟没有进展。

    (对方应该是想由我们切入话题,尽可能让我们提供情报或让步,或者是想利用我们没有预先攻打‘七瀑城塞’的责任或罪恶感吧,真是的…到底这些贵族还有什么底气想要对我们指手画脚?就凭那些所谓的悠久传统和高贵的血统?)

    再场的领主各自浮现恐惧、死心、愤怒、哀求等各种表情。

    他们的态度完全无法形容为从容,昔日所谓个贵族优雅早已不见,筑波领主齐利瓦更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态度,偶尔朝‘圆桌会议’这边投以忿恨的视线。

    (筑波么……和舞滨并列为最接近地精军队的城市,也堪称最前线了。不过相较于号称东部最大的舞滨之都,筑波那里的战力贫乏,城墙也绝对不坚固。我记得那里是以贤者学舍为中心的学者暨魔法师都市,之前收集书籍时也跑过好几遍了…真是让人怀恋啊…...要不借此机会把他们的‘遗产’给接收掉呢?)

    就在齐利瓦还在为自己的领地忧心忡忡的时候,却全然不知坐在对面圆桌会议十二席之一的秋庭夕叶已经用心险恶的在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一次的地精大军去将其给兼并或搬空他的领地。

    “啊,唔,咳咳,所以……我们‘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尔’,正遭遇十万火急的事态,这次亚人族的袭击,是前所未有的灾难,关于这个事件……”

    库廉狄特男爵以冗长致词再度推动会议进行,不过现在会场上已经不断窃窃私语,领主以及后方待命的文官们都低声和周围的同伴交谈,虽然各人的音量都小到听不出对话内容,但集合起来难免成为骚动的气氛。

    从实力层面上来看,战斗力巨大的不对等可以说在这场会议对方完全没有提供要求‘圆桌会议’作出让步的筹码。

    再说考虑‘圆桌会议’与‘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尔’未来的利益关系,在这时候放下坚持就让步过头了,毕竟在这一次事件当中‘圆桌议会’和秋叶原并不会受到任何的冲击或削弱。

    作为引导对方向赞同合作角色,城惠这时不得不硬着头皮的提出询问:“请教一下,是否有哪位知道‘出云骑士团’的动向?”

    如同对即将骚乱的会议泼了一盆冷水,部分领主圆瞪双眼,微微张嘴凝视城惠。

    (这算是什么反应?这些大地人贵族莫非以为我们是没有思考能力的猴子吗?真是的…让人感到生气啊。不过现在看来,‘出云骑士团’肯定处于无法出动的状态,而且看他们的反应,似乎不是因为忙于其他任务?是基于什么其他未知的原因?)

    这么样想着中的秋庭夕叶微笑着眯起眼,适当的遮掩下目光当中充满的不屑和轻蔑。就像看着一群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在演着一场独角的滑稽戏

    “出…出云骑士团是我们大和的守护神,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请他们出马介入这场战斗。不提这个,我想请教秋叶原的秋庭小姐阁下,为什么各位没有在大和面临危机时挺身而出?耳闻克拉斯圆桌会议麾下的骑士团精悍无比,难道圆桌会议不打算在本次事件派兵?”

    (啊啊~果然来了。)

    已经即将到达黑化边缘的秋庭夕叶最后一丝空余立刻溢出了临界点,脸上的笑容可谓是灿烂无比的回应:“既然阁下也说不过是小事情了,我想应该也没有我们圆桌会议的事情了,毕竟这么一点小事情‘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尔’的各位应该有能力自行处理吧?”

    对面的所有领主纷纷一愣,不管是他们发现事态并没有和他们所预想的那样,这名作为突破口的‘小孩’在询问下并没有措手不及后做出有利于他们的发言,反而直接捉住关键词作出了一个更为棘手的反击。

    若果回答“自己有能力处理”的话就直到堵死了迫使‘圆桌会议’派兵援助的途径,但要是回答“我们没有能力处理”的话就等于直接向‘圆桌会议’服软,在日后的交流当中完全处于下风。

    “我…我听说秋叶原骑士团未尝败绩!”一位不记得名字的高瘦贵族,生硬的强行将话题扭转到其他的地方去。

    秋庭夕叶“哦?”的一声,毫不在意的回应:“若果你口中的骑士团是指完全脱产的职业军队的话,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们‘圆桌会议’以及‘秋叶原’完全没有各位领主口中所说的常驻兵力或骑士团哟。”

    在此之前,秋庭夕叶翻阅过大量的资料获知。

    这个世界的战力与战争单位是以‘骑士团’为基准,在大地人之间尤其是如此,这里的骑士团指的不是骑马的精锐士兵,而是职业军人。因此把‘骑士团’解释为‘随时备战的固有战力’并没有错。

    幻想神话的这个世界中,几乎没有‘佣兵团’这个名词,普通居民武装组织而成的民兵,只有在农村自卫的局面才看得到,部分原因在于领主们不乐见武装农民的存在。

    换句话说,‘骑士团’是贵族唯一能理解的战力组织。

    不等对方想要反驳或者发问,秋庭夕叶再接再厉的补充上一句:“想必然我们秋叶原的非正规战斗人员能够处理的事情,‘自由都市同盟伊斯塔尔’各位的骑士团应该也能够轻松处理吧?不然的话那战斗力可真让人感到担忧啊,对吧?。”

    听完这番话后,所有的大地人只觉得立刻被什么东西啃着的一样,完全说不出话来来。

    而不管怎么样去绕圈子,秋庭夕叶就是死死抓住双方的战斗力比较不放。若果顺着她的节奏话语来作出选择的话,不管如何都会引发失去利益、名分、主导权…等等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他们现在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想要找着看看上去不谙世事的‘小孩’来作为突破口

    然而就在气氛趋向于僵持的此时,按捺不住的齐利瓦以充血双眼紧盯秋庭夕叶的大喊出:“既然这样,冒险者是用来做什么的!”并且用手指直接指着对方的鼻子。

    “哈…那么你能说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秋庭夕叶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脸上给人蒙上了一层灰影的错觉。

    要是‘伽蓝庭院’当中的创始成员(翠、球磨改、冰酱、水产战士蟹)有在场的话,立刻就会知道她们的会长这时已经是生气了,虽然不会怒发冲冠的大吼大叫,但不过这种表面没多少变化的摸样反而更为恐怖一下……

    (那家伙…这算是踢爆地雷、作大死吗!?)

    与秋庭夕叶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城惠已经使者团等人,即使不是十分相熟也好,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热带低压’已经形成并快速地朝着‘热带风暴’或者更加高级的规模进化而且。

    .

    .

    .

    后记:因为各种这样那样的(舰C啊~什么的)缘故,久违才更新一次。<!--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