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节: 向山进发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5317

    <!--go-->

    秋庭夕叶一行七人经过了五天的一边进行战斗配合训练一边沿着河川朝西北的方向前进,地平线上逐渐由一望无际的平原变成了山脉。笔《趣》阁www.biquge.info

    策马奔跑至距离山脉并不太远的地方后,从这里骑着马可以看到山脉脚下的河川边上坐落着一座城堡与零散的村落,自从大灾害之后,大地人的数量就比游戏的时代多了三倍以上。

    比如路上遇到一些以前没有被标示过出来的村庄也并不奇怪。

    宫河日向驱马到秋庭夕叶的身边问:“要进城去吗?”

    “还是不了,我可没兴趣跟那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大地人打交道。”秋庭夕叶一边回答一边拔转马头,一夹马肚便朝着不远处还保留着的混凝土建筑废墟跑去,其余的六人便连忙的跟上。

    对于秋庭夕叶那么讨厌那些城堡中大地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在之前的旅途过程当中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先不说守门的卫兵收入门费的那副嘴脸,还有那些职业为‘一等市民’的大地人贵族那副鼻孔朝天的态度。

    要不是理智没有崩溃的话恐怕秋庭夕叶已经完成了一次屠城了……

    进入到布满青苔与树根蔓藤互相交织着的建筑后,七人找了块比较干燥的位置将周边树枝树叶清理干净,并且驾轻就熟的升起了营火开始烹饪路上打下来的猎物,而绘月基本上都是帮忙干了些简单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后便抛下一句:“我可是一名忍者,我去负责警戒了。”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经过五天的相处之后,绘月也算是真正的融入了伽蓝庭院这一个公会当中。

    对于做起家务来笨手笨脚的绘月秋庭夕叶也没有苛求太多,毕竟在一个没有秩序的世界当中一个及时的警报可是能够救人一命的。

    晚餐以后秋庭夕叶与宫河日向两人走到了屋子的天台上依靠着围栏眺望黑压压的越后山脉,对于两人的饭后保留节目,亚莱她们才没有那么不识趣的上去打扰。

    夜幕之下除了大地人城堡的方向有着零零星星的几点火光之外,四处放眼望去都是一片漆黑,在没有以往大城市那种光污染的这种情况下天上的银纱一样美丽的银河美景尽收了两人的眼里。

    可惜对于眼前这种美景两人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十指紧扣的牵着手,心思早就飞到银河的彼端去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后,秋庭夕叶神清气爽的样子用手朝着东北方向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的白根山说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向山进发吧!”

    后方的高大的狐仙看着秋庭夕叶的背影感叹道:“这一次的旅途直线距离是三十五公里么,看会长的样子不爬到白根山的火山口应该是不会罢休的吧。”

    “这样似乎也挺不错嘛~先是体验了骑马疾驰,然后再去尝试攀山越岭这种挑战极限的尝试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哟~”亚莱的想法说了出来后立刻的到了传说中的少女A的附和。

    “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会死。”

    夜光风咏一针见血的补充了最重要的原因。

    因为冒险者(玩家)死亡以后可以选择回到大神殿当中复活,亦或是等待其他的治愈系冒险者来进行帮忙复活,因此要是能够做到的话想必某些玩家甚至会尝试一下从万米以上高空呈自由体的落下感觉。

    七人进入山区以后便不再像以往在平原区域的那么样有说有笑的样子了。

    除了地形复杂的因素之外,在十一区服务器当中西部山区基本上被设定成中高级的区域之一,怪物等级基本上都在六十五级到九十级之间。

    除此之外还存在着第十二号资料片‘开拓智域’这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谁知道有没有新的怪物出现?新怪物的实力、特性、分布…?这一切都是一个问号,虽然说冒险者(玩家)是不会死,但不过也会有点疼。

    进入山区行进了不就后不久就传回正在前方百米开外的绘月就用念话向秋庭夕叶反馈前方的信息:“前方约五百米外有一个疑似地精的村落,数量在八十左右。按照区域等级划分的话对方的强度应该在四十级至五十级之间。”

    “对方是否阻挡在主要前行道路上?”

    “不,要偏离两百多米左右。”

    “这样啊,我知道了,继续向前侦查吧。”

    关掉念话后秋庭夕叶边走边说:“反正欺负这些山脉外围的弱渣也没意思,继续往深处走吧~”

    对于这一番话其余的各人也表示赞同,当然要是对方的数量破千上万的话倒要考虑一下是否留下来尝试一下‘真割草无双’了。

    不过除了绘月在前方侦查之外,秋庭夕叶也没有闲着的使用‘式神派遣’不间断的召唤出青鸟来对自身周边的一百米以内的范围进行巡查,为此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的时候都是由宫河日向来牵着手的牵引着前进。

    正所谓探险有惊喜,就算是有了双重的搜索作为保险。一些伪装的很好的植物系怪物或者体型较小的怪物简直就是防不胜防。

    就在秋庭夕叶正在分心的侦查着的时候,地上一条蔓藤突然之间缠住了她的脚踝给整个人扯上了半空之上。

    “诶诶诶诶诶诶诶!?”先是吃惊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的秋庭夕叶就那么被倒挂着的迅速找出怪物所在的位置并且弯弓搭箭进行射击。

    其她的队友们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处于队伍中间亚莱立刻使用念话来联系前方的绘月停止侦查前进,由于是植物系的怪物,手持拥有附带灼伤效果的幻想级武器雷万汀的传说中的少女A当仁不让作为主攻成员的冲了上去。

    就在传说中的少女A冲锋的时候,夜光风咏也立刻跟来上去,并且快速冲刺的赶在她的前方使用挑衅系的技能将途中有突然冒出来的当道的怪物给吸引过来,让传说中的少女A畅通无阻的前进。

    由于这一次的怪物并没有向队伍的中心袭去,宫河日向与高大的狐仙就反而显得比较清闲了,亚莱也在两人的保护当然不慌不忙的监控着队伍的HP与MP条。

    “没事吧…嗯?白色的蕾丝……”

    高大的狐仙本来是出于担心被扯上了空中的秋庭夕叶抬起头望去,不过由于万恶的地心引力的关系到了一下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锤子已经夹着一阵疾风的糊在了他的脸上。

    “啊…不好意思,手滑了。”

    虽然宫河日向脸上是一副惊讶的样子,不过感受一下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来那几乎能够让万物凋零的黑色的‘怨气’的话,是一个正常人都知道她正在说假话。

    果然不出亚莱的所料,宫河日向就冲着高大的狐仙的方向喊了声:“啊!有怪物!!”并且对着除了高大的狐仙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微微的眯上眼喊出了技能的名称。

    “银辉!!!”

    一旁的亚莱只是鄙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高大的狐仙,心中惋惜的叹息了一下转过脸去。

    (要是有可以增加视力或者视野这种增强眼睛功能的魔法就好了,那样的话赶在宫河姐的前面帮他强化一下视力之后再让他被强光给闪一下更好。)

    一阵美丽的梦幻般的白银色光辉在幽暗的山道上猛的炸裂开来。

    地上唯有被强光闪瞎了眼睛在地上打滚的高大的狐仙之外,早有准备的亚莱与宫河日向立刻装模作样的四周搜寻刚才突然靠近到这里突袭,并在一击过后遁走的怪物。

    而这时被悬吊在空中的秋庭夕叶发现在试图使用射断蔓藤或是迅速击毙怪物并不可行后,神智逐渐恢复冷静之后的她立刻使出了‘飞梅之术’瞬移回到地面。

    一回到地上就看到己方的一名成员倒在了地上,秋庭夕叶连忙问:“呃…怎家伙怎么了?”

    “没事没事~不过是刚才突然有只怪物跑到了他的脸上,我进行救援的时候不小心无伤了而已,对不对呀~亚莱酱。”

    “嗯嗯~没错,那只怪物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宫河姐完全错哟。”

    看着宫河日向与亚莱两人一唱一和的样子,秋庭夕叶便将信将疑的相信了,然后便专心的开始进行射击为传说中的少女A与夜光风咏提供远程支援。

    至于倒在地上被遗忘的某人,本来按照队伍的工作分配的话这时他应该在接受亚莱的异常恢复系的法术进行治疗才对,可惜他被无视了。

    这场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快。

    山路上兜兜转转的前行,很多时候都战斗都是这样突然就开始了。

    像这一种烈度的战斗,路途中也经历了二十余次的左右。

    最初进山的时候七人还对山中怪石嶙峋、古木参天的景色还有点兴趣,但不过经过了一天上午的行走后便对于眼前这种一成不变的景色有点厌烦了,不过因为地形崎岖复杂还可以当做训练外,山上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了。

    眼看着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的正上方了,所有人再也已经无心前进的样子。

    秋庭夕叶也很干脆的‘顺从民意’的宣布就地生火用餐,不过以往毫无意外的生活烹饪却在这里引起了一点不少的麻烦。

    .

    .

    .

    后记:状态不好啊,快要考驾照的科目一了,满脑子都在那些正在记的题目……还有感谢那些给予生日祝福的书友们~<!--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