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节: 中小型公会联合会议(上)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3476

    <!--go-->

    第二天的中小公会联合会议果然不出宫河日向的所料,会场充斥着一片谩骂声。笔&趣&阁www.biquge.info

    “看来没有带樱子她们过来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是啊,最起码还是让她们心怀有希望的种子。”

    从会议开始到现在一直以来,秋庭夕叶一直双手交撑着下巴的看着眼前上演着的一幕幕闹剧,而宫河日向则眯着眼保持着微笑的站在她的身后。

    场上就玛莉艾儿、伍德斯托克和一文字之介这三位公会会长不停的和着稀泥,而西风旅团的宗次郎势田整个人呆呆的坐着,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大概是在巡逻打击PK的行为当中发生了点事情。

    (真心为了整合而努力着的公会只有三家发起人么?)

    根据言行分析完各个公会大致的动向后,秋庭夕叶只得“唉――”的叹气,因为基本上所有人都只是提出属于自己的利益,并否定他人的利益,但是却只字不提自身所承担的义务。

    “够了!无意义的争执就到这里吧!!”

    几乎被人遗忘的秋庭夕叶突然的一声暴喝引起了众人的主要,当然吵的火起的人当然不会买账,正当有人要指着鼻子喊骂:“你到底算是那一根葱啊!?”结果被一句“吵什么吵!你小学生吗?”气的打结说不去话来。

    “你们似乎忽略了一些什么东西了吧?”

    无视掉针对着自己的谩骂与嘈杂声,话音清晰、一字一句的说:“你们到底何德何能?竟然如此厚脸皮的要求这个要求那个?”

    秋庭夕叶的话语刚落,原本嘈杂的会场就立刻安静了下来,由于地图炮的打击范围太过广阔,所有人都涨红着脸,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

    扫视了会场一圈,看到所有人的仇恨都被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后秋庭夕叶反而没有一丝怯意,反而觉得这样说话好说了很多,最起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

    “哼――论武力,西风旅团甩开你们不知道多少条街。论知识,我则敢说在东亚谁能及我!?前者只要愿意,在采集资源时单独与其他大公会抗衡也没有问题。后者我则对于秋叶原周边的一些隐蔽的资源的了如指掌。而你们呢?有什么资格提出那么多的条件和要求,你们自身的义务是那了!?”

    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涨的满脸通红,但是刚才的一番话却无从反驳。手握拳头的微微抖动。不过倒是有绝少数的几人冷静了下来,这些人立刻被秋庭夕叶与这场公会的举办人所注意到了。

    “嘭!!”的一声巨响。

    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的一拳敲在桌子上,桌子瞬间就碎裂成了两截。

    “知识资料!?我看你在满口胡言罢了,秋叶原周边这种新手区域由有那个人不知道哪里有资源那里没有资源!!”

    “那个我突然想问一下你真是的年龄。”秋庭夕叶脸色不变,却是带着一股浓厚的嘲讽的说:“试问在场有哪一位在满级或是超过五十级之后还有留意新手区域的资源分布的?没有吧?但是我手上却有着关于这些资源的分布资料,只要去那些比较隐蔽的分布点基本上都有收获。”

    所有人“哄――”的一声沸腾起来了,刚才的那么男子更早走上前来想要伸手捉着秋庭夕叶的衣服逼问出那些资源的位置,不过却被宫河日向捉住手腕后用力的往外扳。

    “啊!疼疼疼…快…快放开手啊!”

    面对着对方的求饶,宫河日向只是眯着眼的微笑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这是一种在不触发‘禁止战斗区域’警卫的一种的攻击行为,由于没有出现HP的减少,所以警卫是不会出现的,同时冒险者的身体虽然很强韧,但不过强韧的方向也继承了职业的特性。

    要是一名满级的妖术师一拳打在一名满级的守护战士的脸上,即使是守护战士扣了血,但是绝对疼的绝对是打人的那名法师。

    很明显那名妖术师男子的力量值完全无法和主职业分支是装甲牧师的宫河日向抗衡,作为主办方的玛莉艾儿、伍德斯托克和一文字之介一看到即将上演全武行的样子立刻上前拖开这么男子,并且不停地和稀泥。

    “我们现在所讨论的中小型公会联盟其实就像是现实当中的股份制公司吧?”秋庭夕叶终于换了个姿势把手张开说:“自身实力和拥有的知识就是各自的股本,同时也决定了各自所占的股份比例。天下间可没有免费的午餐哟~要是有的话也不妨告诉我一声吧,好让我去享受享受。”

    秋庭夕叶的话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讨论的话就给我将自己的斤两摆到台面上来清清楚楚的说,并且划分好各自的权利与义务。

    “哼――什么股份制、什么义务,要老子听你这个小鬼头废话?放屁吧!”一名男子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一扫后就站起身来走人,有了这一个坏头,在场的公会会长也陆陆续续的站起来身来离开了。

    (白痴吗?居然那游戏角色的外表来判断他人的年龄和阅历。)

    想到这样秋庭夕叶不禁摇了摇头,目光当中更是充满了鄙夷。

    等到想要走的都走完后,秋庭夕叶收起了刚才咄咄逼人的语气,对刚才正在拼命和稀泥劝阻的主办方说:“刚才实在是抱歉啦啊,但不过我认为剔除掉一部分脑中只有自己的人后会更加的利于我们再坐下来认真冷静的商讨一下,怎么样?”

    主办的三人“唉~”的叹了口气,仿佛是要调整一下心情的样子,还剩余在场上的公会会长基本上都是比较冷静的那一类型了,都或多或少的对秋庭夕叶刚才的话表示理解和赞同。

    因为刚才出现大规模的退场,所以场上显得有点寂静。

    大家都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优势和如何获取到更多的利益。

    .

    .

    .

    后记:该死的老鼠居然在半夜三更的在我房间咬东西,害得我睡眠质量差了很多,今天的精神状况也不是很好(睡眠不足)感觉脑袋也有点混沌的样子……根本就码不是什么好的东西来。

    还有在把东西都几乎给搬开的清扫并消毒一遍,把那个尚未完工的老鼠窝给端了,心情才愉快了一些~<!--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