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节: 僵持

作者:残存的火炬 | 发布时间:2018-01-27 01:27 |字数:5086

    <!--go-->

    “啊――莫非你们就是昨天的那个谁?不良甲?不良乙?”

    微风拂过,哈美伦的五名成员听到秋庭夕叶的回应后沉寂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彻底的爆发了,那名寸板头的角色大声咆哮:“谁是不良甲和乙啊!混蛋!!!给我记住老子的名字……呜啊!”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对面就一箭射了过来打断了他说话。笔?趣?阁wWw。biquge。info

    射出的箭枝直直的插在他的胸前,这种距离换做是灵活小巧的‘荆棘鼬’的话基本上就别想了。

    看着对方狼狈羞怒的样子,秋庭夕叶微笑不改的说道:“我可没有记住将死之人的名字哟~日向姐姐,第一攻击目标穿着盔甲的战士,同时牵制也拜托了!”

    (虽然人数十分不利,不过对方身体还没有‘荆棘鼬’那么灵活,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好~惩罚犯错的孩子,可是大人的职责。”

    战斗一打响,宫河日向就竖起盾牌迎着对方发射过来的魔法稳步地前进,后方的秋庭夕叶手中射出的每一支箭都是对着哈美伦后方的两名法师进行火力压制,使得对方刚跑出十几步后不得不分出一人返回去守护法师和治疗师。

    (对方一名武士、两名盗剑士、一名妖术师和一名牧师吗?)

    看对方一名法师的出手后手上中捏出一团炽热的熔岩球后和另一名法师站在那一动不动,似乎就在看着虚拟屏幕的样子就大致判断出了他们的职业,结果就是秋庭夕叶对着妖术师疯狂的射出箭枝。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混蛋!!!”

    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狠狠地压制成那个样子,一名即将冲到秋庭夕叶生前的盗剑士怒吼着挥舞着双刀对着秋庭夕叶砍来,一点玲香惜玉的样子。

    对方的行动并没有无规则的变化,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很有气势,但不过说穿了只是笔直的朝自己冲过来罢了。对于这种情形秋庭夕叶淡定地再抽出一支箭瞄准他的脚部喊了声:“开路!”的触发技能后射出泛着微光的箭枝。

    ‘开路’是用武器或装备进行牵制攻击,给予敌人直接的伤害并不高,但命中后会触发‘禁足’效果。

    不同游戏时代中对方被击中后仅仅是停止在原地无法移动,‘大灾害’后要要是在全速奔跑时被禁锢系的技能击中没控制好身体的话可是会整个人在惯性的作用下摔倒,比如眼前就是很好的例子。

    “飞梅之术!”

    通过闪现技能越过面前的盗剑士,秋庭夕叶并通过约莫三秒的吟唱时间,给自己再次施加上‘天足法之秘仪’和‘云雀之除凶’这两个技能来实现出高速机动时的打击能力,一下子就窜到了对方的妖术师和牧师的侧面进行连续射击。

    ‘云雀之除凶’的效果是在消除武器攻击时的硬直,可以在移动的过程中进行输出,不过在‘大灾变’后这一项技能就变得有点鸡肋的样子了,毕竟通过锻炼基本上也能够做到在移动的时候进行射击。

    不过倒不是说‘云雀之除凶’这项技能完全没有用处,在使用后的效果时间里可以提升身体的平衡性与控制力,从而提高射击的命中率。而同样的‘天足法之秘仪’也一样,据说有着利用冒险者超人(九十级)一样的身体而突破‘百米九秒内’在墙壁上奔跑的传闻(这个人就是西风旅团的宗次郎,详细请去看漫画《记录的地平线~西风旅团》)。

    何况精灵族本身就有着敏捷的加成,再配合上九十级的身体与‘天足法之秘仪’这种大幅度提升速度的辅助魔法后想要在奔跑中在进行射击就不太容易了,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云雀之除凶’来进行辅助了。

    果然措防不及的牧师立刻就连续中了几箭,等到守护他们的盗剑士反应过来用身体来掩护的时候,那名牧师几乎被削去了一半的HP了,另一名原来正对着宫河日向输出的妖术师也惊恐的转变了输出对象,立刻使用出‘魔力锁链’①的这种禁锢系技能。

    几条宛如蛇的锁链扬起前端缠住秋庭夕叶的脚踝。这不是拥有完整实体的金属锁链,是以魔力打造出近乎实体的锁链束缚敌人的魔法。

    但是令那名妖术师期望的秋庭夕叶在高速奔跑中被绊住脚摔倒并没有出现,而只见扯着他脚下的‘魔力锁链’却像冰雪消融一般的瓦解开来,根本就无法阻止秋庭夕叶前进移动的脚步。

    当情况超出了他的掌控之后,那名妖术师甚至连施法攻击也暂时忘记,不可置信的惊呼:“为什么!!为什么会无效!?”同样哈美伦公会的成员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秋庭夕叶“哼――”的冷笑一声并没有说话,只是把握住剩余的技能效果时间进行高速移到绕开守卫着妖术师和牧师的盗剑士进行输出。

    (你傻啊?作为风筝流的远程职业,怎么会不在禁锢方面有所防备?)

    在装备在角色身上具现化出来的装备中,秋庭夕叶的脖子上戴着一颗镶有五彩斑斓的琉璃球的辟邪护身符吊坠,是任务‘辉夜问答’的报酬,对八十级以下的禁锢性攻击有极高的抵抗性。

    连续再射出了两箭后对方也回过了神来,急急忙忙的再次用身体挡在妖术师和牧师前面当做‘肉盾’。

    秋庭夕叶看到这边被防护的死死的,就立刻调转头来对正在和宫河日向缠斗的盔甲武士进行输出,并不时寻找机会的朝妖术师或牧师射出几箭。

    所有人当做处境最悲催的无疑就是和宫河日向缠斗中的武士了,面对着手持盾牌防御不弱并且还能自带回血的装甲牧师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分出胜负,无论自己用什么方法攻击,对方只需要从容的用盾牌来抵挡触发‘格挡’判断罢了。

    但不过自己却要在专心面对敌人的同时,背后还时不时的射来箭枝,要知道背击判断的话伤害可是很高的啊!

    那名武士背后连续中了几箭后稍微一分神,宫河日向就捉住了机会高呼一声:“圣击!!”抡起闪耀着淡淡的白光的钉头锤对准对方的头部就砸去,只见砸中后武士的额头上渗出了涌泉般的血迹,并且摇摇晃晃的后退了几步。

    从对方的表现确定对方陷入了‘眩晕’状态之后,宫河日向立刻触发了高硬直的单体魔法‘银辉’,只见她将手中的钉头锤朝着天空高举,一道美丽的梦幻般的白银色光辉从那么武士的脚下爆发出来,就算是在正午的阳光底下都可以清晰可见的看到那道耀眼的光辉。

    被强烈的光线包围的后果就是直接进入失明状态。

    如此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宫河日向当然不会放过,高喊着“治疗锻击&圣之强权!!”连续触发两个技能后继续舞动捶着朝对方的身上狂砸一通,要不是对方的牧师反应迅速的话早就变成一个一具躺在地上等待同伴复活的尸体了。

    局面看上去虽然像秋庭夕叶耍着对方玩的放风筝输出,对方的牧师正手忙脚乱的两边帮忙回血。其实不然,不说被禁足的盗剑士已经恢复了过来对秋庭夕叶进行追堵,妖术师的魔法攻击力可是闹着玩的,一击轻松的削去三分之一血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且对方也在逐渐地适应了秋庭夕叶时不时针对妖术师或牧师的攻击节奏,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击后排布甲人士的得手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了。反而为了回避魔法攻击和追堵的秋庭夕叶被反追的满世界的跑。

    秋庭夕叶现在能够做到的事情唯有就是不断地重复之前的战术动作了,心中也不由得有点沮丧起来。

    (可恶!要是第一波攻击解决掉了对方的牧师或武士就该多好……)

    战场上一方面是一对一的缠斗着的宫河日向,另一方面是被人集火和追杀的秋庭夕叶。

    一直追着秋庭夕叶跑的另一面盗剑士已经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吼大叫:“可恶!!别像子猴子的跳来跳去!有种就跟老子堂堂正正的决出个高下来!!!”

    对于对方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秋庭夕叶第一个感觉就是‘你脑子逗秀了吧?’并且在跑动当中回应了一句:“白痴吗?拿远程武器玩肉搏?”结果对方就是一副变得更加羞怒的样子了。

    眼看着时间拖得越来越久,秋庭夕叶也不由得着急起来。

    (可恶…这样下去的下场除了我和日向姐耗光MP后被击杀外,完全没有第二种结果啊。除非能够绕过个那个烦人的盗剑士秒掉对方的妖术师或牧师就好了……啊!?)

    秋庭夕叶在危机当中突然想起了一个尚未尝试过的大胆构想。

    再一次扫了一下僵持的战场,秋庭夕叶突然发现,似乎唯有那一个失败率极高的构想能够打破目前的僵局,破开到达胜利的道路。

    .

    .

    .

    ①

    :‘魔力锁链’这一个招式在动画和小说当中也有使用过,但是我在妖术师和召唤术师的技能设定当中却没有找到,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作为薄血的布甲职业居然没有一招禁锢系的招式这不科学!!!于是在这里就视作妖术师能够使用。

    ②

    :‘银辉’这一个技能的介绍很有趣,其奇妙的挤成团的效果动画在重视外观的玩家间很有人气,也衍生出了「神圣瞎眼」「女神看得我狗眼瞎」这样的玩笑。

    Ps:结束前还是要晒一下船,自从金刚四傻入手之后,她们的出现频率就提高了很多,今天一幅图中就接连的捡了两艘……<!--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