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草原折翼 第七十九章 关系交错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9-01-21 06:39 |字数:3497

    三生茶舍内,悠然的音乐在房间中缓缓响起,舒缓的音乐,似乎能洗去所有的疲惫,让人放下身心,投入茶道中。

    “老徐啊!和你喝茶还真挺不容易的,现在大家都忙,哪有像现在这样悠哉悠哉的时候。”

    房中两拨人相对而坐,老少皆有,盘坐在茶桌两面,谈笑风生。

    王学海和杨乐康竟也在场,但与平时的状态可是判若两人,都恭恭敬敬的坐在另一个人的身旁,不敢多说一句话。

    说话的是杨乐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杨建雄,年纪在40岁左右,目放精光,神采奕然,坐在他对面的,同样是一个中年人,不过体态已经发福,满脸的商人市侩气息。

    “杨哥这话说的,就算是再怎么忙,你也得注意休息不是?而且有什么事情交给乐康打理就行,何必这么劳心劳力,事必躬亲。

    杨建雄顺着他的话,看了身旁的杨乐康一眼,摇了摇头说到:“乐康现在年纪还小,正是历练的时候,我哪能放心就这么把家业交给他?”

    杨乐康刚才眼中浮现出不屑的眼神,可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反驳。

    “孩子在身边呢,可别这么说话。”对面姓徐的男人笑呵呵的打着圆场。

    如果是别人,王学海是断然不会如此恭敬的,再怎么说他也是公司的总经理,可身边的人是徐伟平的表弟徐长江,连自己的公司也不过是人家的一个附属。

    两位大佬在这里聊天,他也只有陪笑的份。

    “孩子就得历练,他才能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两,没有人在身边鞭策他,谁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况且要是这样的话都听不进去,那以后还要怎么教导?。”

    显然,杨建雄对杨乐康并不是很放心。

    “就拿最近的煤矿产业来说吧!我辛辛苦苦给他培养几个心腹,他倒好,连怎么用人都不知道,生生的逼走了好几个。”

    徐长江知道杨建雄是做煤矿起家的,所以对煤矿这方面非常的侧重,能把这样的事交给杨乐康,也能看出杨建雄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重视他的。

    可是看着杨乐康的表情,他心里似乎并不这么想。

    “那是他们不知好歹,可不是我逼走的。”杨乐康实在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我同你徐叔叔讲话,哪有你多嘴的地方。”杨建雄沉声说到,杨乐康虽愤愤不平,也只得乖乖闭上了嘴。

    徐长江以一个长者的口气说道:“小孩子嘛,总有他的想法。”

    “我遇到的人比他吃过的盐还多,他上哪弄那么多想法。对了,你来这儿倒还真是稀客,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忙尽管说,我让乐康找人帮你。

    徐长江摆了摆手:“哪里还用杨哥操心,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还能用杨哥操心,那我岂不是太惨了点?”

    “话可别这么说,再怎么说这是我的地盘,你要再跟我客气,那咱哥俩不就是生份了吗?”

    杨建雄笑着说道。

    “如果非要说有事,那我还真有一件,也是看这里是您的地方,我现在想找一个人,叫做张天毅,是一个不能小瞧的人物。”

    徐长江最终还是提到了张天毅的名字,光是让张天毅来到这里还不够,他的目的也绝不可能这么单纯,他就是要让杨家彻底把张天毅给捏死。

    对于杨家来说,张天毅只不过是一个小卒而已,即使他在燕京有不小的实力,但那也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生意而已,既然他敢来这里,就要做好被针对的准备,而这样一个蝼蚁般的人物被捏死,谁会在意呢?

    “张天毅?”

    杨建雄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反问道。

    “这个名字我没听说过,现在年轻人层出不穷,是不是有什么事招惹到你 了? ”

    “招惹到谈不上,只不过这个人有点碍事,从事着类似于狗仔的工作,手里握着不少娱乐圈的秘密,你知道我们做这行的最烦这种人。”

    徐长江一句话,把张天毅的来路敷衍过去。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来找我?随便找那姓孟的,或者是姓高的,都能随便摆平了吧?”杨建雄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

    “很多事情,他们做更好一些,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我呢,以后这样的事,还是少跟我提吧。”

    徐长江看了王学海一眼,当初王学海正是找到了高顺,却把张天一给跟丢了,反过来让王学海感受到了被监视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来找杨乐康庇护。

    一想到这里徐长江就对王学海充满了鄙夷。

    张天毅不得不再次找到程来,再怎么说两人也是暂时的合作关系,就算自己的请求有些难度,程来即使会拒绝,他也不会把自己也卖出去。

    林承平一定在孟飞的手上,可如果自己出面的话,那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到时候几股势力反扑,他估计就得粉身碎骨。

    一切的准备也会功亏一篑,孟飞更是会反咬一口,不但救不到人,自己还要搭进去。

    可程来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张天毅不得不把电话打到他手下那里,这才知道程来是去矿场了,所以电话才打不通。

    矿场是杨家的矿场,但往来交易都是有程来牵头,来往交易也能分一部分利润,正所谓杨家吃肉,他喝汤,即使喝一点汤,也足够他把公司办得可以和孟飞高顺平起平坐。

    由此可见杨家的实力。

    矿场距离市内有100多公里,就算开车也得跑上半天,而且那里没有信号覆盖,如果想联系上他,必须得想别的办法。

    张天毅暗恼,如果真的找不到程来的话,他真的没有别人可以找了。本来只想找一个王学海,谁能想到会牵出这么多的利益关系?

    如果楚惊蛰还在的话就好了,就算不能直接打上门要人,偷偷把人救出来还是而易举的。

    只可惜楚惊蛰已经回到了燕京,就算现在再叫他过来也来不及了。情况紧急,张天毅不得不自己前往矿场,如果让程来想想其他的办法,或许还能来得及截住王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