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泥鳅化鲤 第四十八章 计谋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8-06 13:45 |字数:3045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天毅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宗诗梦,右手倒提汤匙。眼神示意蔡训去把窗帘拉上,随手按了一下手机。

    “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别给我耍心眼,我现在想要你的命,天王老子都救不了。而且你一个女人惹恼了我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比死还要恐惧的事情。”

    “那你试试?”宗诗梦往后一倚,挑衅般的翘起二郎腿。白嫩的脚趾左摇右晃,时不时的,朝着张天毅勾起一下。

    “你认识卫红袍?”张天毅手中的汤匙忽然间折断,断裂处成为锋利如刀锋的断面。而他忽然间的开口,更是让宗诗梦一惊。

    “看来我猜对了,你来南京有你的目的。我倒是有些好奇,卫红袍给你什么好处。说说,也许我能给你双份呢。”知道了宗诗梦果然意图不轨以后,张天毅反倒是不急不躁了。

    “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双份。至于我的身份,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不要奢求用你的那点手段查我的底,因为你查不到。不然这样,咱们来交换问题,一人一个怎么样?”

    张天毅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卫红袍?”宗诗梦好奇的问道。她在意的不是这个秘密被张天毅发现,而是想知道自己在哪儿露出了破绽。

    “这还用想,整个南京城现在急着对付我的只有卫红袍。而且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女孩子献过殷勤。你这忽然贴上来,没有鬼我都觉得有鬼。”张天毅撇了撇嘴,他又没有一张帅气逼人的面孔,也没有能言善辩的口才。长这么大,连自己往上贴的女人都没有,还指望着宗诗梦这种班花级别的女人对他有好感?老人有句话说得好啊,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

    宗诗梦憋不住笑了起来,感情这位是觉得任何一个女孩向他献殷勤都是目的不纯。可她再抬头,面色大变。本来坐在对面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半个身子探过了餐桌,断掉的汤匙顶在她的脖子上。两个人的脑袋相隔不会超过十厘米,宗诗梦甚至能够清晰察觉到男人粗重的气息。这是她从小到大从来都不曾经历过的,以往任何男人谁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哪有一个敢有这么放肆的行为!

    张天毅目光中充满了狠戾,汤匙距离她的脖子紧紧一指的距离。宗诗梦看着张天毅的眼睛,努力想要分辨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可从这双眼睛中,除了平静什么都看不到。她忽然想起张天毅在山东得到过曹闲野的教导,这样的人,怎么会被看穿?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和卫红袍的交易是什么。相信我,你承担不起撒谎的代价。”张天毅手中的汤匙冲着下方一划,真丝的家居服当即碎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晶莹的锁骨和乳白色的胸罩。

    而他手中的汤匙依旧停留在不该停留的地方,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宗诗梦。直到宗诗梦面上出现恼怒神色的时候,他才开口说道:“如果不是我做过你的老师,我会对你采用更激烈的手段。我是从农村去了燕京,从燕京到了南京。家里没什么背景的我,一次都输不起。何况这次,输会输掉性命。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背景。让我死,我一定会拉着你们陪葬。”

    宗诗梦咬住嘴唇,眸子中意味深长。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踏入南京。以前有个算命的说南京是天下人的福地,她的凶地。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我一直好奇林素衣这种妖孽的女人为什么会看上你,我很早就调查过你的资料。并没有发现什么离奇的地方,我揣测大约是她一时兴起,可后来钱王孙的事情让我觉得她是真的动了心。她认准的事情,九头牛拉不回来。”

    宗诗梦往后避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一个男人把手放在自己那个位置影响不太好。这个身份来历很是神秘的女人说道:“林素衣的性情很怪,就像两个人合体一样。林子玄虽然就她一个孩子,但从本质上来说,林家的人都重男轻女。将来的接班人到底是谁现在根本也看不出来。她呢,有一个堂哥,外号‘沪上皇’,也有心思。”

    “你是帮他,觉得我这个林素衣的帮手应该除掉?”张天毅似乎明白了过来。

    “帮他,也是帮我自己。那个纨绔,要是靠他自己,不得被林素衣玩死?十个他也斗不过一个林素衣,我不帮忙,还能怎么办?”

    宗诗梦看着面前男人坚毅的表情,忽然间心头有些羡慕。凭什么林素衣的男人就这么的有担当,而她的男人除了玩弄明星,嚣张跋扈就什么都不会了?她的心情逐渐平复,声音变得淡然道:“我也得提醒你,就算林素衣对你有好感。你想娶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门当户对之类的话你也许不屑一顾,但是林家的长辈们在乎,林素衣就不得不在乎。”

    张天毅手一转,汤匙消失在掌心里。嘴角浮起一抹子笑容,低头望着宗诗梦说道:“聘礼?我会带着半个南方棋-牌桌下一言堂去上海提亲,你慢慢看着,总有一天,我会配得上。”

    “路边的很多白骨在不是白骨的时候,也是你这么想的。可惜,他们再也看不到太阳了。”

    宗诗梦不屑一顾,有梦想能坚持的人多了。能走到高位的,还剩几个?

    “不信?”

    张天毅似乎也没用他相信,淡淡的起身,说道:“那咱们就从南京开始,看看我能不能做得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该来的人也都来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房屋外门被暴力的一脚踹开。一抹大红色首先映入眼帘,紧接着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找到对你下手的机会还挺不容易,不过还是被我找到了吧?怎么样,害怕吗?咱这样,别说哥哥欺负你这个后辈,你自己选一种死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