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泥鳅化鲤 第四十七章 本质区别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8-06 13:45 |字数:3227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男女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就是从一丁点的小暧昧开始的。比如学生时代,坐在后座的异性踹了一脚你的椅子,被你一把抓住脚踝,你们两个人之间就会比和其他人显得更亲近一些。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潜意识里的安全距离,一旦破了,这个人就算是心底认为的安全人物。就像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他们坐下去脚尖和膝盖会下意识的朝着对方的方向。

    厨房太小就免不了两个人有个磕磕碰碰,可一肘子支到人家胸前那多少还是有些尴尬。好在张天毅反应也快,刚刚碰上就意识到这个软软的东西是个什么,急忙收了回来。宗诗梦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娇嫩的像是一朵花,让带着歉意回头的张天毅觉得一股气流在身体乱窜,很是难受。处男的身体本就不抗撩拨,这一下更是冲动了起来。

    空间狭小,孤男寡女,气氛忽然间有些暧昧。

    宗诗梦急忙转过身,拿着一块肉在水龙头下冲洗。张天毅也急忙从冰箱里翻出几种水果,然后发现厨房里只有一个水龙头。

    他只好开口说道:“那个,你洗好了吗?我看那肉都被水洗白了。”

    宗诗梦惊了一下,低头才发现肉在水里冲洗的时间太长,在这么下去真就是不能吃了都。急忙把肉从水里捞出来,同时把位置让给张天毅。张天毅侧着身子,在水龙头下洗水果。宗诗梦也侧着身子在木板上切肉,厨房里忽然间就安静的只剩下水流声。

    “你准备做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张天毅没话找话。

    “啊...我准备做一份红烧肉炖土豆,你们东北人比较喜欢这道菜吧?对了,正好你帮我把豆角摘一下吧。”宗诗梦从另外一处拿出洗好的豆角,递给了张天毅。

    “好啊。”

    张天毅接过了豆角,这对他来说当然不算困难。在农村这玩意都是自己家中找一处地自己种,摘回家也是差不多的处理方式。他小时候,没少帮父母摘。

    “呵,你这动作够麻利的啊。”宗诗梦看到张天毅手指一捏,一拉就完事。感到很震惊,豆角这东西最是让她头疼,每次总是愿意从中间断裂。

    “熟能生巧尔。”张天毅笑呵呵的说道,其实他的手一直都不算是灵巧,只不过有些东西经常做,长年累月的做,自然而然的也就熟练了。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蔡训偷偷的往里面看,觉得这两个人现在的样子很像是一对夫妻。于是他拿出手机偷拍了照片恰好在张天毅转身的刹那,从照片上看,两人就像贴在一起一般。

    宗诗梦的手艺确实是不错,很快就摆满了一桌子的饭菜。西红柿牛腩汤,红烧肉炖土豆,大丰收等等,全部都是东北菜。可见确实是用了心的,但这也让张天毅怀疑,即便今天不说出要离职的事情,这个女孩也会找一个理由请他吃饭。此时,宗诗梦正低头看着蔡训问道:“怎么样,还吃得惯吗?”

    “嗯,叔叔喜欢的我都喜欢。再说,姐姐做的很好吃啊。”蔡训笑嘻嘻的点头,他的眼睛滴溜溜的瞅着,神情有些怪异。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刚才起身走到窗边的时候,分明看到楼下多了十几辆黑色轿车。在他们上来的时候这些车位都是空着的,做顿饭的功夫来了这么多一模一样的,让人觉得很是怪异。他习惯于留心周围的变化,家长缺失的孩子总是和正常家庭的孩子有点区别。

    比如蔡训,从懂事起就喜欢找身边的变化。树叶绿了又黄,花朵开了又谢,甚至蚂蚁搬家他都要记住新的位置。

    想了想,他还是趁着宗诗梦去厨房的时候拉了张天毅一下,伸手指着窗外还没等说话。就看到张天毅笑着摇头,然后伸出中指放在嘴角示意他噤声。

    蔡训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跑回了位置上。就说嘛,张叔叔怎么会发现不了这么简单的变化。

    张天毅眯了眯眼睛,忽然对走回来的宗诗梦说道:“诗梦,你家是哪儿的啊?”

    宗诗梦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张天毅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她眨了眨眼睛,慢慢悠悠的坐下,笑道:“老师不是有我们的档案嘛,那上面写的听清楚,广州嘛。”

    “哦,对。老师这个脑子,不太好用了啊。”张天毅拍了一下脑袋,把手机放在餐桌上,招呼道:“别忙了,一起吃饭。”

    说完,他真的就开始吃。这家伙似乎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吃的是格外香甜。当然也没忘了偶尔给蔡训夹菜,嘱咐他长身体的年纪,得多吃一点。倒是真正的主人,一手做出这一桌饭菜的宗诗梦,似乎在担忧什么,吃的很少。

    吃完后,张天毅走到窗边,望着楼下一排排的汽车,声音低沉的说道:“刚进学校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一个想爬上枝头变凤凰的乌鸡,别介意,当时的想法。”

    “呵呵,那现在呢,你觉得我是什么?魅惑男人的狐狸精?”宗诗梦当真就是一点不介意,说的好像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现在?现在我觉得郑家公子就是个二货,被人当做傀儡还乐在其中。我看过他的照片和性情,确实不能想象你会喜欢一个闷头研究的学究性男人。这种男人,通常是不解风情的。”张天毅挑了挑眉头。

    “郑家有钱啊,我挂不上钱王孙,找不到第二个年纪合适的富二代当凯子。我租的这个房子,他一次付了三年的房租费用。你看多大方,这样的男人,我这个从农村来的女孩,喜欢怎么了?”总宗诗梦义愤填膺的样子,似乎被触及了内心自卑而柔弱的地方。

    看她表情,似乎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像是一朵娇嫩的花,风吹雨打我见犹怜。

    但张天毅只是盯着她恍如羊脂美玉的纤纤手指,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演技很棒,可惜不知道富养出来的女孩和穷人家的女孩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