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泥鳅化鲤 第二十九章 死的开怀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8-06 13:45 |字数:4049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月初,求月票。】

    魏良严阵以待,不是说这个被钱家重用的男人真的怕一个老人。实际上,即便是加上门口的邓勇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外号叫伪娘的他,练了半辈子的咏春。钱如意让他去钱王孙身边,本就是把一把最锋利的刀递了过去。整个南京城里,能和他动手的人也不多。这么严肃,只是给一个老前辈最后的尊重。

    但是他还是小看赵老爷子了,一交手他才明白老虎没有闭上眼睛,就终究是老虎。远不是土鸡瓦狗之辈可以随便欺辱的,一生征战之后,即便岁月剥夺了他的身体,经验依旧存在。加上魏良心底到底存了一份对于老前辈的尊敬,没有招招致命,两人打的竟然是有来有回。

    “你觉得,他能撑多久?”段如霜坐在副驾驶上,隔着玻璃问驾驶室中的邓勇。

    邓勇叹了口气,惋惜的说道:“老爷子哪怕能往前推二十年,这也是一场龙争虎斗。可惜,现在撑多久看的是魏良的想法。”

    赵老爷子手中的钢管确实挥舞的气势十足,可惜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只不过是花架子而已。倒是魏良真的就顺着钢管挥舞的方向躲闪,赵老爷子的面孔越发的红润。

    夕阳一般的血红。

    “老爷子,住手吧。”

    魏良面色闪过一丝不忍,不是他善良。只是在一条路上走,难免有些兔死狐悲。赵老爷子的今天,说不得便是他的明天。

    “少废话,除非你今天退出去,不然别想!”赵老爷子不退反进,欺进了一步。

    魏良吸了口气,眼睛中闪过狠辣。

    那你就别怪我了。

    他捏紧拳头,雷霆万钧!

    魏良的速度根本不是赵老爷子跟得上的,赵老爷子也从来没想过要跟上!

    就在魏良的拳头落在他的胸口的时候,他奋起余威,一钢管抡在魏良的脑袋上。

    紧接着——

    他的身子像是破布麻袋一般摔落在地。

    邓勇握住了车把手,身后的段如霜按住了他的肩膀。

    这件事情他们没法掺和,这也是她的大哥孙子楚想看到的一幕。他们不用露面就得到了这个结果,皆大欢喜。

    落地后的赵老爷子一动不动。

    “何必呢,这么大年纪好好的活到死不好吗?”站在魏良身后抱着汽油的大汉耸了耸肩膀,他可没有魏良那么多感慨。甚至觉得魏良是多此一举,早点解决战斗不好吗?

    魏良摸着头叹了口气。

    “呵呵,呵呵。”

    在众人的注视中,赵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撑着钢管站了起来。脸上甚至挂着笑容。

    “南京魏良的力气也不怎么样啊,钱如意那个娘们养了你十几年是吃干饭的吗?哈哈,你还不如长白山上的兔子有力气。”赵老爷子嘴角的血迹让段如霜都不忍的转过了头。

    “老爷子,让他们烧吧。这一栋房子,还能有命值钱?”顾阿姨抹着眼泪跑下楼,冲着魏良吼道:“烧,你尽管去烧。我不要了,别打了,别打了。”

    这一会功夫,里面的住户带着贵重物品都跑了出来。乌泱泱的围在院子里,他们盯着魏良,怒目而视。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另一个空着手站着的大汉忽然从包里掏出一把枪,指着周围的人骂道:“谁特么在看,我让他尝尝枪子的味道。”

    “小顾啊,你去山西找一个叫赵成栋的人,他会安置你和小瑜的。是大爷连累了你,大爷老喽。”赵老爷子拍了拍顾阿姨的手,强行站起来对魏良说道:“道上混的,就得时刻准备好这一天。我以为我会被衰老击倒,今天这个走法,我是做梦都没敢想。混了一辈子,最后能战斗中离开,这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荣耀。”

    “来!”

    赵老爷子挥舞着钢管冲了上去。

    步履蹒跚。

    顾阿姨的泪水随着他的身影洒落。

    段如霜坐在车中叹了口长气。

    邓勇打开车门,站在车旁,眼神肃穆,面色敬重。

    魏良深吸一口气,右脚向前一踏。一招“开门迎客”正中赵老爷子胸口,魏良从胸腔深处透出一声巨吼,道:“老爷子,走好!”

    赵老爷子缓缓的盘膝坐下,把钢管抱在怀里。面孔朝着长白山的方向,嘴角含笑。

    “烧!”

    魏良指着公寓。

    身后三人倒汽油的倒汽油,点火的点火。很快公寓上浓烟滚滚,这种公寓因为房间密集,一旦着火,基本没有救火的必要。何况这次倒了整整一桶汽油,火势熊熊而起。

    魏良带着三个兄弟在大火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他在出门之前,朝着坐在院子正中间的赵老爷子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咱们也回去吧。”段如霜敲了敲窗户。

    “我忽然有点向往二十年前的江湖了,义字当头,为了兄弟两肋插刀。”邓勇在门外也鞠了一躬,走回驾驶室启动汽车以后悠悠然感叹。

    “别想太多,咱们的路还长。这次南京不管是被谁吞下,都是咱们的助力。现在局势混乱,挡住东北向外走的草原,李林凯一定有想法。咱们也得想一想,怎么北上了。”段如霜紧紧的抿住嘴唇,钱家彻底的完蛋了。即便上面的决定还没有下来,但是结果,可以预料。南面在争的,一个是南京的地盘属于谁。第二个,则是谁会被钱如意最后的疯狂拖下水。

    徐磊和谭国刚这样的货色跑不了,她也不关心。她想看的,是最后南京城会属于谁。

    他的大哥,李林凯第二的孙子楚?还是雄姿英发,野心囊括半壁江山的林子玄?或者,那个为了女人南下,空手入南京,却一手引起这么大风波的张天毅?

    局势纷杂,是坏事也是好事。

    按部就班,她这辈子想回到草原都是困难事情。只有乱,大乱,才有机会。

    汽车行驶的飞快,只不过连段如霜自己都没想到,她在公寓门口出现,到开车离开,从头到尾的全过程被一个正在附近送快递的小哥全部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