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合理与道理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6-29 14:20 |字数:3682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却不知道这家精神病院里藏了多少天才?

    张天毅站在济南精神病院的门口,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苦笑。还真当自己看了本书,就把精神病院也当成藏龙卧虎的地方了?不过今天,倒是真的要见一见这里藏着的猛虎。

    他昨晚打了电话给胖子,让他帮忙详细调查当年济南发生的事情。他总觉得也许这件事情中藏着什么秘密,或许就像陆佳薇说的那样,以曹闲野的本事和能力,怎么可能二十年都排查不出来。

    在探案中,会相信一两个不合理的事情存在。但是绝不会相信,一连串不合理的事情发生。

    一个带着诡异的大笑在张天毅的身后响起,只听他疯狂大笑道:“嘻嘻,嘻嘻,又来了一个死人。”

    “为什么说我是个死人?”张天毅也不恼怒,转过身看着蹲在一个石台子上的中年男子笑问道:“可有什么说法?”

    “你过来,我偷偷和你说。”

    男子从石台上跳下来,身手倒是极为敏捷。他拢起手掌,遮着嘴小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能看到人身上的生死气。那死气浓郁的,就快死了。”

    “我身上的死气很浓郁?”张天毅依旧在笑。

    “嗯,很浓郁。”

    男子用力的点了一下头,郑重的说道:“你一定和大恶魔接触过,他会吃了你的。从头到脚,把你的身体和灵魂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咔擦,咔擦,咔擦。”男子上下牙齿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张天毅只觉得自己的后背上一阵阵冷风吹过。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干瘦的老头拿着个放电池的小风扇对着他的脖子。

    看到张天毅转身,那老头大叫道:“魔鬼,魔鬼。”

    喊完后拔腿就跑,连风扇也扔在了地上。

    等张天毅再转回头,那男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他皱起眉头,却也只觉得这处精神病院充满怪异。

    此时再抬头看向三栋斜着并在一起的大楼,恍然间竟觉得这楼栋如同一张张开的大嘴,直欲择人而噬。

    张天毅迈步走入。

    大楼干干净净,可以看出平常负责收拾的人很用心。想想也是,精神病院里从来不缺少有钱人。真正穷苦的人只能用铁链子把人锁在家中,不可能送到这里来。

    “你找我?”

    张天毅本想到大堂问一问赵延年在哪个病房,但是奇怪的是大堂并没有护士的存在。倒是有一个四十多岁,身体健硕的中年人坐在门后。他没发出声音之前张天毅还真没注意到这里坐着一个人。

    “你是赵延年?”

    张天毅下意识就这么觉得,而且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精神病。他的眼神太清澈了,怎么看,都不像有病。

    “我是,你是谁。”赵延年上下打量着张天毅,目光灼灼。不过还没等张天毅说话,他忽然笑道:“是曹闲野让你来的?老子在这里待了十八年,他连活路都不给老子留了?”

    “什么意思?”

    张天毅蹲下身子,看着赵延年。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开口说话,赵延年便笑道:“原来不是他派你来的,不然你不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你走吧。”

    赵延年指了指门口,说道:“枉费我把所有人都安排到了四楼,没想到来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鬼。你回去问一问曹闲野,他这个大心理学家,能不能像我一般让所有的精神病人都听话。”

    “他失踪了,谁都找不到他。”张天毅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不能帮他传话。

    “失踪?他惯用的手段罢了,二十年还这般。”赵延年忽然问道:“你知道洗脱一个人不是罪犯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

    “知道。”张天毅点点头,回答道:“自然是有最好的不在场证明。不在现场,自然不是凶手。”

    “你很聪明,可太聪明了不是好事。你要是听我一句劝,就离开济南吧。”赵延年赞赏的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对于张天毅的回答很满意。他继续问道:“你和曹闲野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老师。”张天毅用的是老师,而不是师傅。

    赵延年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张天毅又笑着说道:“他是我的老师,但我觉得时间任何关系都大不过道理。你若说的有道理,我也会听。”

    张天毅确实觉得世间最大的就是道理,但前提是这个道理不能伤害他的父母,不能伤害楚惊蛰,不能伤害林素衣。如果非要伤害,那他或许会觉得,有些道理不一定不能改。

    赵延年哈哈大笑道:“倒是没想到曹闲野这个恶魔的学生竟然还是个懂道理的。你来找我,是想知道什么?我为什么杀人?”

    “本来是的。”张天毅不否认自己的目的,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现在,我比较好奇的师娘的事情,以及那个连环杀人犯。当然,也对您当年杀人案很有兴趣。对了,有一件事不知道您知不知道,王俊峰死了。我没看到第一死亡现场,不过听说和连环杀人案一样。”

    “俊峰,他死了?”赵延年的眉宇间露出痛苦的神色,想来也是真的珍惜和王俊峰之间的情义。张天毅听陆佳薇说过当年便是王俊峰替赵延年打的官司,让他逃过一劫。

    张天毅确认的点头,说道:“就是今天的事情,因为我和他有过一些接触,刚才差点被带去调查。想来你那位经商的朋友,也在派出所里了。”

    “哈哈,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赵延年放声大笑,忽然站起身状若疯癫的大喊道:“该发生的终究是要发生的,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他忽然撞开了张天毅,朝着楼梯口大步跑去,身形摇摆,哈哈大笑。

    张天毅并没有去追他,因为就在赵延年撞到他身上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声音很低,但是很清晰:“你离开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