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乔六爷的分析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4-26 20:52 |字数:2700

    刘道元在济南的名声不好,也不坏。欺行霸市的事情做,修桥补路的事情也做。有的人享受到益处喜欢他,有的人被侵犯了权益憎恶他。可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得承认他确实是手眼通天。尤其是对于底层力量的控制,已经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张三家买条鱼,李四家杀只鸡,只要是他想知道的,就从没有不能知道的。

    可曹闲野这件事,刘道元一点也不想掺和。当年的那些人,有一个是简单人物吗?就曹闲野本人以及他的人脉圈都没有解决得了的问题,让他刘道元掺和进去,活腻歪了吗?他势力再大,也注定是见不得光的存在。王俊峰把他拉出来,这是逼着他进退两难啊。

    他坐在自己家中的客厅里,桌上的壶里煮着水等待着冲泡上好铁观音。他的手中转悠着一对狮子头,速度飞快。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青面青须青袍的中年男子,这男子面容削瘦,双颊高耸,颧骨挺起,满脸似乎没有二两肉。这个人,在济南很少有人认识。自然也都不知道他就是帮助刘道元从小混混成为地头蛇的谋士,乔六爷。

    刘道元对于他非常的信任,大约是除了妻子不能共享,其余的我的便是你的程度。乔六也从没有让刘道元失望,无论多么糟糕的境地,他总有办法把坏事变成好事。乔六爷看了一眼刘道元,问道:“大哥,这是有烦心事啊?”

    “是啊,很麻烦。”刘道元叹了口气,把事情经过和乔六爷说了一遍。

    “这件事不能掺和进去,王俊峰这个人欺男霸女,唯利是图。人模狗样,心胸狭隘。他这明显是在转移视线,不安好心。”乔六的瞳孔扩大,他也害怕刘道元一个不慎进了王俊峰的坑。二十年前和上一次的案子,王俊峰都是他首要的怀疑对象。

    “你上次和我说过,犯案的一定是有什么必须犯案的理由。我查过王俊峰的身体检查报告,上面显示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是不是怀疑错了啊?”刘道元皱起了眉头,他手中有曹闲野对于案件的分析结果,也有乔六的分析结果。甚至还有很多省城警局的分析结果,其中都同意的是,这个罪犯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必须出手。

    乔六眯着眼睛,嘴角上挑。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王俊峰做的,以他的经验哪里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以他的财力和势力,有一个私人医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做律师的,凡事可都是谨慎的很啊。”乔六舔了一下嘴唇,藏了一句话没有多说。他是真不相信曹闲野二十年查不出来真凶,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你还是怀疑王俊峰啊?”刘道元又皱了皱眉头,他当然不会怀疑乔六的能力。这么多年,乔六的建议就很少有错误的时候。尤其是在不上就下的至关重要时刻,他就像是开了能看到未来的外挂一样,判断的精准无误。他只是不明白,查了王俊峰那么多次都没有破绽,为什么还要怀疑他。

    “对了,你刚才说,去找王俊峰的是一个青年?说是曹闲野的弟子,还特意的找到了茶馆?”乔六眼睛一亮,忽然问道。

    刘道元郑重的点点头,但是没有说话。他已经意识到乔六是想到了什么,看他这个样子似乎是至关重要的样子。乔六每次想通了某件事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

    “他是一把刀。”

    乔六嗤笑说道:“曹闲野这个人还真是精神分裂,恨极了仇人自己又不愿意背上杀人的恶名。终于是出现了一个能好好利用的人,不用白不用啊。忍了二十年,一步一步算的这么准。”

    “什么意思?”刘道元还是不解,开口问道。

    “如果,酒吧里的死人不是二十年前的凶手杀的,那所有人的判断就全部都出错了。曹闲野是出来报仇的,他是顶尖的刑侦专家和心理学家,怎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只有一个解释,他想杀人,又不想恶名背在自己的身上。如果酒吧里的人是他杀的,又刻意把那个青年引到王俊峰的面前,是不是一切就全部都顺理成章了?”

    乔六越说眼睛越亮,他的大拇指搓动着食指指肚,不屑笑道:“曹闲野现在一定是躲在这附近的某处,精心的欣赏着自己找到的刀和他的仇人的对弈。关键时刻也一定会用某种方式给予帮助,甚至是推波助澜。只要让这把刀把他的仇人杀了,事情就算完结了。当年的真相,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不重要。”

    “什么?”

    刘道元吃了一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惊讶至极的说道:“你是说,酒吧的案子有可能是曹闲野做的栽赃出来的。目的就是引导他那个徒弟见到王俊峰,然后杀了他?而他想要不沾血,还想要人死?”

    “是啊,至少是表面上双手干干净净的不沾血。当然,酒吧的人也有可能不是他杀的。但是把自己的弟子当做刀,这件事绝对是没跑的。大哥,你最好查一查那个小子的底细。说不定,以后用得上。”乔六站起身,端起早就已经煮沸的开水冲泡了一杯铁观音,用竹篾推到刘道元的身前,说道:“咱们不妨静观其变,不管是曹闲野老谋深算也好。王俊峰棋高一着也罢,结果对于咱们都没有妨碍。大哥你要做的,就是去调查这些人的消息。不管结果如何,咱们都有主动权。”

    “什么都不做?”刘道元问道。

    乔六摇了摇头,否认道:“本质上要坐山观虎斗,但是表面上不能这样。王俊峰已经开口让您帮忙找曹闲野了,您什么都不做也交待不过去。明面上大张旗鼓,也要给他一个交待。这位大律师不好得罪啊,但是暗地里,可千万别真把曹闲野找出来了。那块烫手的山芋,千千万万不能落在咱们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