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北漂的开始

作者:纯洁的韩少 | 发布时间:2018-01-19 21:24 |字数:3073

    2015年7月10号。

    燕京城中的温度已经到了酷热难忍的地步,街上的美女们穿上性感的小短裙,展现着曼妙的身材。这可真是一个让公车痴汉,屌丝骚年们大饱眼福的机会。

    “你们还能干点什么,明明知道小三是谁,都抓不到证据?就天天给我跟着他,他能一点破绽没有?一群废物!”

    燕京CBD中,一个中年妇女冲着站在眼前的十几个人疯狂的嘶吼。唾沫星子狂喷。

    这里是一家叫做天网的私人侦探机构,专门负责帮助有需求的人员进行安全调查的。这不是一个违法的行业,但也不算是一个正大光明的行业。至少在华夏,目前还不是。比如说,现在站在这间屋子的所有人,在平时生活的时候,都有一个看上去比较清闲的表面工作来保护自己。

    张天毅站在人群后面被人忽视的角落里,一根中性笔飞快的在指间旋转着。前面的泼妇组长在那里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对他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他半个月前才刚刚从滨海市一个山村来到燕京,想在这个传说遍地黄金的地方打拼一下。让那个看不上他的准丈母娘看一看,他张天毅不过是因为你女儿才留在了那个小城市展不开拳脚,而不是他,真的没有本事。

    张天毅狠狠的抓住了笔杆,手指发白。

    女孩的身影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失恋,带来的是呼吸都困难的强烈窒息感。

    不过他现在要操心的,是怎么用兜里这八百块钱熬到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他来到燕京城以后,在六环外的顺义区租了一间五百块一个月的小屋子,押一付一,又买了锅碗瓢盆之后,浑身上下就只有这八百块了。

    这还是房东给他省了几百块。

    正常情况下,八百块怎么也不可能吃上一个月的。张天毅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最有营养也最省钱的办法。在楼下超市快要关门的时候,去买上两斤鸡蛋,差不多12个六块钱,再买上十斤大米。每天晚上回家炒六个鸡蛋,大半斤米饭。晚上吃一半,第二天中午带一半到公司做午饭。偶尔实在是嘴里没味,就买点肉屑或者是西红柿放进去一起炒一炒。

    至于早晨,系紧了腰带。忍一忍,也就不吃了。

    和天网中其他成员不同,刚刚来到燕京城的张天毅只有在这里跑腿打杂的唯一一份工作。工资更是少的可怜,区区的两千块钱,就让他签下了卖身契。

    对于合约里面写着的绩效、奖金,他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想法。

    “距离我们接受委托人委托的终止时间只有十二天了,你们告诉我。怎么办!”中年女组长喷着火焰的眼睛,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去。没有人敢和她对视,这次任务委托人扔下来一百万,还把事情的关键人名字信息告诉了他们。结果他们这十几个人,轮番上都没能得到一张能作为实锤的照片!

    “一号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们跟了他十三次。可他似乎每次都知道我们的存在,留在他车上的监控器全部失效。”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看上去相貌平平、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苦着脸颇为无奈的说道。

    一号,是他们内部对于目标人的称呼。

    “废话!这份信息报告中清清楚楚的写着目标人是燕京城顶尖的黑客。你们想用监控监视一个黑客?脑子让狗吃了吗!”女组长不停的用手指指向每一个人,气呼呼的说道:“二十多条腿,跟不住两条腿。你们还在这里跟我找理由?”

    在女组长凶狠的目光注视下,整个办公室静谧的可怕。大家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这头母老虎盯上。

    “咳咳,沈组长。我觉得吧,这里有一个问题存在。”秃顶中年人眨着眼睛,顺势整理了一下自己起了点褶皱的西服。皱着眉头说道:“要么,我们中间出了…,嗯…泄露了信息。要么,系统内存储的个人信息已经失窃。”

    秃顶中年人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刻意的转过身看了张天毅一眼。那眼神里,就差明摆着直说我就是怀疑你张天毅是叛徒,把我们的计划信息透露给了目标人。

    张天毅也没有说话,纯就当没看到。他站在这里跟着挨骂都算得上是倒霉透顶的事情。他们工作的事情跟他有个屁的关系啊,想他一个拿着比这个城市低保还低上一点的工资的打杂的,谁会和他说公司内部都算得上是机密的委托?

    这个叫李亮的中年男人为什么看他,张天毅自己心里还算是有点数。无非就是想让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心底对他留下点不好的印象,日积月累的让这带着丝丝怀疑的种子生根发芽,成长为厌恶的参天大树。到了那时候,一个被所有人厌恶的小打杂的,除了卷铺盖卷滚蛋,还有什么办法?

    而事情的由头,就更加的简单。

    前天收拾杂物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李亮趴在一个女的身上不同的耸动着。张天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属实愣了一下。他还是一个初哥,男女之间活色生香的一幕对他还是诱惑十足的,尤其是女人盘在李亮腰间的细嫩长腿,让张天毅的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不过理智告诉他,这并不是欣赏眼前这一幕活春宫的时候。可惜,躺在李亮剩下的女人已经看到了打开了杂物间门的张天毅。从那一天开始,李亮就开始找他的麻烦。

    大约已经到了扫地有一点浮灰没有扫干净,都要在办公室里面大声的冷嘲热讽一般。口中说的,大多也都是读不好书的农村穷鬼,就是连扫地这样的小事那也做不好的废物之类的话。

    张天毅只能是无奈的苦笑摇头,如果说农民的儿子是出身卑贱的话,那张天毅的出身确实不算高贵,不是豪门大宅,也不是书香门第。就纯粹是一个普通的渔民家庭。他读书时候的成绩其实也还算得上优异,只不过后来没了读书的心思,勉勉强强的混了个本科毕业就为了追逐心中的爱情一头扎回了老家的那一片穷乡僻壤中。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把他那颗看起来很坚强的内心。拿出来割肉一般伤的鲜血淋漓。

    那段时日,留给他的最后记忆。是窒息一般的孤寂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