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回报(二)
作者:终此一生      更新:2020-10-04 03:40      字数:0
  两个侍从还未反应过来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便失去了知觉,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柳青绝对不给他们反映的机会,两手一抬,朝两个侍从的脑子上打去,一手一个,直接命那两人命丧黄泉。
  金枝跑上来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两人,心里吓坏了,不知那两人是被柳青打昏了还是被柳青打死了,要是打死了那他们岂不是犯法了吗。
  柳树上前去推开了金枝和柳青二人,让他们二人注意好周围的动静,别让人发现这边的异动。柳青和金枝二人点点头,打起精神注意起四周来。
  这边的院子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外头却噤若寒蝉。金枝出了一些汗,根据南诗雨的说法,今日她们是被人算计了,起初金枝还不信,没想到南诗雨猜得这么准。
  柳树从怀中摸出钥匙,这是他们原先根据南诗雨的吩咐从周家弄来的。柳树从周家的管家处偷来了钥匙出门拓印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待打开了门,门开一阵阵的灰尘扑面而来,柳树急忙捂住口鼻。柳青却管不了这么多,让金枝在外头看着,自儿一头撞进了尘土堆中冲了进去。
  柳青一直在屋顶上方待命,听到南诗雨的叫喊声时就慌了心神,这下冲进门中去见着南诗雨平安无事,甚至还很是冷静得站在一旁,柳青心中的石头才彻底松了下去。柳青望着倒在地上的肥大快,更是心生厌恶。
  南诗雨见着是柳青闯了进来,倒也算是安心下来。若是再来一次这样的事,她袖子中焚粉末就要不够用了。南诗雨抖了抖自己的袖口,这些粉末都是她拖柳树从别处弄来的,这一下子洒了这么多出去,真是便宜了刘磊。
  南诗雨道“把地上这个人拖出去。按原来的计划走。”
  柳青点头立即上前去,他看着那一坨肉躺在地上,都觉得是玷污了南诗雨的眼睛。柳青上前去双手一抬,便把刘磊整个人举了起来。
  南诗雨吃了一惊,她本就知道柳青有些身手,只是未想到力气还如此大,是个习武的好料子。眼下算着离回京城的日子不远了,南诗雨想着等到回了京城,该是让柳青去习武了,也好把他的潜能发挥至极致。
  柳青不明南诗雨为何这样看着他,别过脸有些难为情。南诗雨笑笑,走了出去。
  望着那躺在地上不动的二人,南诗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柳青的头明显低了下去,他不应该在没有南诗雨的命令下擅自动手杀人,恐怕日后会给南诗雨带来不少麻烦。
  柳青道“小姐小的一时失手,任凭小姐处罚。”
  南诗雨垂下眼眸,这些人都和南欣月一样作恶多端,如此冷漠之人,虽不是此事的主使人,那也是此事的帮凶。死有余辜罢了,只是柳青今日双手沾了人命,日后回了京城怕是要慎之又慎。
  南诗雨安慰道“无妨。死的都是些该死之人,虽然这么处理不对不过,我判你无罪。只是日后,双手都很难再干净了。”
  南诗雨想了想,上辈子柳青跟在天宇雄的身边,只怕没少替天宇雄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本想这辈子她救柳青在先,该可以及时转变,未曾想到还是让他沾了人命在身。南诗雨睁开了双眼,她不会再犹豫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南诗雨看了地上的二人几眼,只道他们跟错了主子,下辈子可别再投错胎了。
  柳青望着南诗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心中愧疚,哪怕南诗雨说他这样做并没有错。
  柳青严肃道“小姐放心,小的保证,日后定誓死追随小姐!杀尽挡路之人。”
  南诗雨笑着点头,这笑容除了无奈之外,还有些许内疚。毕竟是她再次把柳青拖进这深渊之中来,如果她那日就把柳青放走,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柳树上前收拾干净现场,把那两个侍从也拖了下去。金枝上前扶住南诗雨,满脸自责。
  金枝道“小姐没事吧?都怪奴婢没用。”
  南诗雨安慰似的拍拍金枝的手,今日之事本就不关金枝的事,是她跟南欣月之间的恩恩怨怨罢了。金枝在此,反倒会连累了她。
  南诗雨道“晴儿那边安排好了吗?”
  金枝道“小姐放心,晴儿早就想这么干了,一定不会负小姐所望的。”
  南诗雨这才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来,也许今日之后,她跟南欣月之间的恩怨就要了解了。也是时候该了解了,从上辈子就带到这辈子,还有许多人她要收拾,不乐意再花时间来对付南欣月。
  收拾干净后几个人去往周家一个偏僻的地方,南诗雨让柳青和柳树赶紧找地方藏好,否则他们几个男子出现在周家内宅,不好解释过去。
  这地方让南诗雨记忆犹新,不久前她还和刘磊在此针锋相对,没想到一转眼功夫刘磊已经变成了她们手中的猎物。
  南诗雨笑出声来,果真人生如戏,变化如风云。
  南诗雨道“把人也收拾起来,搬进去。”柳树和柳青迅速动起手来,不一会这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柳青本还想再说些什么,柳树身手把他按进了草丛之中。
  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上头传来,听着像是从不远的地方跑过来的,还带着喘息声。
  柳树按紧了柳青,不让他随意抬头,他们的位置极为巧妙,只要那个女子再上前一步探头,就可以看到他们了。
  南诗雨向来的女子行礼,一脸着急道“姐姐?姐姐来了!我本在赏花,谁知竟是入了迷,逛进了内院,这一逛就失了方向,不知来的路怎么走了。”
  来人正是南欣月!
  南欣月是跑过来的,自从南莹莹跑出去后她担心南莹莹坏事就亲自跑了出来,此刻是上气不接下气,为了维持她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南欣月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南欣月拿出手帕轻轻擦去脸上的汗水,笑着道“二妹妹,这儿可是出去的偏门。你这逛得,可真够远的啊。”说罢南欣月向南诗雨的身后看了一眼。
  金枝本想挡住南欣月的视线,被南诗雨死死抓着不让动。南诗雨明白这个时候她若是轻易有什么动作,恐怕柳树和柳青就要暴露了,皆时就不是管教不当的问题了。
  南诗雨道“那姐姐怎么跑过来了?姐姐这会不是应该跟三妹妹一块,在流水曲觞宴吗?”
  南欣月盯着南诗雨的眼睛,似乎想从这眼神中找出一丝破绽来。她方才冲出去之后就往原先跟周妍商量好的院子那边跑去,谁知那个院子中空空如此,别说刘磊和南诗雨,就是一只猫也没瞧着。
  南欣月这才转身往周家的偏门跑来,她猜测可能南诗雨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个院子离偏门最近,他们该是往偏门走去的。
  果然如南欣月所想,在偏门处碰着了南诗雨,只是怎么只有她们主仆二人,刘磊也不知上哪里去了,连个人影都未见着。
  南欣月定睛一瞧,似乎南诗雨的身后有个不明显的影子,南欣月断定那里肯定是有人。
  南欣月道“罢了罢了,我是看你许久未回来担心你才到处寻,让姐姐好找啊。咱们赶快回去吧,妍妹妹叫人送了新鲜瓜果来,赶紧去尝尝。”
  说罢就拉住南诗雨的手往回走,金枝也跟了上去。
  柳树看准时机,抓起柳青就逃了出去。
  走了几步,南欣月突然往后向那个门中撞去。这一撞可不得了,门被撞开了,正看到南诗雨的两个侍从在往马车里装刘磊。
  南欣月道“好呀,你居然敢啊!”
  可惜的是南欣月还未说完,就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晴儿撞了出去。南欣月是头撞了墙角,之后南欣月就不再动弹了。
  晴儿正是南欣月的贴身侍女,前些日子南欣月策划罗清宇事件时,晴儿并不在南欣月的院子之中,这才让罗清宇有了可乘之机。
  晴儿望着那动也不动的南欣月,转过身子连忙给南诗雨跪地磕头。
  晴儿道“多谢二小姐!是二小姐替奴婢,给奴婢的姐姐报了仇!”
  南诗雨让晴儿起来,看着那张倔强的脸庞,一时有些被她撼动。一个侍女,为了自己的亲人,可以忍辱负重至此,也是难得。
  南诗雨道“不必谢我,你这也是帮了我。日后自儿多加小心吧。”
  晴儿望着南诗雨,不一会就哭了起来,边哽咽边道“多谢二小姐。奴婢奴婢保证,就算拼了命也要狠狠咬南家一口!求求二小姐,让南欣月永无翻身之地,为奴婢的姐姐报仇!”
  南诗雨叹了一口气,这一切都是南欣月自作自受,因果轮回,有因必有果啊。
  南诗雨让晴儿赶紧下去,别让周家的人发现了她。片刻晴儿就跑了出去,她帮南诗雨对付南欣月,实则也是在帮她自己,此刻只觉得没什么再牵挂的了。日后不管在南府跟个什么样的主子,她都不关心这些了。
  金枝望着晴儿离去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做奴婢的哪个不是家破人亡。
  金枝道“晴儿也是个可怜人呀。”
  南诗雨阖上眼眸,金枝说到了她的心上,在南府之中,又有谁是真的在认真过日子呢。
  金枝瞧着南诗雨不讲话,以为她是因为晴儿的身世伤神,也就闭了嘴不再说下去了。
  许久后,南诗雨才沉着声音,喃喃自语道“谁又不是可怜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