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夺(三)
作者:终此一生      更新:2020-10-04 03:40      字数:0
  南诗雨拉住了金枝的手,她的敏锐力虽然跟常茹没法比,但也是南府中数一数二的,任何风吹草动就目前来讲是很难逃过她的眼睛。
  果然如南诗雨所料,不一会从院子那边过来一个肥头大耳,满身酒气的公子哥。南诗雨把金枝推开,至少她一个人应付起来还是游刃有余。
  那人见着南诗雨如此美貌,见着就要冲上去抱住南诗雨。南诗雨连连退却,那一身的酒气都要把南诗雨熏死了。
  南诗雨望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不禁感叹南欣月真是好手段好本事。这手段居然还跟上辈子一样,之前罗清宇的事,若南诗雨没猜错,估摸着也是这个手段。
  南诗雨叹了一口气,南欣月真是一点都没变,同样的招数居然用两次,还不知变动,真是难为她如此蠢笨还要在常茹名下讨日子。
  这人南诗雨上辈子是见过的,同样的情景南诗雨怎会不记得。就连上辈子她同样是不知不觉地走向后院,这辈子她也照样如此。
  眼前这人正是周妍的表哥刘磊,其父在朝廷不过就是个从五品的小官罢了,不过毕竟是朝廷的人,吃皇粮的,因此刘磊此人也是好一番作威作福。
  刘磊平日就仗着他父亲那芝麻小官,谁都不放在眼里,不通诗书,只知游手好闲,欺压百姓。此人还有一点和南承业极像,那就是贪图美色嗜酒如命。
  南诗雨退到一旁去,刘磊跟南承业品行如此相似,注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诗雨顺着上辈子的记忆,似乎想起了一些关于刘磊的事情。通常被刘磊看上的女子皆难逃其魔爪,到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
  区区一个从五品,居然也敢如此嚣张。仗着家中有人就光明正大欺压民女来了,南诗雨越想越气,今日就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南欣月和刘磊。
  刘磊望着眼前的南诗雨,眼睛都看直了。他出入江湖也有许久了从未像今日这样见着如南诗雨这般美丽的女子,且南诗雨尚还在生长的年纪,日后定是一个绝代佳人。
  刘磊想都没想就要上前去抓住南诗雨,南诗雨望着身后的树情况有些糟糕,但是也正好。南诗雨手快不知从何方拿出了防身用的东西,直接刺向刘磊的抓过来的手。
  刘磊吃痛收了手,南诗雨也急忙把那东西收起来,见着刘磊似乎恢复了些神智,若刘磊再不清醒,哪怕今日把刘磊打昏在这南诗雨也在所不辞。
  南诗雨向刘磊行礼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南诗雨的声音极为动听,入了刘磊的耳如清风拂面,甚是享受。刘磊深深被南诗雨的声音所俘获。
  刘磊还是有些神志不清,模模糊糊道“在下刘磊,跟周家是表亲,姑娘是?”
  南诗雨并没有直面回答刘磊的问题,刘磊这一开口,满身的酒气散发出来,南诗雨皱着眉头,一阵恶心。
  金枝本想上前来,被南诗雨用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此刻金枝上来不仅不会帮到南诗雨,反倒还会连累了她。
  南诗雨道“刘公子,这里是周家内宅后院,你身为一个男子,出入后院的行为极为不妥。”
  “还请刘公子速速离去,否则绕了女儿家们的清净,恐怕妍妹妹会不高兴的。更何况,你是外姓。”南诗雨一字一句道,为了掩盖她身上不同常人的冷静,南诗雨还得装作有些害怕的模样。
  谁知刘磊不但不听劝告,反倒还向南诗雨这边走来,南诗雨本想退,却发现后边还是树,根本无路可退。
  刘磊边走边道“妍妹妹?我本是得到表妹的允许才进来的。”说罢就淫笑地扑向南诗雨,南诗雨一个弱女子,怎可能是一个壮汉的对手。
  “小姐放心!”金枝担忧地喊出,就要冲上前去替南诗雨挡住,谁知这时竟然有别处出来的仆人把金枝拦住了。
  南诗雨无路可退被刘磊抓住,她只得又踢又踹地对抗着刘磊,殊不知这番不但没有效果还可能引起刘磊的暴力对待。
  刘磊对南诗雨很是感兴趣,直接就把南诗雨向后院一旁的屋子中拖去,南诗雨向金枝使了个眼色,金枝含着泪向外头跑了出去。
  哪怕南诗雨做足了准备,当事情真正发生时金枝还是慌了手脚,她只祈祷她家小姐可以平平安安的从周家回家去。
  外边,流水曲觞宴还在继续进行。
  这座位是根据自家的地位编排的,南诗雨的父亲是三品官,而南莹莹的父亲是个正五品官,因此南莹莹是坐在南诗雨的下边一些的座位上。
  南莹莹气恼了自己,往上看时没瞧着南诗雨,倒是瞧着了周妍和南欣月有说有笑得走过来。南莹莹放下碗筷,走上前去。今日她可因为南诗雨的事情失了脸面,南欣月倒好居然也不帮她说些好话。
  南莹莹道“以前都没发现,原来妍妹妹跟我的大姐姐如此相熟呀。你们关系可真好呢。”
  周妍听出南莹莹话中有话,一阵讽刺味,什么也未说。南家三姐妹的德行,周妍心里头清楚得很。
  南欣月没想到南莹莹会这么说话,她跟周妍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好不好的本不重要,此时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噗嗤,是三妹妹知道的太少罢了。”
  南莹莹在袖子中的手渐渐收紧,好她一个南欣月,居然暗地里骂她无知,也不好好看看平日在南府里南欣月那副殷勤样,生怕谁不知道她是南府大小姐似的。
  南莹莹冷哼一声,就算南欣月先出生,那也只是个庶女,庶女嘛,规矩难免学不全的。这么想来,南莹莹就觉得没必要再跟南欣月计较,准时不值得。
  南莹莹道“大姐姐可知二姐姐去哪里了?入席之后我就未见到她了。”
  谁知周妍和南欣月脸上同时闪过不自然的神情,南莹莹都捕捉到了。要是南欣月不自然就算了,今日南欣月要动手的事南莹莹是清楚的,只是周妍干嘛这么心虚,她方才那么帮着南诗雨,难道南诗雨不见了她都察觉不到吗。
  南莹莹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哪里有点不对头,但是又说不上来。
  南欣月笑道“哎呀,果然是我们的妹妹呢,都要时时刻刻跟着姐姐们。三妹妹何时对二妹妹的事情这么关心了?”南欣月的语气中充满了取笑南莹莹的意味。
  周妍也听出了南欣月语气中的那点破事,奈何她今日是主,总不好叫南莹莹这个做客人的觉得哪里不舒适了。
  周妍也帮着南欣月转移话题道“好啦,听闻前些日子,四皇子殿下去了南家,怎么样呀?”
  周妍这么不着头脑的一句话,倒是让南欣月和南莹莹有些愣在原地。真不愧是四皇子殿下,出个京城倒是让全城皆知,只是周妍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南欣月抢先道“什么怎么样啊,四皇子殿下第二日就走了,否则还不被人吃干抹净了。”南欣月讲完嘲讽般看向南莹莹。
  南莹莹脸色一黑,那晚的事又浮现出来,近来真是接连出事,就不能平静一段日子。
  周妍看着南欣月的目光,没想到这南府暗流涌动,姐妹之间斗争如此可怕。周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顺着南欣月的话往下讲。
  周妍道“那毕竟是皇子嘛,身边难免有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周妍顺势也暗讽了一回南莹莹,她早已看不惯南莹莹的为人,今日南莹莹在周家这一副女主人的模样,让周妍着实不爽。
  看着南欣月和周妍一唱一和地,南莹莹心中早就气得想上前给南欣月几耳光,区区一个庶女,也敢如此跟她讲话。
  看她们的态度,她俩一定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意告诉她罢了。南莹莹有些气结,她表面上还是那般风平浪静,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南欣月想要看她出丑,她偏不。
  南欣月也是有些讥讽地看着南莹莹,如果没有常茹当母亲,南莹莹这么蠢笨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可惜了南莹莹从一个好肚子中生出来。她南欣月因此就要低人一等,南欣月一直为这事愤愤不平。
  看看她的两个妹妹,没一个中用的。
  南莹莹在心中嘲讽,南欣月想要她跟南诗雨为她自己做垫脚石,门都没有。
  南莹莹道“大姐姐,你那般形容四皇子殿下,恐怕不太好吧。放心祸从口出。”
  南欣月未想到这个愚蠢的妹妹有一日还是挺能讲话的,她方才说的“吃干抹净”来形容天宇雄确实不太好。
  南欣月急忙道“三妹妹,你既然急着找二妹妹那就快去吧。在这里跟姐姐我提四皇子殿下做什么?”南欣月还特意提高了音量。
  一听闻是四皇子殿下的事情,大家的脸色都变了,南莹莹的脸色极差,如果可以她一定冲上去捂住南欣月的嘴,真是越说越离谱。
  周妍也用手肘子碰了南欣月,可她还是很乐意看南家姐妹互相吵起来的,这样她周妍好坐收渔翁之利。
  周妍故意道“好了,月姐姐。好端端的,提四皇子殿下的事情做什么?再说了,那是皇子殿下,咱们皆是未出阁的女儿,怎能轻易妄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