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布局者

作者:魏九九 | 发布时间:2018-01-23 08:05 |字数:4018

    <!--go-->

    一路默默无语,两人各自都在想着心事。

    到了胡同,周子云停住脚步,满眼担心地望着陆晚,将她额前被北风吹乱的发丝拨到耳后。

    他叹息道:“阿晚,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有什么事情不要一个人担着,你还有我,记住了吗?”

    陆晚低声道:“嗯,我会的。子云哥,你也要小心。”她郑重叮嘱道,“还有,做事多留点心,别让人利用了。”

    周子云闻言,一阵暖意袭上心头,情不自禁张开双臂,一把拥住眼前柔弱的少女。

    他抚着她的发,低低叹息道:“傻丫头……我能照顾好自己,你该担心的人是你……”

    “答应我好吗?等叔父的案情真相大白,你就离开京城,回到吴郡老家去。好不好?”

    陆晚闭上眼,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周子云身上温暖干净的气息让她留恋。

    又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他在水中将自己高高托举着,那种感觉,是面对死亡之时都不会有所畏惧的安心。

    她听见自己轻声说:“好,我答应你,等到父亲的案情真相大白,我就离开这里。”

    周子云用力地拥抱了她一下,一抹纯净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他柔声道:“好,到时候我也离开这里,我们一起去吴郡。”

    怀里的少女轻轻地嗯了一声,轻声道:“子云哥哥,你真好。我特别安心。”

    这一瞬间,周子云觉得,自己的人生,再次绽放出新的希望。他禁不住想跑到一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大声呼喊,释放那种无以言表的喜悦!

    二人又互相叮嘱了一番,最后周子云将陆晚送到胡同口,在陆晚的再三催促下,又再三保证自己可以安全回府,他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陆晚提着灯笼,站在空无一人的胡同里,与来时的忐忑不安相比,此时的心境已经大有不同。

    虽然她还有点疑心,可此时心里满满的都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和那种周子云身上天生存在的安心。

    周子云这个人,大概就是有这种特别的魔力,让她莫名觉得安心。如同冬天的小手炉,夏日的冰镇汤,让她感觉实打实的喜悦和安心。

    她想起他身上温暖干净的气息,脸上忍不住微微发烫。

    这一切,好像也没那么糟呢。她这么想着,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翘起,这个笑容,仿佛空山新雨后的荷花,娇艳纯真。

    “你好像很开心见到他?”

    黑暗之中,胡同那头传来一个声音。

    一个少年斜靠着墙,身上月白长袍,在这寒冷的夜色中如月如霜,散发着清冷的光泽。

    他双手环胸,正看着她这边。

    陆晚提着灯笼,一步步地走过去,走到他面前,抬头看着他。

    那人也淡淡地审视着她。

    四目相交,陆晚没有回避,也没有恐慌,眸子里镇定万分。

    而他却反而有些惊讶,挑眉道:“私会情郎被人撞见,你一点都不紧张?”

    他早就在此处等候多时,却不料意外地看到了一场柔情蜜意的画面,想着被撞破之后她定然难堪万分,便隐在黑暗中一直没出声。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陆晚就这样镇定地看着他,丝毫不见惊慌失措。

    “因为当我走到门口,便知道,此事是你布局的!”陆晚平静地道。

    饶是她心中镇定,可想起刚刚和周子云的相拥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脸上还是悄然飞起两朵红云。

    他看着她脸上浮现的娇羞,一瞬间竟然微微有些失神。

    “只是我不明白,晋王殿下为何要如此安排布局?你想利用他对付谁?我?还是我父亲?”

    “我有那么坏吗?”萧令偏头看她,微笑问道:“本王让你特别不安心?”

    陆晚提着灯笼默默走在他身侧,并不回答。

    晋王既然要算计或者利用,那她和周子云反而安全了——至少,在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之前,不会允许有人先行取他们性命。

    自从进宫以来,陆晚别的没有学到,这层真理是学到了:不怕被人利用,只怕没有利用价值。只要有人愿意利用你,你反而会活得安全很多。

    他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眸子平淡清冷,只是那眼神中有一闪而逝的杀伐之气。

    “我很好奇,你怎么发现此事是我布局的?到底哪一环出了问题?”他好奇。

    让周子云发现陆晚,然后又让长生出现在他和她面前,接着又给他们见面的契机,这一切都毫无破绽。

    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意外在宫中重逢,最后通过多方打探,计划了一个见面的机会,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很普通。

    她怎么能发现端倪的?

    陆晚看他一眼,淡淡的道:“怪只怪殿下你做事过于完美。长安城断断续续下了快一个月的雪,几乎没什么晴朗的日子。那破旧的茅草房门口道路却没有一丝泥泞,可见少有人来往。房中家具破旧不堪,可那喝茶的杯子却新得仿佛是昨天才买来的一样……”

    他微微一笑:“周子云对你用情至深,得知你要来,准备了这些,不行吗?”

    “他推门的动作都有点陌生,房门的门栓是向左的,而他下意识的去摸右边。另外,谁在自己的家里还会找不到茶碗?他拿杯子给我倒茶的时候,在碗橱里找了好几下。”

    “殿下心思细腻性格谨慎,应该知道,毫无破绽,定然是最大的破绽。”

    “……”他颇为意外的深深看了她一眼,第一次感觉无言以对。

    静默半晌,他笑道,“你观察这么仔细,怎么就没看出来,本王是一片好心?”

    “好心?让他惊喜地发现这一切巧合,都是早有人安排好的吗?”

    陆晚不知为何,对他如此行径,发自内心的产生了一种抗拒。

    他眼睛眯了眯,冷冷反问道:“不然呢?”

    陆晚脱口而出:“晋王殿下,我知道你高高在上,而我卑微渺小,若你想要我的性命,比捏死一只蚂蚁更容易。可你这样戏弄别人的感情有意思吗?看着两个人在你眼皮子底下诉说真情很痛快吗?!”

    她眼神清澈而镇定,毫不畏惧地看着他道:“请问晋王殿下,我怎么相信你是好心?”

    他眼神变了几变,定定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淡淡道:“起码你挺开心的,不是吗?”

    他转身向前:“不可否认的是,刚刚是你进宫以来最开心的一刻吧。”<!--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