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4章

作者:霄先生 | 发布时间:2018-10-12 16:28 |字数:3986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弗丽达的病来的快,去的慢,修养了整整三天方才好转。

    而这期间,金木一直在照顾着她,未曾假手于他人,也是因为如此,二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羁绊。

    然而与金木的关系越近,藏在心里的话就越是憋不住,对于金木内心的疑惑,她自然是清楚的,但碍于曾经的某个誓言而无法说出,现在她打算不顾忌那誓言将这些秘密悉数告知。

    但可惜的是,这个机会却没有来。

    金木外出为弗丽达去买药,托付阿克曼夫人照顾,然而没想到的是,一位陌生人来到这处临湖的木屋。

    阿克曼夫人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脸上那疑惑的表情还未彻底显露,便只觉脖颈一痛,整个人瞬间晕了过去。

    躺在床上的弗丽达察觉有异,正要起身下床,脚步声缓缓靠近,当她看到踩在地上的那双靴子之时,神色一怔,表情缓缓冷了下来,“还是来了啊...”

    这双靴子,她不会认错,这是属于中央宪兵队队长的靴子,自己父亲身边的左膀右臂凯尼·阿克曼。

    “公主殿下,玩够了也该回去了。”凯尼淡淡一笑,对于弗丽达的语气丝毫不在意。

    弗丽达面色难看,“你把阿克曼夫人怎么样了?”

    凯尼耸了耸肩,“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弗丽达闻言松了口气,若是阿克曼夫人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那她就真的难辞其咎了。但一想到,自己就算不愿也会被强行带走,她的脸上不由露出苦笑之色,“凯尼先生,能不能,让我再呆几天?”

    凯尼躬身行礼,淡淡道,“公主殿下,你不应该忘记自己的身份,更不应该忘记自己的使命。”

    怔然望着他,弗丽达原本刻意想要遗忘的的一些事情被再度回忆起来,脸上露出极为黯然之色,就算自己呆下去,又能呆多久?一年?两年?五年?

    或许,连十年都已经不到了吧?

    凯尼看着黯然的弗丽达,淡然的神色之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复杂之色,雷伊斯家族被选中的人,从来都是如此,无法选择自己的使命,待到这位殿下完成使命之后,继承的,将会是另一位殿下了吧?

    默然良久,弗丽达缓缓起身,神色恢复作为王女之时的高贵,“走吧,凯尼队长。”

    “已为您备好马车,我们随时离开。”

    ...

    当金木拿着药回到家中之时,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阿克曼夫人,心下不由一沉。

    急忙进屋,果不其然弗丽达已经没有了踪影,到底是什么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现他们的位置?难道自己的行踪一直丢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吗?

    将阿克曼夫人抱回她的家里,面对阿克曼先生,金木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便顺着离去的马车痕迹追了过去。

    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这是金木自降临此世以来,第一次速度全开,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飞驰于树林之间。

    马车行驶,弗丽达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这一次回去,她便再度恢复到过去宛如折翼之鸟一般的生活,一想到金木若是发现自己不在的话,会是怎样的担心呢?

    骤然,马车缓缓停下,弗丽达面带诧异之色,便听凯尼低声道,“公主殿下安心呆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怎么回事?第一次看到凯尼如此急迫,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凯尼没有让弗丽达多猜,掏出了自己的两把枪便跳下了马车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金木极速行进,骤然一声枪响传来,他顿时停住脚步,看着前方站立的身影,神色冷然,“你就是带走弗丽达的人?”

    “这句话,应该换做我来问你,是你带走的公主殿下对吧?”凯尼冷笑的看着金木,“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金木的赫眼若隐若现,这是他已经极为恼怒的表现。

    凯尼一怔,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刚才他看到的好像不似人类的眼睛。

    冷笑着,正打算一枪将金木结果,然而忽觉眼前一花,手中一空,他心下一惊,很快反应后撤,躲过了一记重拳。

    耳边听着强劲的拳压之音,凯尼眼皮直跳,人类的拳头怎么可能产生这种近乎音爆的拳压?这简直是在开玩笑吧?

    很快,金木的攻击再次来袭,收拳抬脚,重重劈落。

    轰!

    脚下的硬实泥土四分五裂,却不见凯尼的踪影,但听金木冷笑着环顾四周,“你就像只老鼠一样,只会东躲西藏吗?”

    “阁下的战力惊人,看样子好像不是墙内的人吧?到底是谁?马莱人?”

    马莱人?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他还从未听说过什么马莱人,但是他敏感的意识到,这个家伙口中的马莱人很可能跟真相有关。

    是以,他模棱两可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这句话,让凯尼听出了金木并不知道何为马莱人,心下不禁疑惑起来,身为墙内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身手?身为墙内人,又怎么会选择绑架雷伊斯家的人?但他偏偏又不是马莱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凯尼思考之际,他的行踪曝露,但见金木瞄准他所在的那颗粗壮大树狠狠一拳!

    砰!

    大树震动,从其拳处缓缓断裂,凯尼惊醒,一个跳跃正要落到另一棵树上,然而发现前面早已被金木拦住了去路。

    脖颈被扼,落地之际被金木狠狠抵在树上,呼吸不禁开始变得困难。

    何时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以他的身手谁都不放在眼里,连巨人他也不惧,但是眼前这个家伙,简直颠覆了他对人类的认知。

    “服务于雷伊斯家族的你,看来是知道不少东西。”金木凑到凯尼的面前,冷冷道,“到底,这个墙内世界是怎么回事?雷伊斯家族又在隐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有,弗丽达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让你们不惜一切也要带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