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扬威 第683章 自断一臂(第四更)

作者:九灯和善 | 发布时间:2018-11-10 00:48 |字数:3543

    咳咳!

    沈自恪已经是八十岁的高龄了,哪里禁得起这么一摔,嘴里有着鲜血涌出,老脸上的皱纹因为疼痛而皱成了一团,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要是换做其他老人,恐怕这一摔早就已经是倒地不起了,但沈自恪依然还在努力着想要爬起,王子琪一边怒视着方觉,一边将沈自恪给搀扶起来。

    “我说过了,要不想死就不要挡着路,否则的话我可不在意送这老骨头去见阎罗王。”

    方觉毫不在意王子琪充满怒火的目光,一个世俗女子而已,就算再恨自己又能怎么样,两者的差距是天差地别,对方就算是想要报仇也没有这个本事。

    “孩子,扶着我过去,我说过了,除非我这把老骨头不动了,但还有一口气,我就要护住雕像。”

    沈自恪老脸上有着坚决之色,这雕像是医学院的未来,而医学院的发展则是他一生的信仰,他不能见到有人破坏雕像,破坏医学院的未来。

    从雕像竖立来的一年时间,普通人察觉不出来医学院的变化,但是在沈自恪的有心关注之下,却是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首先是医学院走出去的那些学生,在这一年的时间内,所发表的被sci收购的论文数量比前年有了一倍的增长,另外在校生的考试成绩也是明显有了提高,医学院附属的医院在手术上面也是有了三项达到国际级别的创新,一项达到了世界级别的手术论证。

    这些成果沈自恪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他更加对雕像上心,王子琪几乎每天都要来看雕像一眼,而沈自恪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做到每天前来,但一个礼拜肯定会来一次。

    “方觉少爷,手下留情啊。”

    王成有些看不过去了,然而方觉却只是冷冷扫了他一眼,哼道:“你要是能够解决的话,还用得着我出手?这老东西就仗着不敢杀他,还搞出以死胁迫这么一出戏出来,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他。”

    方觉是真的动了杀机,一旁的方战却是一言不发,虽然他对自己这堂弟的举动也有些不赞同,但眼下对于他来说,这雕像必须得到,那么坏人就让堂弟来做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要得到雕像,他要夺回年轻一代第一天才的称谓,更是要将太乙楼的那位给打爆。

    “你们要伤害老院长,想要破坏这雕像,方铭哥哥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

    王子琪看着方觉充满杀机的眼神,心中也是有着恐惧,而听到王子琪的话,方战和方觉面色同时变化了一下。

    “你说什么,这雕像是方铭的?”

    方战这是第一次开口,目光凝视着王子琪,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王子琪只感觉整个人都要透不过气来,但还是回答道:“没错,这雕像就是方铭哥哥的。”

    “战哥,我当初确实是遇到过一位地级强者,而方铭也是地级强者,这小丫头应该没有说谎。”

    方觉目光看向了方战,方铭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不说和穆家的恩怨,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方铭就是他们方家流落在外面的族人。

    方家子弟不能自相残杀,所以方觉有些难不准了,等待方战的指示。

    “既然是方铭的,那就更好办了。”方战嘴角上扬,说道:“都是方家人,想来方铭堂弟也是愿意将这雕像让给我的,毕竟我这么做为的是咱们方家的威望和面子。”

    听到自己堂哥这么说,方觉便是知道自己堂哥话里的意思了。

    堂哥是方家第一天才,这一次败给了太乙楼那位,让得方家丢了颜面,而堂哥得到这雕像里的气运后,实力将会有所突破,到那时候就可以重新夺回第一的位置,再次给方家长脸。

    相比之下,方铭不过是一个流落在外的弟子,又怎么能和堂哥比,族里的长老也都会支持堂哥这么做,而对于方铭来说,能够让堂哥看上这雕像,也算是他的运气,到时候族里会给他记一笔功劳,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小丫头,带着这老东西走开,就算是方铭来了,那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战哥,战哥能够看上他这雕像,那是给他面子。”

    方觉一脸的得意,这一次他将雕像告诉给战哥,就是大功一件,靠上了战哥,以后他在方家年轻一代也不需要怕谁了,至于方铭……说句不好听的,一个流落在外毫无根基的弟子,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不,我不相信,除非是方铭哥哥亲口说出来。”

    王子琪一脸坚决,而且她也知道方铭哥哥是孤儿,是被老神仙给收养的,又怎么会有堂哥?

    一旁的王成此刻也是听明白了,这雕像是最近在修炼界引起不少轰动的那位补天至尊的弟子方铭的,而这位方铭又是方家流落在外的族人,看来这是方家的家事啊。

    不过王成想的跟方觉差不多,在方家高层眼中,方铭是不可能和方战相比的,既然方战需要这雕像,估计也是会让方铭给交出来。

    “方觉,把这两个人给弄走吧,给他们一点小教训,毕竟是和方铭堂弟认识,看在堂弟的份上,下手不要太过分。”

    方战淡然开口,在他看来放过王子琪和沈自恪一马已经算是看在了方铭的面子上了,当然他不是给方铭面子,而是因为他是方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表面上要保持着宽广的胸襟。

    “还是战哥仁义,方铭知道也得感谢战哥。”

    方觉送上了一个马屁,随即目光落在沈自恪和王子琪身上,战哥的意思他明白,这两人的性命给留着,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战哥,受点苦头是应该的。

    “小丫头,这可是你自找的,也罢,就断你一指吧,让你以后长点记性,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是你可以得罪的起的。”

    方觉右手举起就要出手,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却是从他身后传来,也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既然这样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自断一臂,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