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四象镇界 五行补天
作者:晨沧      更新:2022-03-12 20:14      字数:3268
  ‘五行峰’高不足千丈,在梁昭煌所见过的诸般高山、雄峰之中并不起眼,既不雄伟、也不险峻、更无秀丽之象,甚至显得有些普通。
  若非一路走来,亲眼见到五行宗在四周布下的重重阵法、禁制,小心守护,还有眼前‘五行峰’中魔气萦绕、侵染之象,梁昭煌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五行宗’不愿借‘渡劫福地’相助,以致随便选了一处山峰应付了事了。
  不过此时,他知道事情并不简单,当下运转起‘五行法目’再看向眼前‘五行峰’以及四周天地。
  果然有了新的、不同的发现。
  ‘五行峰’虽然看上去普通,但在他‘五行法目’所观之下,这里却正是整个五行岛‘道场’的核心所在。
  整个五行岛‘道场’吞吐天地间最为精纯、稳定的五行灵气,这里便是中心,四周汇聚着最为纯粹、稳定的五行灵气,甚至已经自成一片天地。
  而那‘五行峰’正是与这四周纯粹、稳定、自成的一片天地几乎融为一体,才会一眼看去有些普通之感。
  “返璞归真?大道自然?”
  梁昭煌心中若有所思。
  而同时,他以‘五行法目’也看到,在这‘五行峰’以及四周自成一片的‘五行天地’之中,有着丝丝缕缕的魔道本源如附骨之疽,将这‘五行天地’侵蚀、蛀空,恍惚间似是与他当初在此界本源、天地根中所见魔道侵蚀的黑洞颇有几分相似之象。
  吟!昂!吼……
  陡然间,在那些侵蚀‘五行峰’以及四周‘五行天地’的魔气、黑洞之中,似有什么存在感应到他的窥探,立时魔气翻涌,有着阵阵魔啸如龙吟从中响起,横冲四方。
  甚至连梁昭煌观察的‘五行法目’都受到冲击,双眼中‘五色佛光’迅速流转,识海中四个‘五色圆光’齐齐震动,大片的五色佛光迅速消耗。
  “不好!”
  “快启动阵法镇压!”
  一旁陪同的苏宗主以及五行宗数人也都是纷纷变色,立刻行动起来。
  苏宗主扬手祭出一件山岳灵宝,其上五行汇聚,看上去竟是与眼前‘五行峰’极为相似。
  那灵宝飞上半空,四周大阵纷纷启动,纵横交错的灵光、阵纹浮现,与空中山岳灵宝交汇一体,镇压而下,顿时将那‘五行峰’重重封锁、镇压,也将其中翻涌的魔气、激荡的魔音悉数镇压。
  梁昭煌这时候已经收了‘五行法目’,稳定了识海中‘五色圆光’的震动,只是面色还有些苍白之象。
  他不由抬手擦了擦鬓角似有似无的汗渍。
  刚才的感觉,他十分肯定,绝对是仙魔级别的力量、威势。
  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若非仙魔层次的存在、力量,已经不可能对他有如此威慑、威胁之力!
  “五行宗这是被魔道四首魔龙盯上了?”
  梁昭煌心中电念直转,他忽然想到当初祥彬元婴宴时,东海各宗真君前来求援被推脱之后,五行宗贺真君曾留下来向他托付后路时说的话。
  魔道已经侵蚀四象,如今正以四象为基,侵蚀此方天地的五行本源。
  五行宗因此担心被魔道盯上,所以才想在琉州安排一条退路!
  “所以……这是真的被魔道盯上了?”
  “只是为什么?”
  “这‘五行峰’中有什么独特之处?就像当初的青龙‘仙蜕’?”
  “甚至,青龙‘仙蜕’时,四首魔龙也只是派了一条鬼龙来,而这一次似乎是更厉害!”
  梁昭煌心中一瞬间闪过诸多念头,不过面上并不显,他此时只想说一句: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苏宗主,看来贵宗‘渡劫福地’如今的确是不方便用来渡劫,我还是带小妹回去琉州安排渡劫吧。”
  五行宗苏宗主见此,却是知道他已经看出其中底细,无奈苦笑道:“此是我五行宗之劫,本不该求道友相助的。”
  “只是,这也同样是此界之劫,更是所有修行五行之道者的大劫!”
  “若是真的让魔道侵蚀、掌控了此界五行本源之力,且不说此界倾覆如何,只说如你我两家修行五行之道者,必是再无翻身之可能!”
  听到对方的话,梁昭煌本欲离开的脚步也不禁顿住,面上神色不定。谷榺
  半晌之后,他看向对方,询问道:“苏宗主,贵宗可有什么自救之法?”
  五行宗毕竟也是传承上万年的大宗,底蕴不知多深,更何况还有着东海各宗相助,若是真的有办法抵挡住四首魔龙的侵蚀,那他便是为了自己在后稍助力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梁昭煌的询问,苏宗主沉吟片刻,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转过话锋道:“不知道梁道友有没有听过‘四象镇界碑、五行补天图’?”
  “嗯?”梁昭煌神色微动,道:“四象镇界碑倒是听过,却不曾闻‘五行补天图’。”
  “呵……”苏宗主闻言,轻笑摇了摇头,道:“说起来,这些都是数万年前传下来得老古董了,历经魔灾黑暗时期的破坏,到如今还知道的的确是不多了。”
  说着,他解释道:“事实上,在魔道入侵此界之前,我等先辈修行者、飞升仙人之中,就已经多有察觉者,他们为了抵挡魔道入侵此界,也是做了许多努力。”
  “真武仙人取四象之气运与本源之力祭炼‘四象镇界碑’,试图镇压此界,抵御魔道入侵。”
  “十绝仙人布下十绝阵想要炼化魔道为此界所用。”
  “此外,还有五行真仙以五行龙木祭炼‘五行补天图’,想要补天,以将魔道抵挡在外!”
  “只可惜……”苏宗主说着,微微摇头,叹道:“先辈们的努力终是未能尽全功,以致如今魔灾为祸。”
  梁昭煌听着对方的话,却是眼中精光流转,五行宗果然是传承上万年的大型宗派,甚至掌握着魔道入侵之前的许多传承、资料,这些信息虽然都是‘老古董’,但往往有着不小的用途。
  只可惜,苏宗主显然并没有多说这些的意思,转过话锋道:“我们五行宗,传承的正是五行真仙所留的传承,诸般传承皆自‘五行补天图’而出。”
  “此番为了抵御魔道入侵、侵蚀,我们耗尽宗内底蕴,也布下了一座‘五行补天大阵’,不说能够‘补天’,至少有几分希望挡一挡魔道对于五行本源的侵蚀、掌控,”
  “只是当初五行老祖乃是以‘五行龙木’祭炼的‘五行补天图’,我等如今勉强布置的‘五行补天大阵’想要彻底启动、发挥作用,也需要‘五行龙木’镇压各节点,且需要五位修行五行之道的元婴后期真君一起运转大阵才行!”
  苏宗主说着看向梁昭煌。
  梁昭煌明白对方的意思,问道:“有什么我能够相助的吗?”
  苏宗主面上露出笑意,道:“这些年来,我宗一直试图搜集五行龙木,已经收集到了青龙木、黑龙木、赤龙木与金龙木,只有黄龙木一直被仙朝皇室垄断,未能入手。”
  “据我所知,梁道友家族曾得到皇室赏赐的黄龙木,不知可否从道友手中买上一些黄龙木的枝杈用来镇压‘五行补天大阵’的节点?”
  梁昭煌闻言目光微闪,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道:“还有吗?”
  苏宗主点了点头,道:“修行五行之道元婴后期的存在,我宗勉强凑齐四个,却还差一个,也希望道友能够相助一二。”
  梁昭煌闻言,转过话锋道:“苏宗主,有一点我十分疑惑。”
  “东海各宗之中,难道就没有仙阶存在?或者是仙阶的力量,能够抵挡魔道侵蚀五行本源的?”
  “贵宗为何会找上在下呢?”
  苏宗主闻言,面上露出一丝苦笑,道:“东海的情况比较复杂,虽说东海十岛看似一体,但事实上内部却也是各有盘算,此事关系我宗根本,却也不好贸然引其它各岛之力进入。”
  “至于找上道友,却是因为你我两家皆是修行的五行之道,在魔道侵蚀五行本源的情况下,你我两家可以说是同病相怜,若是我宗这次挡不住魔道入侵,接下来遭殃的恐怕就是贵家族了。”
  苏宗主虽然解释的很合理,但是梁昭煌却是犹自心有疑虑。
  总觉得事情不会像对方说的这样简单。
  对方看似将自家传承、老底都揭开了,显得诚意十足,但应该还隐瞒了一些重要信息,或许另有所图。
  尤其是,梁昭煌向对方打听东海其余各岛的信息,想要试探东海是否有仙人的存在,对方却没有明说,只是糊弄而过,这可不像濒临绝境之下的坦诚相待。
  只不过,梁昭煌也知道,对方说的话中大部分应该也都是真的。
  九真一假,或者说是九真一瞒,方才更有说服力。
  而且,魔道侵蚀五行本源也是眼前所见,加上如今元婴劫中命劫化成魔劫的变化,梁昭煌也想弄清楚魔道对于五行本源的侵蚀情况,最好能够将其阻止,毕竟这很可能也是关系到他未来仙途。
  此外,梁昭煌还想到了另一点。
  他看向识海中的凤凰法相,此前他就一直在想办法,想接触此界天地根、接触此界五行本源之力,以为凤凰法相增些五行本源之力,这或许是个机会?
  梁昭煌心中一时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