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有必要教教你第一课
作者:不死道人      更新:2020-09-18 21:50      字数:0
  “向永眠之王祭祀,乞求恩泽,总感觉不太像是好东西!”
  看着元辰在那里暗自嘀咕,黑二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突然感觉心神方面有些疲累,头晕眼花,晃晃悠悠地落了下来,很快便翅膀蜷缩着昏睡了过去。
  “嗯?”
  “喂,醒醒!”
  瞥了眼睡过去的黑二,元辰起初还没怎么在意,但紧接着他意识到了不对,伸手摇了摇对方,对方似乎睡的很死,这却让他有些警觉,连忙把黑二抱了起来,使劲摇晃,但就跟缩进壳的乌龟一样,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奇怪的状况从来没有出现过呀?
  元辰不禁有些慌了神,生怕自己这作为底牌的宝贝出了问题,如果不是还拥有生命气息的脉动,他都以为是不是死了。
  冷静下来之后,元辰开始陷入了沉思,怎么感觉这种状态有种好似疲劳透支的模样?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没有具体的情报,摸不着头脑。
  如果只是睡一会倒没什么,但只希望别睡的太久,否则那就让人头疼了。
  思索了一会,元辰把睡过去的黑二塞进了胶囊虫中,之前清醒的时候还能放任它在外面晃悠,也是不想逼迫它太急,多培养点信任感,省得起叛逆的反效果。
  但现在不一样了,这样一睡过去,它本身的逃跑能力都无法施展,元辰又怎么能放心得下,必须得亲自带在身边才安心,也方便他随时关注情况。
  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元辰也不再多劳神,反而继续考虑着玉简中记载的方法,背部寄生的脊椎蜈蚣是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作妖,越早处理掉越好。
  就是…这个方法,说不出哪里奇怪,他只是本能地感觉有点诡异,但不知为何,心中却又有种催促他使用的念头,让他很犹豫不决,自相矛盾,不知道到底该相信哪一个直觉?
  “试试看吧,不然也没办法了!”
  良久,将内容铭记于心,元辰一把捏碎了玉简,目光闪烁,最后下了决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老婆婆妈妈的算什么。
  不过还需要准备一段东西才行。
  ……
  清晨,纪明习惯性地早起,精心地掩盖好面容乃至体型,混入集市中采购食物,没办法,谁叫大人命他调养好那几个小家伙呢,虽然心里不忿,但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阴奉阳违!
  “大人,您回来了!”
  苦哈哈地背着小包裹采购返回,走进客厅,看着桌前坐着的一道身影,纪明愣了一下,连忙半跪在地,谄媚道。
  元辰面无表情地瞥了纪明一眼,没有回话,打量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三个畏畏缩缩的小家伙,经过黑二的能力治愈和这两天的调养,看样子恢复的不错。
  见大人没有理他,纪明习以为常,恭敬地走到元辰身旁,垂手而立,跟个老仆一样,又瞥了眼竟敢跟大人同坐的几个小家伙,他立马就准备呵斥,不知上下尊卑,大人面前是你们能坐的吗?
  “让为师认识一下,你们的名字!”
  但元辰开口的第一句却让他把话硬生生地憋回了嘴里,瞪大着眼珠,一副难以置信的夸张之色,他…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吧!对吧对吧!
  “师父在上,我叫秦无始!”
  最先开口的是元辰最不关注的那一个,一个气质略显阴冷的普通少年,看起来还有些虚弱,他的脸上虽然带着浓浓的畏惧不安,但眼神深处却透露着不甘与火热,而且还很机灵,立马就跪在地上行了大拜之礼。
  “嗯!”
  元辰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在意,偏袒意向很明显,目光始终放在自己最看好的小家伙身上,秦无始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以及一点嫉妒。
  “你们俩呢!”
  “呵,我才不会认贼作父的!”
  只见这位稚气有些未脱的少年恨恨地看了元辰一眼,犟着脖子道,他的一只瞳孔明亮,一只瞳孔灰暗,他那时所承受的考验太猛烈了,哪怕表面被治好了,他的右眼还是失明了。
  不过他的一只眼睛虽然是瞎了,但还没有全瞎,他是不会认贼作父的,到底是谁害的他家破人亡,害的他幼小的妹妹精神失常,这份刻苦铭心的仇恨…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缩在他怀里的妹妹缩了缩脑袋,小手攥紧着哥哥的衣角。
  可他并不知道,他的这一句话却让一旁的秦无始脸上一阵黑红变幻,本来只是略微嫉妒的眼神,慢慢变成了敌意,只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下来。
  秦无始之前其实还是挺同情乃至佩服这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家伙的,因为大家同为天涯沦落人,也算同命相怜,所以这两天相处的还算愉快,也聊了不少。
  这个家伙其实也不容易,还要拉扯一个精神有点不正常的妹妹,换做是他,他觉得自己做不到,可同情归同情,外人终究是外人,你怎么作也好,用得着陷他于不利之地,把他也骂上吗?
  他忍受了那么多的痛苦,眼看有点希望,抓上去难道有什么错吗?要是因为这句话给师尊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岂不是…毁了他的大好前程。
  对此,元辰眸中的笑意慢慢消失,缓缓站了起来,气氛一瞬间压抑了下来,纪明则一脸诧异地瞥了眼这个愣头青,平时不给他面子就算了,还敢在大人面前出言不逊,简直是不知死活。
  想到这他连忙低下脑袋,尽力降低存在感,省得被莫名牵连。
  “认贼…作父,好,很好的血性啊!”
  “看来,为师有必要教教你第一课,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元辰低声笑了起来,阴森森的,一掌拍塌了桌子,眸光发寒,迎着对方有些害怕却又坚定的目光,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直接拖出了客厅。
  看着元辰离开的背影,纪明和秦无始默不作声地对视了一眼,咽了咽口水。
  “纪明大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想到了什么,秦无始眼珠子转了转,悄悄靠近了纪明,跟以往一样套近乎道。
  “不敢不敢,你可是大人的弟子,我怎么敢让你称大人!”
  纪明神色淡漠,心里不舒服,阴阳怪气道。
  “嘿嘿,纪明大人这是哪里话,我一个小小的弟子,以后说不得多到哪里去呢!哪里比得上纪明大人这种师尊面前的得力手下!”
  “你小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嘿嘿,放心,以后我罩着你!”
  纪明不禁眯了眯眼睛,心里很受用,觉得有道理,也觉得理应如此,瞧瞧,这才是正常展开!人与人怎么就那么大差别呢?比那个愣头青以及那个正眼不看他的臭卤蛋识相多了!
  嗯…话说今天那个臭卤蛋跑哪去了,怎么没看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