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六章? 寻求支援
作者:笑马驰面      更新:2020-09-18 21:49      字数:0
  李根越想越蹊跷,马上在街边铺子里找电话,就想给济源路27号租住的洋房打电话过去,那里的电话号码65127,这是先前徐天告诉他的。照长和里这种发生凶案巡捕遍地的阵仗,济源路那里也死了不少日本人,现在可能也堆着巡捕,这个打电话的时机稍微有些不对。但李根心里急迫,日本人这一趟攻击失败,后面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他必须尽快查清内情,做出相应的反击。
  电话一接通,听筒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喂,你是谁?”
  李根一下听清楚是钟小五的声音,他马上说:“是我。”又问:“钟小姐,巡捕还在?”
  电话那头的钟小五顿了一下,明显也听出了李根的声音,她立即放低了声音说:“还在,不过没关系,你尽管说。”
  钟小五那头有保证,李根相信对方的能力和手腕,就没有犹豫,立即把长和里现场的情况告诉了对方,也说了“姚坤”这个名字,以及自己对第三方的猜测,要求钟小五利用人脉,探听探听巡捕房知道的内情。
  钟小五静静地听完,随口就答应了下来,然后说:“徐先生告诉我,现在哪里都不要去,就待在这栋房子里和巡捕在一起,他和韩太太都留下来陪我们。他不知道内情,你觉得要不要告诉他?”
  钟小五说的是徐天,李根对徐天的能力是很信任的,立即说:“把张逍林和日本人的事情完完整整告诉他,听他的安排!”
  钟小五愣了一下,问:“你以前见过徐先生,这么相信他?”
  李根含含糊糊地说:“一见如故、一见如故。”
  钟小五没有再追问,继续说:“我已经给陆先生的一个关系联系过了,陆先生的电话随时都可能打过来,你有没有什么要对陆先生讲的?”
  李根一听,都到这种地步了,钟小五居然还是对自己有些还不放心,一涉及到陆越深,这个女人总是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想了想,说:“我来上海,就一直和王川钧一起为陆先生做事,现在王川钧被‘自己人’打死了,我只想对陆先生说两个字——报仇!”
  电话那头的钟小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好,我一定转达给陆先生……”她最后对李根说:“晚上你再打电话过来,估计陆先生那时可能会有安排。”
  看来李根最后的话对钟小五有些触动,她对李根的身份相信了八九分,已经开始提前安排报仇的事情了。
  两人的电话都没有提一句阿燕和张小姐,双方都把对方当作了能力相当的办事人,交流起来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累赘。
  放下电话,李根不再在霞陵路的三岔路口晃,直接顺着东南边的紫芸路离开。在三岔路这里打听到的表面信息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深层内情还要靠钟小五的周旋打探。这一片街口到处都是巡捕,他终归是从巡捕手下逃出来的,在他们眼前老是晃也很惹眼。虽然先前法国人和华人巡捕们都在放水放自己走,但那是建立在双方的目标同为日本人的情况下,如果换了张逍林,谁也不敢保证,巡捕里面没有不听张逍林话的人。
  以防万一,李根觉得还是离开这巡捕集中的地方比较好,而且那个姚坤就是顺着紫芸路这条路逃跑的,他正好边走边注意周围的人群闲谈、逃跑痕迹,试试能不能追踪下去。
  济源路27号洋房这一头,钟小五放下电话,立即把徐天请了过来。她虽然和韩太太熟悉,但对韩太太的儿子徐先生并不怎么了解,不过她相信李根的能力,既然李根认可了徐天,她也就遵照李根的话,把日本人和张逍林勾结一起,布局谋害陆先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徐天一听,眉头一皱,仔细思索。他答应李根保护好这房子里的女人,是看在对方杀日本人的分上,没想到这里面会牵扯到上海滩大亨。张逍林和日本人勾结有些让他意想不到,但他现在也不能肯定张逍林就完全投靠了日本人,毕竟在委员长于庐山发布全面抗战的宣言之前,中国到处都有“对日友好”的闻人达士,谁家不多留一条后路,保持一个沟通国外的渠道?即使现在淞沪抗战正酣,也保不准仍然有人会与日本人暗通款曲。
  大亨做事的弯弯绕绕不少,徐天不敢确定张逍林真的会当汉奸,不过这里面牵扯到谋害陆越深的布局,这就是大事了。事情牵涉到大佬暗战,看日本人追杀甚急,可以肯定基本是真的。他们甚至连长和里钟小五的公寓都攻进去杀人了,要不是钟小五恰好在自家租房,恐怕此时已遭不测了。
  上海滩三大亨,陆越深已经被日本人杀了全家,逃跑去了香港,他绝对与日本人仇深似海,对日的态度最坚决。王静荣已经好久没有露面了,传说身体不好,一直在公馆里养病——他这个样子应该是不想与日本人合作的,但日本人对陆越深的狠辣下手把他吓着了,王静荣这是害怕,藏在公馆里躲是非去了。
  至于张逍林……徐天细细思量,按照钟小五的说法,他即便不是当了汉奸,与日本人有合作应该不假,不过前一段时间张大亨又全力组织青帮人员参加苏浙别动队打日本人,情况复杂很难下判断。只是张逍林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有了动陆越深的心思,竟然和日本人一起布局杀陆越深。陆越深现在在香港又没有死,如果知道了内情,绝对会采取猛烈地报复行动。
  刚才钟小五已经通过电话和陆越深的关系联系上了,只要这边一个电报过去,陆越深的雷霆反应很快就到。徐天想了一想,日本人追杀李有根他们,肯定是想灭口,现在两处地方的行动都没有成功了,灭口失败,他们会做何反应?钟小五能给陆越深打电话,日本人难道不会给张逍林打电话吗?
  想到这里,徐天一下警醒,他马上问钟小五:“钟小姐,陆先生在上海还有没有人手?他们什么时候能来?”
  钟小五愣了一下,说:“陆先生?我还没有联系到他,我不知道他留了哪些人……”她说着说着惊讶起来,问:“你想到了什么?要让陆先生的人过来这里?”
  徐天点了下头,顾不上解释,立即说:“钟小姐,租界的巡捕并不都可靠,现在只有陆先生留在上海的人手才值得信任,他们一时不能赶到,那我们只能退一步,请你马上赶到王公馆,请王老板派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