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禁地试炼(四)

作者:久梦如月 | 发布时间:2018-06-14 23:07 |字数:3429

    整个空间内,除了身旁的三名弟子外,只有蔡掌教与阮同旭两在在坛台之上聊着些什么。蓝衣青年眸光微闪,走到几名弟子身边,主动攀谈起来。

    云岛之上,此种被迫放弃的情况正在不断上演,有人取石成功,有人却已遭淘汰,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落日的余晖洒满大地,湖泊上波光粼粼,周围的打斗声渐止,湖边渐渐聚扰了不少采石成功的弟子。袁素兰又激战了小半个时辰,终于采石成功。她找了个稍微平整的位置,开始打坐调息,毕竟刚才苦战旷久,需要恢复。

    忽然,湖面某处地方开始剧裂翻腾,湖水似被煮沸了般,冒出大片白花花的汽泡来。

    “快看!那是什么?”

    一声急促的呼喊,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朝湖中望去。

    湖底不知有何动作,细闻之下竟有砰砰的闷响,偶尔还有耀目的光线从水底射出来。反应快的弟子已放出神识想一探究竟。

    片刻后,众人脸色各异,小声地讨论起来。

    湖面上声响依旧,如此足足持续了盏茶功夫,陡然喷出一道水桶粗细、高约十多丈的水柱冲天而起,接着湖水开始搅动起来,如潮汐般拍打着湖岸,声势颇为惊人。

    纵是平日里见惯了大场面的众弟子,心中亦凛然肃立,全神凝望着湖中。水柱持续了数个呼吸,失去了控制,散做无数水滴,如千百粒豆子撒落,溅起层层水花。

    轰!一声巨响,一个淡蓝色光球从水中飞起,在空中连连抖动不止,数个呼吸后终于稳住了身形。光罩上的灵光忽明忽暗,此时已能看清其中青年男子的面貌,浓眉大眼,下巴略尖,一身锦缎长袍,祥云束腰,脸上还带着一丝惊色。

    人群中早已发出惊呼声,其中一名弟子已认出了此人,略带着喜色,唤道:“骆师兄!”原来,此子是洪北峰的骆诚。

    他进入禁地较早,采集赤玉晶所耗时间也不长,便先一步入湖去寻找第二块晶石,哪知湖底的古怪妖兽极为难缠,刚才一番打斗,还吃了个暗亏。

    这并不是说他的实力不足。因为水中斗法与陆地不尽相同,一时不能适应,所以未能完全发挥实力。

    护罩敛去,骆诚几个闪动,便回到了湖岸边。

    刚才喊出他名字的青年连忙走了过来,寒暄几句。骆诚已恢复了常色,微笑着与青年回应着。其余人见状,围了上前,想从两人的谈话中了解一下水底的情况。

    毕竟,第二块蓝玉晶可是要从湖底采得的。

    此时,天色已暗,自然无人急于入湖采石了,加之刚才的一番打斗,休息一晚才是上选。不过趁此机会了解些讯息,说不定能多些过关的机会。

    骆诚也不藏掖,侃侃而谈,将水中的所遇的情形娓娓道来,众人均凝神细听,生怕错漏了什么。

    袁素兰自然发现了那边的动静,此时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起身准备朝那边走去。

    忽觉一名白衣青年正径直朝自己走来。她微微一怔,此人见过一面,是回伏龙镇时,与魔道相斗的玉泉峰弟子——刘逸文。

    不知为何,面前的男子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特别是对方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似能透过那双深情的眸子,体会到他心中的感伤。

    是一种错觉吗?她在心中如此想到。不过时间已不容许她胡思乱想,心脏亦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

    刘逸文神色复杂地望着她,张嘴涩声道:“素兰!”声音有些干哑,还轻微的颤了颤。他不久前终于采下了赤玉晶,发现了端坐于树下的女子酷似袁素兰,心中一跳,不自觉地靠了过来。

    此声呼喊似敲在了袁素兰的心上,让她莫明一紧,怔怔应了一声。不过她仍眉头微蹙,表现出对陌生人的矜持,淡淡地道:“何事?”

    刘逸文胸前一窒,明白过来,此女记忆仍未恢复,尴尬地笑道:“没有什么。”心里却不是滋味。

    袁素兰似有所觉,莫名地觉得不忍,缓和气氛地向前一指,道:“那边似有动静,一起过去看看吧!”

    “嗯?”刘逸文微怔,愣愣地应声道。

    于是,他跟在袁素兰的身后,朝人群走去。鼻息间传来了淡的幽香,令他一阵恍惚。似乎映月湖畔两人漫步的时光,又回来了。

    一声来自心底的叹息!

    林湖相似,两心相隔。

    刘逸文不知这短短的一段距离是如何走过来的,耳边的嘈杂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已来到人群的外围,陪着袁素兰驻足站定。

    骆诚被围在中心,身边聚拢了二、三十名弟子,三三两两地交头结耳,讨论着采集晶石的事情。刘逸文将心事抛在一边,用神聆听起来。

    骆诚正讲至紧要处,面上带着一丝憾色,道:“此鱼怪水中神通端地厉害,且在水中灵活无比。其它的也就罢了,尤其是头顶上一个灯笼样的奇怪东西,里面装着一块晶石,正是那蓝玉晶。”

    众人大讶,引起了一小段骚乱,如此怪模样的鱼妖真个少见。

    其中一人笑道:“既是如此,骆师兄祭起手中宝剑直接将这怪东西斩下,不就可以采到蓝玉晶了。”

    众弟子起哄,大声赞同。

    骆诚讪讪道:“我初见之时,亦存了这份心思,试探性地祭出了一段剑刃,那怪鱼亦不躲闪,怪灯笼上闪出一道雷光,瞬间将剑刃轰灭了。”

    众弟子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此鱼竟通晓雷系法术,如此一来可不好对付了。妖兽之中能具备雷系天赋的十分稀少,一般威力都奇大。

    远的不说,就拿宗门的雷剑峰来讲吧,此峰所习剑诀中就包含了雷系的功法,每每比试、对阵均要强出半筹。雷剑峰一脉的实力也隐为众峰之首,也有此层因素。

    一盏茶功夫后,人群散去,二人或三五成群寻个临时栖身之所去了。不多时,湖岸上的只剩下刘逸文与袁素兰二人伫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