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771章 反目

作者:天下青空 | 发布时间:2018-11-10 02:19 |字数:4304

    天香阁因为秦心悦的出现,所有人的气焰都被压制了下去,没有军士敢继续放肆。

    “高程江,你们太大胆了,是不是已经不将湮岳皇族放在眼里,若不是秦大人在此,我看你要把我的天香阁给拆了。”

    陈大英怒气冲冲,他在摩尔提斯城经营天香阁上百年,从没有如此生气过。

    高程江没有理会陈大英,转身望向秦心悦,恭恭敬敬的跪地道:“参见秦将军。”

    “高程江,希望你能给本座一个解释。”秦心悦淡淡的道。

    “秦将军,程江如此做,实为无奈,没有任何冒犯湮岳皇族之意。”

    高程江苦笑,原本他计划不惜一切代价先将那几个小贼抓住再说,但秦心悦的出现,却彻底破坏他的计划。不说秦心悦身份高贵无比,单说她的修为,便足以将他们所有人都镇压住。毕竟,他们库扎部落最强的修士,也才仅仅修炼到三境王而已。一名四境王,在库扎部落境内堪称无敌。

    “哦?你有什么苦衷?”

    秦心悦闻言眼眸中掠过一抹异色,她自然能看出,高程江强闯天香阁,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秦将军,我们……”

    高程江眼中有些犹豫,为公主治病的圣焰花被他们库扎部府弄丢,若是被秦大人知晓,必然雷霆大怒。原本他计划偷偷将圣焰花寻回,将责任降到最低,但他此时若是告之秦心悦,显然就无法再隐瞒下去。

    “父亲,那几人就在里面!”

    正在高程江犹豫不决的时候,大小姐高鸿丽蓦然指向贵宾室内,睁大着眼眸,声音提高八倍,瞳孔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秦心悦从贵宾室出来并没有关门,所以高鸿丽很快就发现了席千夜几人的踪迹。

    “动作倒是挺快。”

    虎三阴冷笑着,眼睛里没有任何心虚,圣焰花如此重要的宝物被偷,他也料到库扎部府的人不会善罢甘休。

    张小顺面色苍白,什么时候见过如此阵仗,整个库扎部府的强者都将他们团团围住,库扎部府的少府主都亲自出现,平日里那些人任何一个都能让他们绕道走的大人物啊。

    席千夜拍了拍张小顺的肩膀,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几个恶贼,将东西交出来。”高鸿丽愤怒无比,拔剑就准备冲上前。

    “落入虎爷手里的东西,你也想把它拿回去,做梦吧。”

    虎三阴冷笑道,虽然圣焰花被席千夜抢走,他没有落到任何好处,但给席千夜也决不能还给那女人,不然太没有面子了。

    “那么说来,阁下承认拿了我们库扎部府的东西了?”

    高程江闻言瞳孔一缩,神情严肃无比的望向虎三阴。

    虎三阴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当下就点头道:“那又如何。”

    “阁下好胆量,不过我们库扎部府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话毕,高程江化为一道光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放肆!”

    秦心悦冷哼一声,一指点出,只见砰地一声闷响,高程江被一股巨力震出,狠狠地倒退至墙角。

    “秦大人,此次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拦我了。”

    高程江望向秦心悦,微微地摇着头。

    “高程江,那几位乃是我的贵客,希望你能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若是没有必要的话,可别犯傻,否则休怪本座不客气。”秦心悦微微皱着眉头,隐隐意识到事情怕是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毕竟高程江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刚刚她击退高程江,表面上在帮助席千夜几人,事实上却是在帮助高程江,否则凭他那点修为,敢闯入贵宾室内那是找死。

    “秦将军,那几人偷走了为公主治病的圣焰花,属下保护圣花不利,罪该万死。”

    高程江单膝跪地,苦笑着道。

    他知晓,已经不能再隐瞒下去,否则凭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拿下今天的场面。

    “什么!”

    秦心悦闻言面色瞬间就变了,猛地转头望向席千夜,无比严肃道:“几位,高少府主所说,可是属实。”

    席千夜背负着手,懒得说话。偷取圣焰花虽然有些小人行径,但也不是他所偷。何况也是库扎部府的大小姐惹事在先,否则也不会给虎三阴机会。

    “臭娘们,你莫非想为他们出头不成。”虎三阴冷笑道。

    秦心悦的面色阴沉了下去,不必再说她也知晓事情的始末了,圣焰花乃是公主的救命之物,决然不能有失。

    高程江与高鸿丽都微微松了口气,既然圣焰花的下落已经查明,秦心悦大人又在此,至少能把圣焰花寻回,没有真正铸成大错。

    “把圣焰花交出来吧,我可以既往不咎。”秦心悦深深望着虎三阴。如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她实在不愿意与眼前几人为敌。

    “臭娘们,你一句话就想将圣焰花收回去,你当自己是谁。”

    虎三阴丢出一个不屑的眼神,他向来嚣张跋扈惯了,何况眼前之人修为不如他,他就更不可能放在眼里。

    秦心悦的面色阴沉了下去,冷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了。”

    嗖!

    秦心悦的剑,瞬间就出鞘,那是一柄战剑,在战场上浴血而生,携带着无边杀气与怨念,整个天香阁在一瞬间就温度下降到冰点,所有人都瑟瑟发抖,被那股肃杀之气惊的面色苍白。

    “一个女流之辈居然有着如此强烈的肃杀之气,看来死在你手里的人不少。气势不错,不过在虎爷面前就太小儿科了。”

    虎三阴嘎嘎一笑,一扇翅膀化为一团流光,狠狠地向舞剑的女将撞去。

    碰!

    恐怕的气浪冲天而起,席卷四野,整个天香阁都在剧烈的颤抖。

    秦心悦作为女将,一手精湛的剑术化腐朽为神奇,战技无双,往往能爆发出几倍的战力。

    作为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强者,四境王的修为,已经能隐隐与五境王的存在对抗上几招,谁碰上如此敌人,怕是都会相当的头疼。

    不过,虎三阴的修为,本就比秦心悦高上一点,即将修成九条冥皇尸纹的他,修为已经位于四境王的巅峰。再加上诡异无比的冥皇炼尸术,以及虎三阴原本的经验,几乎一碰撞上,秦心悦便立刻落入下风。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如此厉害的女将,如此名声显赫的秦心悦大人,居然被一头鸟压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