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38章

作者:鱼与喵神 | 发布时间:2019-05-16 11:22 |字数:2721

    就在周生的母亲心知所有的事情,然后逼迫的逼迫周生周生的父亲把自己蒙在鼓里,掩耳盗铃的不想去问,却也同样逼迫周生的时候,周生在沉默中爆发了。

    这就有了周生为什么突然要在初中辍学的事情。本来他直接找先生说起这件事情对于自家父母要求,他年底参加同事的这件事情,他都不打算去参加了,他现在就要辍学,而且他也不想回那个家了,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但在离开四川之前不知因为什么周中突然觉得非常的。愤懑他觉得这么久了,自己好像是活在了一个套子里,然后没有一丝的自由没有意思的轻松,所以这次她要离开了,他要离开所有的这些事情了,他终于可以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宁静了这样一种即将迎来解脱同时心中又充满了愤懑的想法,使得他即使做出的决定还是有一些难受,在这样复杂的情绪下,周生选择了和宫羽坦白这件事情。

    我也没想到周生的家里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原本他真的以为周生,只是因为一时家中经济困难,所以选择辍学却没想过原来他家里居然如此的复杂,有那样一个母亲就已经是够悲惨的事情了,他的父亲又完全不能管家中的事情,而且还有虎视眈眈的大哥大嫂在周生旁边一直不停的在她母亲身边煽风点火,不说还同时对周生来说没有任何的兄弟之情,虽说这些话都是从周生这一面之词听到的,但是看了周生的样子,那种说完之后完全解脱的模样,龚宇却是真的把他所有的话相信了下来。

    他现在是非常同情可怜周生这个人,原本这真的是个好的读书苗子,但实际上在周生的家里好像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他家也不可能改善,门庭因为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多的算计,都不可能够真正真心的支持周生读书,而没有了家庭家人的支持,谁又能够真正的放下所有去专心读书呢。

    哪个读书人其实背后都是有一家人的努力,当然这种情况不包括自己的大哥讲到自家大哥公园,不由得再次感慨,又有谁能像自家大哥那样,不需要任何人的支持,他就能够支持起一个家庭,给所有人以依靠。

    而至于周生所选择的出路在他的言语之中,宫羽也已经清楚了,没想到周生居然选择了出家当和尚远离世俗的烦恼,远离这一切。

    对于周生的选择,宫羽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虽然他心中仍然觉得非常可惜,但是又不知自己该以怎样的立场来劝说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同窗。

    而且看周生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可以知道,这个决定绝对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出来的,也就是说如果宫羽真的要劝说的话,估计最终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很显然周生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之所以跟龚伟说这些,不过是想抒发一下自己心中一直郁积在一起的情绪,现在说完了这些之后,他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的很,再加上自己的决心以下,所以现在他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说完话之后也不等宫羽有什么反应,直接站起身来快步的就离开了这里,而在走出凉亭的那一刻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中甚至与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好像他是真的放下了一切。

    看到周生脸上露出的那一丝笑容,原本想要叫住他继续说些什么的宫羽却是停住了。也许对于周生来说,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出路吧。

    看到远去的周生的背影,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这个历经了那么多苦难的年轻人,能够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活出自己生活的真正意义。

    而与此同时,难免的宫羽在心中更是感谢上苍给他的家庭以及所有的家人都是那么正常而又善良,起码他的家里人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那些影响力啊,而就计算来计算去,在他们心中什么多大的事情,也没有自己家里人更为重要。

    可以说自从知道了周生的事情之后宫羽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了。而第二天果然周生再也没有出现在私塾里,而不管是私塾里的先生还是那些同窗,好像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一位同学再也没有出现在私塾里,他们好像从来不记得私塾里还有那样一位学生,但不管怎样公举在之后的日子里倒是更为积极的生活了,他努力的融入到了人群之中,和每一位同窗的关系都打得不错,甚至于还交到了一两个还算不错的朋友。

    他是在周生身上看到了一个悲剧,同时也提醒自己看的是我一定要用开阔的心胸去看待同时也要对于别人予以更为宽容的心思,允许这些人有自己的小心思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她并不讨厌这些人有自己的计较。

    周生这次的事情之后,宫羽显得更为成熟了,他知道世界上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想法而有任何的改变,那么唯一能做到的只能是改变自己。

    该怎么说呢,宫羽倒是觉得。上天既然已经给了自己那么好的家人对于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他都已经真的不是非常在意了。

    至于后来周生到底有没有出家,或者他到底在哪里生活,宫羽以后也没有再打听出来,不过周生这件事情他却牢牢记住了,周生这个人他也记住了,所以当看到眼前这人如此情商之高的时候处事之圆滑是宫羽以前从未见到的,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这样反而让宫宇想起了周,如果周生能够有这个人的十分之一,或者是有他的一丝一毫,我估计他估计终生都不可能最终选择那样一个萧索的结局。

    这件事情扯远了,咱们还是回到眼前吧,在宫健他们借鉴了这张请柬之后,那人很快的也就离开了,虽然那人很是好奇这兄弟两人到底在这个县城中打算做什么事情,但是很显然这兄弟两人的目标就是赵家,而对于赵家那人是心中一直存着忌惮的,虽说近些年来赵家是越来越不像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