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四章 深紫

作者:历史的尘 | 发布时间:2019-08-29 14:02 |字数:4308

    李坊瞬间浑身寒毛炸立,血液都仿佛凝固!

    十五根利箭在他全血装强化的视野中移速也不慢,而他的身体根本跟不上反应,一动不动仿佛冻僵在空气里。

    伊斯力箭术高绝,十五根箭矢互相距离相近,封锁住三人周遭所有闪避的可能。

    比茜脸色不见分毫变化,只对着箭幕严阵以待。

    坎蒂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目光颤抖着,喉咙发出闷音,竟跪倒在山崖边缘哇的一口呕吐出来。

    目光前望,李坊看见安娜的身影艰难飞舞在上空,肉翼下骨刺如瀑。

    她的对手太过恐怖,不得不全神贯注地战斗,尚未发觉这边的惊变。

    李坊眼里带着浓浓的不甘。

    狠狠下定决心,他无比生涩地扭转身体,同时尽一切努力避开脑袋、心脏这样的要害。

    哪怕可能性只有万一,很可能命中一箭就会把自己身体整个撕碎,他也想活下去!

    李坊刚动了一点极其微小的幅度时,蓦然发现极慢速的视野里忽然闯进来一个人影。

    那人皱着眉,偏白的金发下有对精灵般的尖耳。

    一柄缠满绷带的大剑拖在她手中,绷带在她高速奔跑中被风带走。

    紧接着,她滑步止住身形,仅存的右臂快到完全消失,一层无形的屏障出现在三人身前!

    李坊只觉得耳膜瞬间仿佛快要被穿破,那是有点熟悉的高速剑的噪音!

    “伊妮莉…”李坊不由得捂住耳朵,重获新生般地低声叫出身前那道消瘦背影的名字。

    十五根利箭尽数被截住斩断、磕飞。

    伊斯力的身形骤然停下,在距离山崖几百米外的缓坡伫立。

    他凝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战士,看来她就是那股一直藏在众人之后的微弱妖气,很强的战士。伊斯力又感知到身后追赶上来的奥克塔维亚和嘉拉迪雅,以及已经全员覆灭的四只觉醒者尸体。

    普莉西亚此时被四个连他也觉得非常棘手的对手拖着,根本走不了。

    于是他果断转身。

    马蹄蹬破坚硬岩石,往盆地边缘的东方腾跃而去。

    那个男人竟然抛弃普莉西亚,独自逃离?

    “他的目标可能是拉波勒,三海号!”嘉拉迪雅嗓子几欲声嘶。

    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众人头顶掠过,飞速追赶着伊斯力的身影。

    “…多谢。”李坊对着伊妮莉的背影道谢,身上寒凉,汗水毫无温度。

    灰褐的外衣上是冷漠的脸,伊妮莉将大剑随手插入地面,即使弃置许多年,剑身依然光亮如新,她声音拒人千里。

    “我只是不想看着人死,说实话,你们能做到这个份上实在令我吃惊,或许,有希望。”

    她望向远处那梦魇般的身影。

    ……

    “呐,你们不是来杀我的吗?怎么还不动手呢?”

    少女赤身裸体自然站立着,视线微垂,显得有点迷茫和哀伤。

    在看起来毫无反抗之力的普莉西亚面前,安娜贝尔、双子亚莉西亚和西深渊莉芙路都已展露觉醒体随时准备动手。

    拉花娜站在这三道高大身影中,脸庞紧张得像一张面具。

    气氛如深海般沉重。

    靠近后才清晰感知到对方与自己的差距是多么巨大,如鸿沟如天堑,仿佛只要一不留神,下一刻就将身首异处。

    “既然不杀我,拦着我又做什么呢?”普莉西亚视线看向拉花娜,疑惑道:“你看起来是很强的战士,为什么不讨伐她们,反而把剑对准我?”

    拉花娜冷声道:“因为你才是最可怕的怪物。”

    “我?”普莉西亚疑惑地歪头,像是很吃惊的解释道:“不不,我也是战士啊,我还记得我的排名,是多少来着,啊,像是很遥远的事情。”

    “爸爸妈妈都还在等我回家,晚了哥哥又要说我。”

    少女嘴里念着忽然抬头,目光穿透拉花娜不知凝视哪里。

    “…你说的没错,我原来真的觉醒了。”

    妖力深沉内敛,从柔弱身体内不断涌出,那质与量都远超过在场任何人!

    “动手!”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早已绷紧心弦的四人几乎同时向变化中的少女,使出全力一击。

    大腿刚露出轮廓的横生板甲被无数黑色丝带缠绕吞没,变得有点纤细肌肉轮廓的手臂上刚长出锋利指甲,便被一左一右两道剑光无情斩落。

    巨大的黑色刃光一闪而过,依然纤瘦且微微泛紫的腹部斜连到左肩部分,悄然浮现一条黑线,然后上半身分离高高抛起。

    创口隐约可见仍跳动着的半颗心脏。

    在四位至少是深渊级的对手抢攻下,普莉西亚瞬间便失去四肢,带着额头中央细细尖尖的独角,目光茫茫然地注视着天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紧接着又一道黑色刃光悄然划过半空。

    叮!

    一只稍有肌肉的女性左臂抬起,五指长出根根狰狞如荆棘的指枪,稳稳挡住了亚莉西亚的接连进攻。

    躯干还未落地,普莉西亚被削掉半边的上半身便已完整出现,修长有力类似人类身体结构的下半身也飞快构成。

    她扭头冷眼看向地面。

    不像是生长,也不像是愈合,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臀部连带着双腿就都从创口完全复原,如同将遮挡的长裙褪下,露出仿佛原本就在的肢体。

    “简直像是把平时不用的妖力一口气从伤口出涌出来,这根本就不是再生!”拉花娜一副果然不简单的神情。

    “不然叫做创生或者高速再生?”安娜贝尔强扯出微笑,她右臂剑刺上有抹淡淡的红色血迹,李坊的血已经随着刚才的攻击进入普莉西亚体内!

    最强的觉醒者巨大的肉翅扇动气流,带着比安娜贝尔高半米多的身型平稳落地。

    从同样长着尖锐指甲的脚掌往上看,普莉西亚的觉醒体通身都带着一股深沉的紫色,同时有着像是常年锻炼的女性柔美肌肉线条,腿部横生完美贴合大腿轮廓的板甲,肋骨锁骨肩膀和背部也都有铠甲的痕迹。

    她短发大刺刺的,脑门上还有一根小臂长的刺角,背部伸展着一大一小两对肉翅,不过看比例除了勉强飞翔几乎没有太大作用。

    “有点不对,刚才我的动作变慢了,有谁在我脑子里,好吵。”

    普莉西亚抬起左手拍了下脑门,似乎随着体型变化,嗓音也变得更成熟:“是你们之中的谁作怪吗?不,不像,好奇怪。”

    略微抬头看向身前的终于将杀意付诸行动的敌人们,普莉西亚无所谓地吐声道:“真热,看来会比预料的稍微麻烦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