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找茬

作者:金手指系统 | 发布时间:2017-12-03 20:34 |字数:3939

    沈劳也不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他知道陈大伟让他对付金风肯定是没有好事的,但是他不得不对付,因为他想要保住自己的A省第一名头。

    对付新人,沈劳也是有很多方式,最简单粗暴的就是找麻烦。

    “沈哥回来了。”

    “沈哥好。”

    虽然沈劳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毕竟实力放在这里,他一路走来,还是有不少的人和他虚情假意的打招呼。

    沈劳点点头,对于这些渣渣他没有丝毫的好感。

    “沈哥,那个就是金风。”陈大伟凑了过来,指了指正在练习起跑的金风。

    “就是他?”沈劳看着眼前这个身体不算强壮的家伙。

    金风一直在苦练起跑,途中跑和跨栏技术他反倒没有太多的练习,毕竟有人物卡附身,这个不练习问题也并不是很大。

    虽然已经加强了练习,但不得不承认,金风的起跑还是有点问题,只是比以前好多了。

    看了几次金风的练习,沈劳觉得金风对自己压根就没有丝毫的威胁啊。

    “你就输给了这个小子?”沈劳很是纳闷的问道。

    “是的啊,这小子实力不错。”陈大伟输是输了,当然是要抬高一点金风的实力看,这样的话他才有脸说出去啊。

    “一个连起跑都如此蹩脚的家伙,实力能够高到哪里去?”沈劳才不会相信陈大伟的话。

    不过吃了陈大伟的饭,就要为人家出个头,这是江湖道义。

    沈劳走到金风身边,趁着金风不注意,拍了拍金风。

    “新来的?”沈劳非常客气的问道。

    金风认识沈劳,省队大厅里就挂着这人的照片,他可是A省110米栏的高手,在全国也算是赫赫有名。

    “沈哥好。”金风不知道沈劳的底细,不过前辈过来打招呼,他自然是要客气一点的。

    “在练习什么呢?”沈劳看着金风问道。

    “孙教练说我起跑不太好,所以我这练习起跑呢。”金风练了不短时间了,起跑还是略微差了点。

    “恩,起跑是重中之重,必须要练习好,像你这样的新手就应该从基础的做起。”沈劳犹如一个和善的大哥哥一样,教导着金风。

    “谢谢指导。”金风点点头,觉得沈劳还是不错的。

    “不用客气,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沈劳对着金风问道。

    “什么忙?”金风还是非常乐于助人的。

    “给我摆一下栏架子。”沈劳指了指跑道说道。

    110米栏肯定是要跨栏的,而栏架子都是运动员自己摆,有些关系好的,也会互相摆,当然成名的运动员的话都会有专人帮忙摆架子的,只是沈劳还没有这个待遇。

    金风倒也没有说什么,帮忙将架子一个一个的摆好了。

    沈劳也不多事,上去就跑,途中故意撞到两个架子。

    “不好意思啊,麻烦你帮我把架子给扶起来。”撞到了架子,其实沈劳回来的途中也能够扶起来,但是他就不,非要金风帮忙去扶。

    金风本来想要再去练习一下起跑的,听到沈劳这么说,也很无奈的上前把架子扶起来了。

    连续几次,金风也感到了一丝的不对劲了,这个沈劳怎么好像故意耍他的样子。

    “你快点啊。”沈劳对着金风喊道。

    “沈哥,我也需要训练的,你看这事不是换一个人?而且你回来的时候也可以把架子扶起来啊。”金风开始反抗了。

    沈劳知道金风肯定也是烦了,他就是想要这个效果。

    “小子,你练什么啊?起跑都练不好,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练了,给我摆摆架子,我要是拿到了全国冠军,请你吃饭。”沈劳对着金风打击道。

    “沈哥,我也想要参加全运会啊,不训练怎么行呢?”金风说着就要离开。

    “小子,看样子你还不知道规矩啊。”沈劳马上就变脸了,在这个A省田径队里,还没有人可以拒绝他的要求。

    “什么规矩?”金风摇摇头。

    “新人必须为老人服务,让你摆架子你就摆,以你的实力想要参加全运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沈劳不屑的说道。

    “就是,摆好之后,帮我的也摆一下。”这时李尚也凑了过来说道。

    “金风啊,这些都是成名的老大哥,你可不能耍脾气,必须要踏踏实实的做事。”陈大伟这时也站了出来。

    金风这才看出来,原来他们三个是一伙的,肯定是陈大伟在自己这里吃了亏,所以找到了沈劳和李尚,来对付自己。

    “不好意思,我还要训练,这是孙教练安排的任务。”金风马上就将孙教练给抬出来了。

    “你一个小小的新人,怎么可能得到孙教练的指导呢?不要向自己的脸上抹金了。”李尚很明显不相信金风的话。

    “你们爱信不信,老子不跟你们玩了。”金风说着一把推倒了面前的栏架,向着自己的训练地方走去。

    沈劳也没有追过去,而是笑眯眯的看着金风离开。

    “沈哥,怎么不趁胜追击啊?”陈大伟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就要趁热打铁,直接将金风的训练给搅黄了。

    “陈少,做事情要有脑子,咱们就算是耽误了他训练,没有实质性的作用。”沈劳可早就策划好了。

    “李尚,拍下来了吗?”沈劳对着李尚问道。

    举了举自己的手机,李尚邪笑道,“放心吧,早就拍下来了,不过回头要剪辑一下。”

    “那好,你剪辑好了,拿给我,我们直接发微博。”沈劳点点头,这才是他的杀手锏,他故意激起金风的不满,然后让李尚拍下来,剪辑一下,就可以成为金风不敬前辈的证据。

    现在社会,舆情可以杀人的,只要把金风的不敬前辈坐实,金风在A省就压根呆不下去了,他就算在厉害,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这里。

    看着沈劳略微有点狰狞的表情,陈大伟也是心里一凉,谁说运动员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看看沈劳吧,绝对是阴险狡诈的代表。

    “那如果金风还是不离开呢?”陈大伟忍不住问道。

    “放心吧,我还有其他的办法。”沈劳的方法可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