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江 山 易 主

作者:武义强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34 |字数:5122

    犯咳疾金帝归西

    因木纳天降皇位

    金泰和八年(1208年)十一月,皇帝完颜璟病了,起初只是伤风咳嗽,继而胸闷纳呆,神乏困倦,再就是发热心痛,呼吸急促。对于正当盛年的他,病程之长,病症之重,是前所未有的。

    病榻之上,完颜璟闭目养神,今年以来的种种往事历历在目。

    正月,前往东京辽阳府,拜谒衍庆宫,衍庆宫又称为“次东宫”,是皇太极的淑妃巴特玛的寝宫。“衍庆”二字出自先秦,含义是福庆长久。返回途中,又率文武百官和后宫嫔妃前往滦州石城县(今河北唐山开平区)长春宫进行春水。

    “捺钵”是契丹语的译音,本义为行宫、行营、行帐。自辽代以来,“捺钵”一词由行宫、行营、行帐的本义被引申来指称帝王的四季渔猎活动,即所谓的“春水秋山,冬夏捺钵”,合称“四时捺钵”。

    春水的主要活动是捕猎天鹅。这一次,完颜璟格外高兴,亲自放飞海东青,而这只海东青也不孚众望,不到半个时辰就擒获一只天鹅,这是本次春水捕得的第一只鹅,完颜璟吩咐:好生照看,待日后祭祀祖庙陵寝作为牺牲,群臣称觞致贺,将鹅毛插在头上载歌载舞。

    一位翰林学士用诗记录了春水的情形:

    马翻翻,车辘辘,尘土难分真面目。

    年年扈从春水行,裁染春山波漾绿。

    绿鞯珠勒大羽箭,少年将军面如玉。

    车中小妇听鸣鞭,遥认飞尘郎马足。

    朝随鼓声起,暮逐旗尾宿,乐事从今相继躅。

    圣皇岁岁万机暇,春水围鹅秋射鹿。

    二月,是夜天空飞星如火,有尾巴,象是一条赤龙,一旁还有街市。中都燕京人都在议论,如此奇景,是否预示着有大事发生。

    两月后,宋使将韩侂胄和苏师成的人头送达中都。这是他近年来最高兴的日子,为时两年的战争终于结束,我大金未失一城,我完颜璟可以无憾地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进入五月,山东、河南、陕西数十个郡县爆发蝗灾。蝗虫个大如鸟,成千上万在空中飞动,所到之处禾苗庄稼顿时一空,朝廷派出军队分路捕杀。一个多月来,受灾的郡县都出现了粮荒,只能调拔粮食赈灾。

    女真人怕热,盛夏来临之时,完颜璟带着李元妃往万宁宫驻夏。万宁宫琼岛是完颜璟娶李师儿来避暑兴建的。

    这一次,他又遇见一个美人贾氏。

    那日,完颜璟午睡初醒,百无聊赖,信步走出琼岛。忽然听到一声娇俏的天籁之音:

    奴婢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眼一看,原是一位美貌佳人,二八年华,身姿苗条,唇红齿白。原来,这女子姓贾,是万宁宫的婢女,天热心烦,来此乘凉。

    完颜璟问道,这荷花美在何处,你给朕说说。

    贾氏粉面含羞,这荷花美在何处,奴婢也说不上来,只是这田田无际的荷叶,看着让人心静心安,红花绿叶,就是觉得好看。奴婢还记得有句诗就是写荷花的。叫什么,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菏花别样红。

    完颜璟惊奇地问,你会背诗,那你还会什么。

    奴婢还会写字,在临摹陛下的瘦金体。

    好,那你跟我回宫吧。朕亲自教你写瘦金体字。当日,贾氏即封为承御。如今,贾承御已有孕在身,但愿她能给朕生位新太子。

    皇上已咳嗽十多天了,太医院的太医想尽所有办法,也没有能遏制病情的加重,两次昏迷以后,宫中上下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考虑得最多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万一驾崩,皇位由谁继承。

    完颜璟是十六岁成婚的,当时是太子,太子妃蒲察氏,十八岁那年,太子妃蒲察氏给他生下第一个儿子,取名完颜洪裕,可惜只活了三岁。二十一岁登基即位后,即加封蒲察氏为皇后,但是这位钦怀皇后福薄,仅过了两年,就去西天作古了。

    后来资明夫人林氏、昭仪夹谷氏、美人于氏、承御纥石列氏分别为他生下一子,不过都没活过两岁。最小的六子是元妃李师儿在泰和二年(1202年)生的,也只活了一岁半。也就是说,年过四十的皇帝完颜璟至今还没有儿子。所幸的是承御贾氏、范氏都已有孕。

    可如今时间不等人,唯一可行的,就是选中一位王室成员,让他先做皇帝,两位承御所生的男孩作为太子,之后再继承。

    那么这一可靠之人会是谁呢?完颜璟是由皇孙的身份直接承继大统的,此时,他皇帝爷爷完颜雍尚有八个儿子都活着,这些都封了王,各自掌管一方,更不谈这些伯伯叔叔还有多少儿子。

    登基做殿快二十年了,时常要把这些伯王叔王乃至那些叔伯兄弟盯得紧紧的,看得死死的,一有风吹草动,就以犯上作乱之罪予以诛杀,绝不留情。

    那日,皇上身体尚好,召见元妃,两人便商量其事,李师儿忽然想到了卫王。

    卫王叫完颜永济,字兴胜,世宗皇帝完颜雍第七子,宣孝太子完颜允恭异母弟,母元妃李氏。本名允济,完颜璟即位后为避讳其父完颜允恭的名字,便改名完颜永济。此人自幼懦弱无能,识人、理政能力皆弱,为人优柔寡断,在两代皇帝和朝臣面前,总是一副持重老成和与世无争的样子。

    两月前,永济兼任武定军节度使,执掌兵权,不久,又诏永济入朝,封他为王傅府尉官,以检制宗室。有一次,公事完毕,卫王永济向皇上辞行,当时,完颜璟有些不舒服,想活动活动,招呼道:

    “别急着走,先与朕击一场筑球再说。”

    击球过程中,完颜璟对卫王说:

    “叔王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难道不想在这当主人吗?”

    李元妃在旁,用责怪的口气说:“这句话陛下可不能轻易说。”

    哪知,卫王好象没听见一样,埋头打他的球。

    后来,皇上身体慢慢恢复了,卫王却和往日一样,言行没有任何变化。

    这次的试探表明,这个卫王心眼实,没有城府。在这个为王位处心积虑,连亲人都说杀就杀的时代里,这是很难得的。

    晴天白日,皇上昏昏欲睡,恍惚之间,那颗漆黑的人头睁开眼,露出凶光,高喊,还我命来。惊出一身冷汗,醒后仍然心有余悸,天上赤龙腾飞,化身而去,岂非凶兆?赤者火也,火克金,看来我命休矣。遂大声叫道:来人。

    黄门潘守恒应声回答:陛下,奴才在。

    传朕口谕:令河南统军司将宋臣韩侂胄之首送相州祖茔安葬。

    这天深夜,完颜璟在福安宫大口吐血,腹痛难忍,太医束手无策,凌晨时分驾崩,享年四十又一,简单料理一下后事。首要的问题就是皇位之继承,李元妃与黄门太监一商议,其实也没有商量余地,完颜璟立有遗诏,册立卫王,遂使黄门潘守恒前往召见。

    黄门潘守恒对元妃说:娘娘,此乃朝廷大事,不与大臣商议不大好吧。万一下面闹起来,可---

    李元妃不等他说完,手一挥:

    “你先去将平章政事完颜匡给我找来!”

    完颜匡很早就侍奉完颜璟的父亲,深受恩遇。完颜璟幼年时,又担任侍讲侍读,有征伐战功,列位次相,是完颜璟最信任的大臣。

    完颜匡匆忙赶来,接受大行皇帝的遗诏,立卫绍王为帝。其遗诏大致说:“皇叔卫王,接续世宗的血脉,从元妃处集聚了厚福,人望所归,天命也轮到他了。现在我根据太祖皇帝传位于极公正的人的意思,给他帝位,在我灵柩前即皇帝位。《礼经》记载有嫡立嫡、无嫡立庶,如今我的宫人怀孕的有两位,已告之新帝,如其中有男孩当立为太子,如都是男子,选择可立的立之。”

    完颜匡知道大行皇帝的心意,这卫王已五十有七,一向忠厚无用,得此重任,定会心存感激,更加悉心照料两位承御,一旦生下男孩,再立为太子,皇室一脉又回到他的那一支。想到这里,他高声答道:

    既然大行皇帝有此遗诏,那就请黄门辛苦一趟吧。

    突然有皇位降临他的身上,完颜永济有些懵懂,愣不过神来,王妃也惊呆了,天哪,这就是天上掉馅饼吗。

    进皇宫,到大行皇帝灵柩前,李元妃和完颜匡俱在。完颜匡宣读遗诏,完颜永济战战兢兢,口中喃喃自语,臣有何德何能践此大位。

    完颜匡朗声说道:卫王,遗诏听清楚了,后宫承御贾氏、范氏均怀有龙种,只要是男孩,便是太子。

    微臣谢恩,感恩戴德,谨遵大行皇帝遗诏。说罢,叩头行礼。

    就这样,当群臣上朝时,完颜永济已着皇帝冠冕,坐在龙椅之上,成为新一代大金皇帝。

    次年,改元大安。正月,为大行皇帝完颜璟上谥号为宪天光运仁文义武神圣英孝皇帝,庙号章宗。同年二月甲申日,葬于道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