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破解之法
作者:暗魔师      更新:2021-10-24 17:19      字数:2416
  第11章:破解之法
  梁宇冷冷看着秦尘,道:“哪家的小鬼,敢直呼本大师名讳?!”
  “秦尘,你这是干什么,还不跟我回去。”秦奋浑(身shēn)一颤,连朝秦尘咆哮道,旋即对梁宇紧张道:“梁大师,这是舍弟,不懂规矩,还请梁大师见谅。”
  他倒不是想帮秦尘,而是觉得若是因为秦尘导致梁宇大师迁怒他们秦家,那就麻烦了。
  “你突破二阶炼器师应该没几天吧?”秦尘左手抱(胸xiōng),右手摸着下巴。
  “你到底想说什么?”梁宇冷冷看了眼秦尘,沉声道:“我没空和你这个小鬼聊天,马上给我滚出器(殿diàn)。”
  秦尘的态度,令他心中十分不爽,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个少年,他早就翻脸了。
  “秦尘,马上给我走。”
  秦奋双眸(阴yīn)沉,目光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右手猛地抓住秦尘的右臂,拖着就要往外走。
  “啪!”
  秦尘体内真气疾速运转,灌输到右臂之中,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手臂中散发出来,轻轻一震,就将秦奋震飞了出去。
  “好你个臭小子,居然敢反抗了。”
  秦奋瞬间被震飞,只觉得五指发麻,传来阵阵剧痛,心中震惊的同时愈发愤怒了,宛若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朝着秦尘扑了上来。
  秦尘(身shēn)形不动,脚步轻轻一移,便躲开了秦奋的出手,淡淡道:“想要突破二阶炼器师,必须炼制出一柄二阶的宝兵,如果我没猜错,你考核时炼制的应该是一柄火属(性xìng)的宝兵。”
  梁宇神(情qíng)一震,不耐的表(情qíng)露出一丝震惊,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我不但知道你炼制的是一柄火属(性xìng)的宝兵,还知道这柄宝兵的主材料应该是赤炎石,而你为了中和赤炎石的灼(热rè)属(性xìng),增强其延展(性xìng),在炼制的过程中加入了绿魅石,但绿魅石虽然拥有中和赤炎石的作用,但却是制作魅毒的主材料,而且最经不得炎(性xìng)物质的催发。”
  秦尘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你为了炼制二阶宝兵,不惜以(身shēn)喂毒,真是够有魄力啊,此事若是传到器(殿diàn)等阶评定部,对你的等阶评定,应该会有影响吧?”
  梁宇(身shēn)躯微微一震,双眸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而后脸色倏地(阴yīn)沉了下来:“哼,一派胡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尘悠悠叹道:“其实中了魅毒没什么,可惜的是,你为了减轻魅毒,竟然服用了特效解毒丹,呵呵,特效解毒丹的主材料是空灵花,空灵花属寒(性xìng),非但不能消除魅毒,而且还会加速魅毒的发展,让魅毒更快的渗入到五脏六腑之中,等于是在慢(性xìng)自杀,难道你不知道?”
  “哦,我忘了。”秦尘笑了笑,“你只是一名炼器师,不是炼丹师,不知道这个也很正常。”
  梁宇表(情qíng)呆滞,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滑落下来,心中的震惊有如浪涌,目光狰狞的盯着秦尘:“你到底是谁?”
  一股恐怖的杀气自他(身shēn)上席卷而出,秦奋和赵灵珊只感觉冷飕飕的,浑(身shēn)发寒,这才反应过来,梁宇不仅是一名二阶炼器师,还是一名天级的强者。
  “秦尘,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回去禀报父亲,将你和你母亲逐出我秦家。”秦奋焦急的怒吼道,他知道,梁宇大师分明是怒了。
  “梁大师,还请不要动怒,我们现在就走。”秦奋心焦的对梁宇道,浑(身shēn)冷汗淋漓。
  “现在想走,晚了。”梁宇(身shēn)形一动,瞬间就来到秦尘的面前,天级的真气施展而出,右手宛若天罗地网,牢牢的(禁jìn)锢住秦尘的周(身shēn),落了下来。
  强大的劲气尚未落下,已然将秦尘(身shēn)边的秦奋震飞出了出去。
  “如果我是你,就绝不会选择动手!”利爪之下,秦尘岿然不动,(身shēn)躯(挺tǐng)直如标枪,淡定道:“你催动真气的时候,天门(穴xué)、百会(穴xué)、中枢(穴xué)是不是很舒服?浑(身shēn)经脉犹如蚁咬一般的酸爽?”
  梁宇(身shēn)躯犹如触电般的抽搐了一下,右手就如冻僵了一般,怎么落也落不下来。
  秦尘一脸惋惜的道:“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炼器天才,如今却要经脉尽废,成为一个废人了。”
  梁宇眼神恐惧,浑(身shēn)颤抖,颤栗道:“你……你……”
  他‘你’了半天,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师父,你怎么了?”一旁赵灵珊感觉到不对劲,疑惑走上来道。
  “你们都给我退下。”梁宇突然厉喝一声。
  赵灵珊脚步一顿,有些发愣。
  “没听到么?都给我退下。”梁宇冷冷的扫了赵灵珊和秦奋一眼。
  那目光犹如实质,令两人(身shēn)躯一颤,急忙躬(身shēn)退了下去。
  待两人离去,梁宇目光冰冷的盯着秦尘,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是谁?”
  秦尘淡淡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救你的命!”
  梁宇目光闪烁,冷笑一声道:“你休要危言耸听。”
  秦尘摇了摇头,无奈的一摊双手,转(身shēn)便要离去:“那就没得谈了,本来还想给你指条明路,但你非要做一个废人,那我也没意见。”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不说出你的来历,今天休想离开器(殿diàn)!”
  梁宇(身shēn)形一晃,拦在秦尘面前,凶神恶煞的说道。
  秦尘冷笑道:“你每一次运转真气,都会让魅毒更加侵入自己的(肉ròu)(身shēn),看你脸上的绿气,现在是不是连鸠尾(穴xué)都开始疼起来了?”
  “你……”
  梁宇的表(情qíng)瞬间像是见鬼了一般,整个人猛地跳起来,(身shēn)子剧烈的颤抖。
  “你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准备好后世吧。”秦尘跨步向前。
  “且慢,你真有破解之法?”梁宇颤声说道。
  这几天来,他正陷入秦尘所说的痛苦之中,在前不久的二阶炼器师考核中,他用赤炎石炼制了一柄火系宝兵,但为了增强赤炎石的可塑(性xìng),暗中加入了绿魅石,结果第二天就魅毒发作,浑(身shēn)麻木。
  为了祛除魅毒,他花大代价购买了一枚特效解毒丹,谁知道服用之后,魅毒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浑(身shēn)经脉都疼痛起来,到了最近几天,一旦催动真气,他体内经脉就如万蚁噬咬般难受,天门、百会、中枢三(穴xué)更是犹如刀绞一般。
  这些还不算什么,而就在刚刚,他的鸠尾(穴xué)突然也疼了起来,状况和秦尘所说的简直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