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失控的阴虚(1/10,求订阅)
作者:我也很绝望      更新:2021-02-18 01:24      字数:5586
  嗖嗖嗖——
  刀锋如影,密密麻麻的落在牛座身上。
  牛座身上立刻飙出大量的血花,被砍得节节败退。
  身体完全没了之前的强度,只有胸口的牛头,坚硬如铁,让方月多砍了几刀,才砍出伤口。
  当方月收刀的那一刻,牛座已经被砍倒在地上,胸膛的牛头,用平静且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他。
  从反馈的手感来看,方月的冰刀砍在牛座的身上,就如同在砍尸体。
  就好似除了胸膛的牛头还活着,牛座其他躯体早已坏死一般。
  反手握住冰刀,正要将牛座胸膛的牛头给一刀贯穿。
  呼呼呼——
  后方忽然响起呼啸的风声,下意识的一个矮身,拳风从头顶呼啸而过。
  那玩意在身后!
  面色一沉,黑气缠绕冰刀,方月反手拦腰斩去。
  嗡!!
  刀身切过身后,像是砍在了水中,产生了滞留感,并贯穿而出。
  由于无法看见阴虚的情况,方月在贯穿过后,立刻准备砍下第二刀。
  可这一次,未等他出手,脸上忽然传来一股剧痛,像是被谁用拳头迎面轰击了一拳。
  牙齿崩飞的同事,人倒飞出去。
  落地稳住身形,方月擦了擦嘴角血迹。
  别的不说,这玩意的杀伤力还是很强的。
  嘴里肉芽蠕动中,牙齿在夜之呼吸的帮助下,快速长了出来,损失的生命值也快速恢复了过来。
  方月感觉到,这玩意在成长。
  方才那一拳,他甚至都没感觉都拳风,就已经中招,就好似它将拳势带动的声势,全部隐匿了起来,进行了消音一拳。
  “打断他四肢。”
  牛座胸膛的牛头,这时冷冷开口。
  方月眉头一皱,哪里还能让他如意,朝牛座冲了过去……
  咚!!
  刚到半路的方月,忽然注意到前方地面猛地崩裂而开。
  像是有人用力踩在地面上,快速移动一样。
  “凝冰心法!”
  冰霜往前冻结而去,却只是一片风雪吹过,什么都没留下。
  下一刻,一股包含着巨力的拳头,直接打在方月的肚子上,他冲刺的身形,一下子顿在原地。
  这一拳,力道之大,打得方月瞳孔微微扩散,没等方月回过神来。
  脑袋传来一股向下捶打的剧烈疼痛,身体直接砸入地面之中。
  砰的一声重响,地面崩裂,烟尘弥漫。
  感觉到即将接踵而来的攻击,方月厉声爆喝……
  “静止世界!”
  “凝冰心法!”
  两个大招同时用出,寒霜扩散而开的同时,缠绕黑气的冰刀朝上方连捅十几刀。
  那一刻,方月明显感觉到,面前的存在,每次被冰刀捅到,都会静止一瞬。
  连续十几刀的静止,让‘它’的动作,变得断断续续的。
  虽然看不见,可从冰刀的反馈上,却能清晰的感觉到。
  面色喜色,方月正准备加大力度,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不对劲。
  缠绕在冰刀上的黑气……散了!
  [诡值],归零!全部耗尽!
  心中咯噔一声……
  下一瞬,方月的脸,就立刻感觉到了压力。
  拳头的压力。
  像是被压制的阴虚,反弹般的强力回击。
  缓慢的无形之拳压,压在他的脸上,积压他的皮肤,让他的脸想紧贴在玻璃上变形,紧接着是骨头感受着拳压带来的剧烈的震荡,发出不堪负重的咔擦咔擦声。
  在[静止世界]失去[诡值]支撑,破碎过后的瞬间。
  轰——
  方月的脑袋被怪力直接打入地面表层之下,形成一个深深的拳印凹痕。
  只有他的身体,还在地表停留。
  换成正常人,如此夸张的情况,早就已经没命了。
  但是方月还能抗住,因为夜之呼吸,在快速的帮助他回血。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阴虚]就此停手。
  然而[阴虚]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咚!!
  咚!!
  咚!!
  咚咚咚咚咚!!
  挥舞的拳头,像是疯狂乱锤一般,捶打地面。
  冰霜凝结的地面,纷纷破碎,激起漫天碎石。
  这一次,就算是场外人,也已经看明白,方月在和什么无形之物进行战斗,而且……正处于下风!
  失去克制之物,方月甚至连攻击到[阴虚]的可能性都没有。
  “夜大人……”
  看着方月这边的乱象,众人心头升起弄弄的担忧之情,而对应的是凤凰组织的众人,情绪高涨,甚至组织起了反击。
  浑水摸鱼的[糯棉诡]更是趁机恢复了一部分力量,不过此刻,它贪婪的双目,正死死的盯着方月那边,似乎在等待着进食时机。
  但很快,它的神情,就变得困惑了起来。
  因为……它感觉到,方月在移动……在地下移动!
  阴虚的那一顿乱锤,竟根本没打到方月的身上!
  在场之中,不仅是[糯棉诡]感觉到了方月的异常,牛座也立刻感知到了。
  “他在下面……”
  砰!!
  牛座脚下的地面,猛地爆开一个大洞。
  一把冰刀,势如破竹地地面钻出,并当场贯穿了牛座胸膛的牛头!
  牛座的声音戛然而止,瞳孔放大的同时,呆呆地往地下的洞口看去。
  只见方月正抬头朝他微笑,微微点头中……
  呲——
  冰刀一切,直接将牛座胸膛的牛头,一刀两断!
  “不!!”
  牛座惨叫出声,尸体倒在地上,胸膛的牛头也被切为两半,牛眼扩散,似乎在逐渐失去意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蠢货!”
  “阴虚……要失控了!!”
  艰难地吐出两句话,牛座尸体流出鲜血,彻底没了动静。
  不过等方月从洞口跳出来,却皱了皱眉的,对牛座的尸体进行了连续的补刀。
  但……系统提示,却依旧没有响起。
  这都没死?!
  方月愣住,而在这时……
  “哞——”
  牛叫之声,猛然从前方响起!如魔音入耳,震荡全场!
  轰隆——
  头顶[夜雨]的雷鸣声中,在场所有人一下子瞪大了双眼。
  只见雷鸣滚动声中,夜雨滴落之下,一个人形存在的黑影轮廓,正在快速的变大体型,并在头顶长出两只牛角。
  哞——
  又是一声狂吼,[牛角阴虚]周围的残骸纷纷被气浪吹飞,形成一片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