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杀敌用脑
作者:我也很绝望      更新:2021-02-18 01:24      字数:5452
  那双灰色的,雾蒙蒙一般的牛眼,仿佛无尽的深渊般。
  仅仅只是对视一眼,都有一种深深的忌惮之感。
  方月愣了下神,等回过神来,左手已经凝聚出冰刀,一刀砍向牛座脑袋砍去。
  呼呼呼——
  这一刀,带着呼呼风声而去。
  然而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静止世界]之中,牛座胸膛的牛头,那双眼睛,竟跟随着刀身移动而移动。
  它……竟在静止世界中,跟得上自己的动作!
  一咬牙,方月加快冰刀的轨迹。
  不管牛座出现了什么变化,脑袋没了,那什么手段都没救了!
  冰刀,快如闪电,直接砍在牛座的脖子上,并毫不停留的划过,割掉了牛座的脑袋。
  脑袋高飞中,碗口大的伤口,已经被极冰凝固冻结。
  等牛座的脑袋落在地上,方月才愣愣地看着手中染血的冰刀。
  这就……解决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无头尸体,以及尸体上的牛头,平静的双眸盯着自己,方月心头感到困惑。
  最重要的是……系统提示,并没有响起。
  方月正准备再次进行补刀。
  咔擦!
  脖子,突然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像是被人用重拳,猛地的砸了一拳。
  脖子扭曲中,方月被这股怪力猛地从侧面击飞出去好几米的距离。
  -561!
  在地上滚了几圈,当方月起身时,却什么都没看到。
  甚至对攻击来自哪里,如何进攻的,都毫无头绪。
  惊疑不定得地看着牛座的无头尸体,方月将歪掉的脖子,强行扭正。
  伴随着骨头正位的咔擦声,方月头上冒出了两位数的自残伤害数值,被夜之呼吸分分钟回了过来。
  “刚才到底是……”
  静止世界收了回来,方月远远的注视着无头尸体。
  “牛座大人!”
  “不!怎么会……”
  “死了……牛座大人死了?!”
  凤凰组织的其他人,这时才纷纷惊呼出声,看到了这一幕。
  不怪他们,在[静止世界]里,除了真正的强者,普通人甚至连时间的流速变慢都难以感觉出来。
  在他们分心的时候,杨点点带着人,纷纷进行攻击,局势一下子占据了上风。
  喊杀声中,一只只手指,从地面钻出一小截,像是围观偷窥一般,围绕着双方的战场,起起伏伏。
  没有死透的[糯棉诡],就这般潜伏在旁,每每有人倒下,就立刻钻入尸体之内,进行吞噬,悄然的快速恢复力量。
  这个变数,没一会就被双方发现,杨点点分心去处理[糯棉诡],局势一下子又再次僵住。
  而在主战场这边,方月已经冷静了下来。
  刚才,他非常确定,牛座的无头尸体,没有进行任何的动作。
  就是说,在场之中,另外还有什么存在,对自己出手了。
  可是……自己却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轰隆——
  雷鸣在头顶炸响,[夜雨]落下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方月眉头微皱,缓缓闭上了眼。
  雨声,咆哮声,喊杀声……
  这些杂音在心中尽数退去,方月全部的注意力,凝聚在内力的感知上。
  然而……一无所获。
  他反复的用内力扫描,最后无奈的睁开双眼。
  没有,没有第三者的存在。
  只能说,牛座的尸体,用了某种自己无法感知的手段,攻击了自己。
  丝丝黑气,从身上蔓延出来,缠绕在冰刀和双腿上,方月一个暗影步法,人直接冲到了牛座的脑袋旁,几刀下去,将脑袋切了几分,却见牛座的无头尸体,像是什么方法都没有。
  眉头微皱间……
  “凝冰心法!”
  寒霜,以方月为中心,骤然扩散,范围一下子暴增到百米左右。
  地面层层结霜,化作冰雪世界。
  方月这是放弃了高强度的凝冰之力,以范围为主要途径,增加探测手段。
  而这一下,果然有了收获。
  当方月准备再次冲向牛头的无头尸体,攻击他胸膛的牛头时……
  咚!
  牛座尸体的前面,忽然被踩出一个人形大小的深深脚印,冰霜被直接踩碎,想让人忽视都没办法。
  “那是什么?!”
  方月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感觉了一股熟悉感。
  那种无形之物……就仿佛是……
  未等方月深想,无头牛座前方的冰霜地面,忽然爆开。
  碎冰乱飞中,方月连反应都来不及,呼啸的拳风就已经朝自己脸上招呼过来。
  尽管肉眼看不见,但一举一动间,对气流,对环境所带来的变化,全都能感知出来。
  某种意义上,这玩意只是套了隐形的皮而已……
  不一样……和那东西不一样!
  方月立刻回过神来,后退半步的同时,反手一刀直接砍了过去。
  像是砍在空气中一样,错愕了下,方月迅速后退,拉开了距离。
  后退过程中,冰刀破碎,化作冰羽,密密麻麻地之前的位置覆盖而去。
  大范围的攻击落下,结果只是在地面激起连续的破碎声,将冰霜地面纷纷击破。
  虽说是隐身,但确实是摸不着……
  但如果是这样呢……
  方月双眼一眯,身形暴动中,丝丝黑气缠绕冰刀,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刀,立刻与之前有了些许的不同!
  方月感觉到了……阻塞感!
  很微弱,微弱的几乎不可擦觉的阻塞感。
  但确实存在!
  也就是说,包裹着[诡值]的这一刀,是能面前触碰到那玩意的。
  果然不是[阴差]!
  方月立刻确定了。
  虽说不知道牛座到底从哪弄来这只与阴差类似的诡异,甚至让其听话。
  不过说到底,只是个模仿出来的冒牌货。
  方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无论用任何手段,都无法碰到阴差一下,甚至连看到阴差,都需要借助[夜雨]才行。
  而眼前这一只,仅仅只是[诡值]附着,就能有所互动。
  只要施加在冰刀上的的[诡值]多到一定程度,就一定能砍死这头诡异。
  不过……自己似乎并没有必要,非要与这头‘诡异’死磕!
  身形一晃,方月冲到了无头牛座的面前。
  一瞬的停顿,方月瞬息除了十几刀,疯狂砍在牛座的无头尸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