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阴虚牛头(5/5,秋订阅)
作者:我也很绝望      更新:2021-02-18 01:24      字数:5426
  嗡!!
  剑锋刺到[诡膜]上,那是一种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丝丝黑气,形成的淡淡薄膜。
  虽很薄,却异常的坚韧。
  牛座本以为会像之前那般,轻易刺破[诡膜],却没想到,这一次,他感觉到了阻碍。
  [诡膜],似乎变之前要厚实一些!
  他这一剑,竟隐隐无法刺穿!
  难道……他也藏招了?
  在牛座错愕间,先前破碎的冰刀,已经在半空中像是被人为控制一般,化作漫天的碎冰,朝他覆盖而来。
  嗖嗖嗖嗖——
  牛座本没将这些碎冰放在心上。
  当但第一枚碎冰,以极快的速度,迎面直接贯穿了他的手腕的时候,牛座当场瞪圆了双眼。
  他这时才意识到,这些碎冰不是什么冰刀残渣,而是被方月控制着,变成了一种锋利的暗器!
  密集的碎冰,如流星雨般快速朝他全身覆盖而来。
  每一枚碎冰,都凝聚着方月澎湃的内力,威力惊人。
  呲呲呲呲呲呲——
  每一枚碎冰集中身体,牛座的身体就抖动一下。
  密集的碎冰,打得他全身千疮百孔,血花飞溅,宛如被机关枪连续击中。
  牛座已经想要去抵御,去调动内力去抵抗。
  然而在[静止世界]之中,思维可以活跃,身体行动,却没办法跟上。
  更别提当第一枚碎冰贯穿身体那一刻,凝冰心法的那股凝冰之力,已经侵蚀他的身体,让他的思维速度都变得迟钝。
  当最后一枚碎冰贯穿他的身体时,他才瞪大了眼睛,内力爆发而开,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吹飞。
  方月顺势后退,在这一次交锋中,全身毫发无损。
  而牛座则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血洞,鲜血淋淋的立在那,面色阴沉。
  “牛座大人……牛座大人竟落于下风?!”
  “怎么会……那可是牛座大人!”
  “这家伙到底是……”
  原本专心回收[糯棉诡]的凤凰组织人员,此刻看到牛座处于下风,齐齐面露错愕惊愕之色,满脸的不敢置信。
  因为,在他们心中,牛座大人是凤凰组织十二座之首,亦是初暖城的无冕之王!
  如此强大牛座大人,竟会在这种小角色手里吃了亏?这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夜大人!是夜大人占据上风!”
  “夜大人!夜大人!夜大人!”
  初暖城的幸存者们,则纷纷欢呼出声。
  杨点点更是士气高涨,带着一批人朝那些凤凰组织的回收人员杀了过去。
  双方战在一起,喊杀声响成一片,局势变得混乱起来。
  不过周围的乱象,并没有影响战斗中的两人。
  “你……”
  牛座往嘴里送药,面色阴沉地看着方月。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方月的棘手程度,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这家伙……是真的有与自己一战的实力!
  此刻,方月的右手已经接上,完全恢复。
  甚至连气血都在[夜之呼吸]的支持下,恢复到满值。
  只是[诡值]和内力的消耗,有点伤不起。
  [静止世界]和[诡膜],这两个能力,都是与[诡值]挂钩的。
  灌输的[诡值]越多,威力就越强。
  方才,方月就是将[诡值]大幅度的输送过去,才让两者威力同时提升一个峰值,扭转局势。
  现在牛座已经受伤,情况已经逐渐进入自己的节奏。
  轰隆——
  头顶的黑色圆环,雷鸣炸响,[夜雨]连绵。
  方月没有说话,无声吞药的同时,黑气缠绕双脚,朝牛座冲去,速度骤然暴涨,几乎化作黑影!
  不过方月速度虽快,尚在牛座的适应范围内。
  唯有当方月爆喝出声……
  “静止世界!”
  话音落下的瞬间,方月的速度瞬息快到了非人哉的程度!
  那在周围的一切全部慢放般的环境里,方月疯狂冲刺,牛座的视线根本跟不上这等狂暴速度,唯有爆发内力,去爆破对方硬碰硬。
  嘭!!
  内力爆发中,气浪以牛座为中心层层爆开。
  之前,牛座都是以这招化险为夷,但是这一次,他发现……方月面对狂暴的内力爆发,只是身形一顿,身体就如刀尖般,竟势如破竹的破开内力爆发的气浪,逆流而上,朝牛座趣÷阁直冲来!
  “怎么可能?!”
  牛座面色大变,身后涌现牛影的时候,方月已经杀到。
  这一刻,他感觉致命的威胁。
  举剑格挡的动作已经做出,然而他心中非常清楚,这般动作,在方月的眼里,恐怕就和慢动作没有区别,根本无法有效的格挡住攻击!
  “想不到,我会被逼到如此绝境!”
  “要用那一招了吗……这本来是给凤王,凰后准备的大礼……也罢,就让你这个不知天地厚的臭小子开开眼!”
  眼眸中闪过寒意,牛座突然如放弃抵抗般,停下了长剑的格挡动作,平静地看着疯狂冲刺过来的方月。
  在[静止世界]的慢化影响中,低语两字。
  “阴虚。”
  咚——
  在慢化的静止世界中,虚幻的钟声,突兀响起,浩浩荡荡的钟声,像是从人的心底深处直接响起一般,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这一瞬,世界失声!
  这一瞬,方月静止在原地,当场失神!
  伴随着钟落下,牛座身上的绑带,层层掉落,露出丑陋且扭曲的身躯。
  那是一个被丝线缝合的起来的胸膛。
  随着绷带掉落,胸膛的丝线纷纷崩裂,胸膛自上而下的长长伤口,当场裂开,露出里面互相纠缠在一起的腐肉烂肉。
  成堆的烂肉,像是藏在太过拥挤的仓库,在‘大门’开启的那一刻,争先恐后的从牛座的胸膛涌出,脓流与烂肉滚落在地。
  而在烂肉之后的,是一个闭着眼睛的诡异牛头,从胸膛里钻出,几乎占据了牛座胸膛伤口全部的位置。
  咚——
  又一道钟声响起。
  而在这时,方月已经回过神来。
  看到变了模样的牛座,愣了一下,仍然一刀砍了过去。
  呲——
  黑血飞溅中,冰刀精准地砍在了牛座的胸膛牛头上。
  但却……无法再深入了。
  冰刀被卡在了牛头上。
  与此同时,牛座慢慢闭上了眼睛,而他胸膛紧闭双眼的牛头,则缓缓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