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 我是你的良心

作者:莫里亚蒂老师 | 发布时间:2019-05-15 08:06 |字数:6070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巴基·巴恩斯并没刻意隐藏自己,只是过着普通而低调的日子。

    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尽管这和他的状况并不符合,但道理都是一样的。

    所幸,这世上知道冬日战士详细信息的,只有九头蛇和神盾局这两方势力中的极少数人。

    九头蛇覆灭之后,残余的那点儿人根本找不到他,而神盾局自顾不暇,也无心搜索他。

    这让他享受了一年多的安稳日子。

    直到不久前,瓦坎达声称冬日战士刺杀国王和王后,发布了全球通缉。

    消息自然传到了罗马尼亚,他也觉得,好日子似乎要到头了。

    不过瓦坎达远在东非,既然冒牌货不久前刚刚在非洲行动,搜索行动自然要以瓦坎达为中心展开,至少几天之内,罗马尼亚还是安全的。

    即便如此,本着小心为上的理念,他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这几天里,他精心策划着离开罗马尼亚的路线和方法,仔细清理了租住的房屋中一切可能暴露他信息的痕迹,并尽可能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准备跑路。

    多年特工生活给巴恩斯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改变,无论何时,他都保持绝对的警惕,即使在睡梦中也是如此。

    他听见了客厅里的脚步声,心中微微一凛。

    门和窗都没有响动,他听到的第一声就是脚踩在客厅破烂的地板上的声音。

    巴恩斯的门和窗都是老式的合叶连接,被他故意弄的有些锈蚀,无论多轻的动作,都会弄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旧的地板也是他选择租住在这里的原因,就算是猫,也不能在上面无声行走。

    看破了门窗,却弄响了地板,巴恩斯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来人是个老手,但在潜入这一项上,还没练到家。

    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假装还在熟睡中,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

    来的人是美国队长,不过是克林特·巴顿帮他打开的门,因为破门而入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但地板会响这种事,队长并不在意,他并没有恶意,只想见见自己的老朋友。

    “巴基,是我,我知道你醒着。”

    ……

    此时,托尼·斯塔克和贝儿也已经到了布加勒斯特。

    两人分头行动,斯塔克去和战争机器汇合,后者先一步到达,只等贝儿说服了总统和国务卿的消息一到,就立刻带着神盾局和复仇者的人去和安全,外交部门进行了紧急交涉。

    贝儿悄悄到了巴恩斯的住处附近,开启了「完全潜行」,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路易斯·威尔逊的藏身处。

    路易斯正在尽职尽责地监视着冬日战士的家,他静悄悄地坐在窗边,通过一架精心伪装过的高倍望远镜,盯着不远处的公寓,以及公寓周围发生的一切。

    “路易斯,别说话,也别动,是我。”贝儿用心灵感应和路易斯开始交谈,“你已经被发现了,你不用做任何事,就待在这里,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危险。”

    路易斯轻轻地点点头。

    “楼顶那个,是猎鹰,他的护目镜配备了红外摄像头和夜视仪,你一直在窗边,他肯定已经注意到了,不过你别移动,他不会因为你在监视就对你起疑心,这附近在监视的,不止你一个。不用点头,想说什么,直接想就好,我都可以听得到。”

    “是,老板。你要的证据我都已经搜集到了,目标这几天一直都没离开过,不可能去任何地方。”

    “我知道,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我现在也没法带你离开,一旦你突然消失,立刻就会被周围猎鹰的红外侦查示警。我要先去清扫一下这周围的眼睛,一会儿等我给你信号,你就假装在被我追杀,拼命逃跑就好,记住了么。”

    “啊?”路易斯有点儿担忧,“我怎么可能从你手里逃得掉?”

    “不是真追杀,就是装装样子,”贝儿告诉他,“如果让别人发现我派人在这监视冬日战士,这事儿就解释不清了。你就假装是未知势力派来的就好,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一下子抓住所有人。我先走了,注意安全。”

    半分钟后,猎鹰注意到了数个目标的异常活动。

    这些目标都是他早已确定的,未知势力派来监视冬日战士的人。他们几乎同时开始迅速移动,却都在移动没多远之后突然停止。

    红外信号不能提供特别高分辨率的图像,但是猎鹰可以通过行为模式判断目标的可能状况,他迅速判定,这些人都遭到了追杀,现在八成是都死了。

    “注意,有人来了,”山姆立刻将情况通报了所有人,“有人在清理周围的监视者,不是斯塔克就是贝儿,或者他们两个都在。”

    “应该是贝儿,”克林特回复到,“如果是那个铁罐子或者罗迪,绝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不过他俩肯定也在附近,估计幻视也在。”

    “旺达,你能拖住他们吗?”山姆问到。

    “我不可能同时拖住他们所有人,贝儿一个我都拦不住。”旺达没有逞能,这种时候,必须实事求是。

    “尽可能拖住幻视就好,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克林特说,“山姆和他的朋友可以拖延斯塔克和罗迪,我也给贝儿安排了她绝对赢不了的对手。”

    “队长,你最好快点儿,”山姆说,“除了斯塔克他们,周围还有不少人正在靠近,很可能是神盾局或者CIA,或者特种部队。”

    “我知道。”队长回了一句,不过眼睛依然紧盯着巴基。

    冬日战士不需要队友告诉他任何消息,他早就知道,虽然眼前只有一个人,但外面埋伏的,最少有一个团。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巴恩斯说,“你告诉外面的人,只要他们不拦我的路,我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队长说,“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作恶的人。在韩国袭击瓦坎达王储的不是你,杀死国王和王后的也不是你。但是你现在因为这些罪名被通缉,你难道打算就背着这个罪名一辈子东躲西藏吗?”

    “没有这个罪名,我难道就能光明正大地生活?”巴基反问到,“我不是什么冬日战士,却也做不回巴基·巴恩斯了,七十年前,从火车上坠落深谷的时候,巴基·巴恩斯就已经死了。”

    “跟我回美国,我会尽全力帮你洗脱一切罪名!”队长说,“你是美国的英雄,无论九头蛇对你做了什么,你都是美国的英雄,你不是冬日战士,你就是巴基,我最好的朋友,巴基。”

    “回美国洗脱罪名?”巴基问,“史蒂夫,是,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现在是美国队长,但是,别被这个名字骗了,美国不能帮我洗脱罪名,反而会毫不犹豫地把我交出去,换取任何一点点他们需要的利益。神盾局,FBI,CIA,现在的他们和当年的九头蛇,**没什么区别。”

    通过队长的耳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番话。

    “队长,”克林特说,“这话,有问题呀。”

    “巴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队长问,“你相信我,无论你遇到了任何事,我都会帮你!我们一起,无论什么事,都挡不住我们。”

    “那我们怎么办?”

    托尼·斯塔克的声音突然从耳机里传来,他们的通讯频道已经被斯塔克黑掉了。

    窗外,金红相间的钢铁侠战甲徐徐上升,悬停在离队长和冬日战士不到十米的距离上。

    “找到了你的老伙计,我们这帮人就无所谓了吗?”钢铁侠追问到,“队长,你知道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吗?”

    “我在帮我的朋友,”队长说,“我希望你也能这么做,帮帮我,别和我为难。”

    “朋友?”钢铁侠说,“你要帮的那位朋友被指控杀了瓦坎达的国王和王后,正在被全球通缉,而我,也是你的朋友,我正在帮你,防止你误入歧途!”

    “他是被冤枉的。”队长坚定地说。

    “就算他是冤枉的,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把复仇者搞得四分五裂!”钢铁侠痛苦地说,“你看看你在做些什么!从学校里接走了彼得,从基地里拐走了旺达,他们还都是孩子!”

    “他们都是成年人!托尼,你该相信他们,你该相信我,相信复仇者的每个人,而不是就靠你自己去决定所有事!”

    “我相信你!”钢铁侠喊道,几乎声嘶力竭,“所以现在是我在这!如果我不相信你,外面的特种部队就会蜂拥而上,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当场射杀!算我求求你了,跟我走,把巴恩斯交给CIA,你和巴顿他们私自行动的事,我会跟世界安全理事会争取,一笔勾销。”

    “托尼,我也想把巴基带回美国,”队长说,“但不是交给CIA,他不是罪犯,为了他的安全,他必须和我在一起。”

    钢铁侠重重叹了口气,看来谈是谈不出任何结果了。

    “伙计,既然你坚持巴恩斯必须和你一起,那只能委屈你和他一起,在CIA待两天了。法国妞儿,楼里的居民清空了么?”

    “想干嘛就干嘛吧,”贝儿说,她刚刚用了几十次「空间折越」,把一整栋楼里的居民都转移到了另一边建筑物的走廊里,“随便你怎么闹好了。”

    “最后一次警告!队长,别抵抗,跟我们走!”

    队长一个箭步,用盾牌和身体护住了巴基。

    “真是个漂亮的盾牌,”钢铁侠调侃到,“只可惜面积太小,挡不住我这一招的。”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几十个铁饼大小的碟状飞行物已经把队长和巴基所在的建筑物团团包围,随着他一声令下,所有小飞碟同时发出超高频率的声波攻击,顷刻间震碎了所有玻璃。

    队长和巴基被这强烈的声波震的几乎无法站立。这还多亏他们都经过改造,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换做普通人,早就被震的七窍流血,肝胆碎裂了。

    队长硬挺着声波攻击,大声喊到:“斯科特!动手!”

    “坚持住,队长,”斯科特·朗的声音传进了队长的耳机,也传进了钢铁侠的耳朵,“我早就行动了,但是暂时还没找到他的信号发射器在哪,坚持住啊!”

    “谁在说话?”钢铁侠困惑地问,“星期五,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你的良心。”斯科特说,“我知道,你以为自己早就没有良心了,不过别担心,我并没抛弃你,只是懒得搭理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