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四章 情不自禁

作者:何时飞雨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22 |字数:3797

    依照曲任彬的吩咐,接下来周致便在县学住下,每日接受曲任彬的悉心指导。

    长期不归家,周致本来还担心老爹老娘的惦记,好在几日之后,车朗来了县学。得知周致得到了曲老教谕的无比赏识,并且拜知县陈光耀为师,车朗欣喜万分。

    车朗只在县学逗留了一日就回家去,正好让他给家里报了个平安。

    寇沛涵也留在了庆都县,她和知县相熟,更是得知县的夫人陈张氏的喜欢,她索性就住在了县衙的后宅,每日里玩乐够了,便来县学看看周致。

    因为寇沛涵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知县陈光耀早已派人带了书信说明寇沛涵在他这里。寇家自然放下心来,也就不来寻找寇沛涵,索性让寇沛涵在外面疯够了。

    曲任彬的藏书的确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古籍,读这些书对周致的快速进步很有帮助。

    而且曲任彬是个非常严厉的老师,每日对周致的要求甚严,除了让周致读书外,还每日命出一题,让周致作文。周致做完之后,他必须要细心审阅点评。

    在县学每日读书作文,时常还能看到心目的美女,这样的日子一点儿也不枯燥。转眼一个月过去,周致都有些流连忘返了。

    这一个月里,知县陈光耀也时常要来县学考较周致读书作文的情况。发现周致有过目不忘之能,而且领会理解能力超级的强后,他更是欣慰。

    现在在他想来,寇沛涵让他收周致为徒,对他来说还真不是一件坏事哩!照这样下去,这个周致日后考秀才、考举人、考进士,那是必然之事。

    小小的庆都县可是有多少年没出过进士了,真若是他的学生周致考中了进士,那陈光耀是何等的荣光。

    这一个月里,周致和陈光耀的那个贴身保镖江彬也有了几次接触。江彬是个很直率的人,心机并不多,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赳赳武夫。

    可周致想到,人是会变化的,可能随着地位身价等的各种变化,江彬会发生诸多变化。

    周致清楚记得按照史书的记载,江彬确实是北直隶人,起先以悍勇起家,而后逐步升迁,最后成为正德皇帝身边的重臣。

    明明知道江彬日后会变化,可周致现在却无能为力去改变什么。

    所以当下需要做的就是抓紧读书作文,先考个秀才举人出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再说。

    值得一提的是周致也了解到陈光耀虽说是庆都县知县,应该是一县之长,但事实上是陈光耀颁布实施的各种政令,经常受到县丞杨童的掣肘。

    杨童虽只是个正八品官,但却是正宗的本地派,是地头蛇,在庆都县他有很大的势力,陈光耀有时还必须要看他的脸色。

    陈光耀和杨童显然是面和心不合。

    陈光耀作为知县,身边有这样一个地头蛇,他心中自然万分不爽。

    一个月里,周致一次也没有见到过杨童,这也算是个遗憾吧!

    这一日,曲任彬给周致点评完文章,朝周致呵呵笑道,“周致小子,老夫书房内的藏书你可是读的差不多了。八股文的写作嘛,老夫也是倾囊相授了。

    呵呵!惭愧啊!老夫学识终归有限,到了今日感觉还真是无法教你了。

    看你所作的这篇文章,题目是一个截搭题,你做出的文章从经义中提炼的很是精准,此篇文章结构也甚是严谨,老夫审阅了数遍,却是再也挑不出瑕疵了。”

    听老教谕这样评价自己,周致心下很欣喜,脸上也就不禁流露出些许得意之色。

    的确,周致自己都感觉这一个月他的进步太大,做八股可谓信手拈来,对各种经义的理解更加精熟,视野也开阔了很多。而且写出的八股俨然存在了一股气势。

    然而曲任彬却突的面孔一寒,话锋一转说道,“你的文章虽有了很大进步,但切不可沾沾自喜,妄自菲薄。须知‘满招损,谦受益。’之理,那程定邦就是太过骄傲才少有了进步。”

    他这样一说,周致浑身冒出了一股冷气,是呀,不能骄傲啊!现在算什么,连个秀才的影子都没见到呢。

    周致旋即面色变得无比凝重,郑重的点点头,道,“先生教诲的是,小子牢记于心。”

    曲任彬的语气这才稍稍缓和,接着说道,“按你现在的作文,在整个庆都县应该少有出其右者,但我庆都县是小县,和其它的县比起来,你的文章就不一定如何了。

    我保定府更是人才济济之地,写文章比你优秀者数不胜数。所以日后还需加倍努力才行。

    老夫虽不能再教你,但你定要每日细心研磨,不断练习,每日至少做出一篇八股文才行。

    今日之后,你就回家,在家里写出来的八股文就交给车朗,让车朗隔上些时日送过来,老夫点评后再返回去。”

    “小子谨记!”周致谦恭的说罢,朝曲任彬深鞠一躬。

    在县学求学的日子今日就宣告结束。

    周致拜辞了曲任彬,又去县衙拜别老师陈光耀。陈光耀对周致这一个月的精进非常满意,但也少不得又叮嘱一番,要周致继续努力,切不可放松云云。

    周致都牢牢记下,就从县衙出来回家。周致要回家了,那寇沛涵好像也疯够了,自然也是和周致同路而行回家。

    他们两人的关系日益亲近,周致几乎能感觉出这个刁蛮任性的美女对自己有一番深情了。

    回家的时候两人同乘一辆马车,寇沛涵和周致随意说笑,一路好不快乐。

    进入了白岳村,寇沛涵的小嘴巴撅起来,脸上忽而布满了红晕,道,“周致,我……你日后定要好好读书,要尽快考个秀才出来。”

    说着说着,不禁双目含泪。

    和寇沛涵几乎每日相见,现在要分别了,周致还真是舍不得,也是无比心酸。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大胆的伸出手想为寇沛涵轻轻揩去泪痕。

    男女授受不亲,两人同乘一车俨然十分过分,周致这样的举动更是逾越了大礼。

    周致的手掌还未接触寇沛涵的粉脸,不料寇沛涵却身形灵动,也不知怎的,竟突然飞起一脚将周致踢下车去。周致“哎呦!”的一声,痛苦不堪。

    寇沛涵在车上却是咯咯笑道,“你个臭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想占本姑娘的便宜了!”

    周致咧嘴苦笑,暗暗道,这不是情不自禁嘛,情不自禁你懂不懂?

    马车随后远去,车上传出寇沛涵清脆恍若黄莺啼鸣般的声音,“周致,记住我的话,尽快考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