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天使现 恶疾消
作者:九幽之上      更新:2020-09-13 08:35      字数:0
  老人微转脑袋看向了雪清河眼中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情绪:“啊,你就是天斗大皇子。”
  雪清河态度十分恭敬:“正是,还请老教皇出手为我医治怪病。”他再次鞠躬。
  千道流微微颔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嗯,大概情况老夫已知晓,你把手伸过来,让我瞧瞧吧。”
  虽然说千道流不是专门的治疗系魂师但能活他他这个岁数,达到他这般境界的谁有知道他会多少呢?眼下雪夜大帝也就只是寄希望于千道流真的能把雪清河治好了。
  嗯,他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
  雪清河连忙卷起衣袖,伸出胳膊。
  千道流也不含糊。伸出枯槁的手,搭在雪清河的手腕处。
  然后他又眯起了眼睛,细细的感受。
  脸上依旧没有丝毫感情显露。
  让忐忑的雪清河有些惴惴不安。
  而旁边的四个小家伙也是注意到了雪清河。
  “哥,你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搞笑啊。哈哈…”千仞雪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直接叫了起来。
  而小舞和轻舞捂嘴轻笑要腼腆的多。
  千梦易不以为意:“哦,没什么昨天看他不爽,被我揍了。………”
  而在一边的雪清河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就好想没听到他们说的一样,他闭着感受着体内游走的温和力量,一脸安详。
  千道流不禁微微打量了他一下。
  瀑布流水隆隆,雪清河站在千道流身前,风在静静的吹。
  四个小家伙唧唧咋咋不停。
  然后,千道流缓缓的收会了手,闭合的嘴唇张开了,他的语气有些深沉:“嗯,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致的寒冷,现在还要不了你的命,过不了太久了你依旧会死。现在你的全身经脉都被这种极寒之力充满,体内魂力已有数半被其冻结,无法使用,无法感知。就好像体内火力莫名消失了一样,嗯,可以想象得到,加以时日,冰寒会流遍你全身。冻结你全身魂力,你会连武魂都无法释放彻底成为废人,然后会冻结你的血液,皮肉,骨头,内脏,大脑。你会受急冻之苦而死。这等寒毒,世间少有。我也是头一次见。嗯,你平常的时候还有什么其他的不舒服感觉没有?”
  雪清河瞪大了眼睛,心中有些惊悚:“我平常感觉除了无法修炼,搞到修为在下降之外,并无其他异样。如您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此为寒毒,一点寒毒的感觉都没有。”
  “真的从来没有过全身冰寒的感觉或者说浑身发热也没有?”
  “两月以来从未有过。父皇找其他人来看,都说我这得一怪病。经脉莫名其妙闭合,导致无法修炼,而且不知为何魂力下降。”
  “嗯,看样子,这冰寒之毒极为狡诈,潜伏性极强。额,让老夫思考思考。”
  千道流又闭上了眼睛好想像在沉思。
  千家,天使一族。天使武魂除了光明神圣属性之外。其实还有极致的火焰属性。焚烧一切邪恶的烈焰。水火不相容。火对水还是极其的敏感。
  在千道流细致入微的感知之中在这雪清河体内,盘踞着冰寒之力。可,雪清河个人表示却说没有感受到过寒冷。
  雪清河就这样期望的看着。然后脑海中也开始思索自己是如得这寒毒的,连发热都没有。这当真是奇怪呀。
  哎,皇室啊。
  原本最开始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天降横祸。而昨日,千梦易全然不顾天斗皇家颜面将他痛揍一顿。他这才幡然醒悟,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目标是会不择手段的。
  事出有异必有妖。
  看着样子自己,也并非平白如故得这寒毒。
  眼睛闪过莫名之色,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嗯,既然如此。老夫先现尝试一下。”
  千道流站了起来。
  原本有些佝偻的背瞬间挺直,须发皆张。银发飞扬,衣袍咧咧。
  莫名的气势爆发,六翼天使出现。
  黑黑黑黑黑黑黑红红
  7黑2红的魂环,让雪清河惊讶的叫出了声:“这个怎么可能!全是黑色的!”
  黑色意味着什么?万年魂环啊。
  据他所知一般的魂师。只有到达五环之后,才可以融合万年魂环。而眼睛的老人,第1个魂环就是万年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莫要慌张,接下来就试试看你这寒毒到底能不能被老夫驱散。若是不能,老夫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千道流。声音威严。金色的光映衬着他的脸犹如神明。
  “天使净化!”
  千道流的第三个亮了起来,绽放出黑色的光。
  然后,一道璀璨的光柱从天而降。瞬间将雪清河笼罩其内。
  与此同时千道流背后的羽翼,燃烧起金色的烈焰。
  而雪清河感受到的是。无与伦比的炽热。血液都快燃烧的炽热。他的身心都在颤抖。
  然后是痛!全身都在抽痛。
  痛得让他几乎想要发狂。
  “啊!啊啊啊!”
  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那个老人似乎想要害他。
  他咬住了牙关。努力的承受着。
  我要坚持下去!
  这!这是!
  慢慢的。他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似乎变得通透了,原本无法运转的魂力此时在体内疯狂的扭转。
  自己好像病好了!
  然后,光柱消失。天使也消失了。
  他雪清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困扰他两月的恶疾。终于是痊愈。
  他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好过。
  果然,老教皇会治好他的怪病的。
  千道流询问的声音响起:“感觉怎么样啊?”
  “我,我感觉自己,自己全好呢。”
  雪清河有些激动。
  千道流又重新坐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嗯,确实是好了。还好你中毒不深。不然的话我也无法根除。嗯,病好了你也可以下去。”
  雪清河再次鞠躬,这是他前所未有的诚恳:“谢谢!”
  这次,我一定要让那些人后悔。
  天使现,恶疾消。
  一旁的千梦易看着与昨天判若两人的雪清河露出了意味莫名的笑。
  ………
  渐渐地,天暗了。
  雪清河带着两个护卫走在下山的路上。
  忽闻,背后有声音传来:“小弟啊!你跑那么快干嘛呀?”
  他转头望去是昨天揍他的那个小孩。
  他露出了贵族标准的微笑。
  “不知圣子殿下叫住我有何事啊?”
  千梦易走上前来:“怎么样啊,病好了又嚣张啦,大哥不会叫了。昨天不是一口一个大哥吗?”
  雪清河没有了昨日的冲动,脸上也没有丝毫反应,他只是微笑。贵族的微笑:“哈哈,圣子殿下说笑了,昨日只是个玩笑罢了。当不得真,今日还真是感谢老教皇出手啊!”
  千梦易看着眼前彬彬有礼,笑容和煦的男孩儿。忽然想起呢,昨日只是见过一面的雪夜大帝。
  千梦易裂开了嘴角,露出牙齿,笑了笑:“哈哈,你这人还真是厉害啊。一夜之间判若两人。成长了嘛,看样子。你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呢。”
  其实他追下来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忽然发现这雪清河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与昨天的小孩子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他似乎已经不是那个陶醉在自己是天骄之子的傻孩子了。
  雪清河看着眼前这个比他矮了一头的小孩,眼中金光流转:“那可多亏了昨日,圣子殿下将我打醒啊。”
  千梦易点了点头,忽然的小手一探拍了拍对方的屁股:“嗯,不错。你现在这个样子比昨日讨喜多了。也许天斗的未来是你的。哈哈。”
  雪清河感受着拍在自己屁股上的小手有一点错愕,连忙后退几步,不过他的笑容还是那样的自信从容好像自己掌控了一切:“圣子殿下放心,这个大陆的未来都会是我的。”
  “哈哈,不错,有志气。我支持你哦,少年!”
  看着,对方渐行渐远的身影。
  千梦易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貌似事情正在朝有趣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