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雪清河爬山求医
作者:九幽之上      更新:2020-09-13 08:35      字数:0
  虽然说,说好了要给雪清河那个小子看病不过比比东也没有立刻安排。雪清河被千梦易收拾了一顿之后。就自己带着护卫出去溜达。
  千梦易收拾完那啥雪清河之后也不甚在意,所谓修炼在于勤奋。
  位了成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有实力的三好青年,他决定还是。不放弃每一刻喘息的时间努力修炼,成为所谓的强者。
  一天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
  一夜无话。
  第二日,美好的一天,要从早上开始。
  在稀稀疏疏的声音里千梦易睫毛微颤,缓缓的睁开眼睛。
  比比东正在换衣服,白哲的皮肤裸露在外,初晨的阳光星星点点地洒在其上,映照的有一丝粉红千梦易能够看到她身上的每一根茸毛。
  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
  最终他还是在千仞雪的呼唤之下再次醒来。
  “呼~”
  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结束了冥想。
  冥想法,天梦冰蚕教他的一种专门修炼精神力的法门,同时掌控精神力。
  现在他的情况基本上就是上半夜修炼魂力,下半夜修炼精神力。让自己有全面的提生升。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上就这样过去。
  或许这还是平淡无奇的一天。
  初秋时节,没有了盛夏时的炎热,换来了是清凉的风。树木也开始落叶,花儿草儿也开始低下脑袋。
  雪清河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背后两个护从跟着。他来道到了。武魂殿的后山。
  没错,他今天要爬山呢!
  额,跟两个护卫一起。
  教皇说的:“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中午过后自己去后山找老教皇,老教皇自然会医治与你。”
  慢悠悠的走在林间。
  脑海中不禁浮现起这两月以来经历的一幕幕。他雪清河是天斗皇室高贵无比,他是天才。家族里面百年难得一遇的先天满魂力。及各种光华于一身。父皇疼爱他。母后宠他。几个弟弟也是对他有恭有敬。
  而一场巨变。不知为何得一怪病,再也无法修炼。不但无法修炼,而且修为还在倒退。一下子他的生活全变了。
  他从九天之上瞬间坠入无底深渊。凤凰变成了鸡。那不还是只鸡吗?先是一则绯闻,不知从何传出在那天斗皇城闹的是沸沸扬扬。大皇子惹怒神明一夜之间修为尽废,成为废人,这样的人不配成为天斗皇室,日后必玩会变为庶民。
  这舆论还成为了皇宫内侍茶余饭后的谈资。父皇一气之下皇宫内外。杀的是人头滚滚。可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在父皇的妃子们面前抬不起头。以前的气宇轩昂,现在变成了笑话。对方的明嘲暗讽无力反驳。就连母后也是对他少了几分关爱。她好像更喜欢三弟了。
  然后他的兄弟们,对他也不再亲近,疏远他。就连最小的四弟也开始。暗地里称呼他废物皇兄。父皇寻遍天下名医。虽然让他感动万分。但这也让他感受到了,他似乎正在离自己的父皇愈来愈远。父皇对他的失望让他感到害怕。
  而昨日,昨日他却被一位6岁小儿揍的鼻青脸肿。长这么大以来,他就从未被他父皇以外的人打过。对方甚至武魂都没有开。单凭拳脚就是把他打的狼狈不堪。
  苦思冥想一夜。他明白了!
  这个世界终究是强者为尊。
  为何,自己落入凡尘,便被他人唾弃;为何,自己天降横祸,得来的不是亲人的关心,而是疏远;为何,皇城内外都在传他雪清河。一夜之间沦为废人,日后必将贬为庶民;为何,那6岁小儿便可欺我,辱我,打我;为何啊?这究竟是为何!
  是因为我不够强?是的,是我不够强。
  身在皇室,大便要成为皇室之人。
  一场大病,终究是让他看见了这世间的千姿百态。
  啊哈哈哈!我雪清河便要做这世间至强之人。那些小丑就笑吧!跳吧!唱吧!叫吧!闹吧!吵吧!
  我,会是这个大陆的主宰!
  默默的走。默默的看。默默的想。
  踩着那有点湿润松软的泥土。闻着鼻尖湿润清香的空气。
  他,忽然的笑了。
  待他归来之时,他定让皇城颤栗。
  半山腰处有一平台。自然形成中间有一瀑布。瀑布轰轰,流水之声犹如雷鸣。瀑布潭底,深不见底。流水入潭。没有半分潭水再往外流。一个死潭。却是不知积蓄了多少。
  潭边有一木小屋。青苔树藤缠绕。在朦胧水雾之中,好似仙人居所。
  而此时,瀑布之下,四个小孩儿。千梦易在水口处,任由高处冰冷入骨的潭水冲刷。挥舞手中小木剑。挑,刺,砍,斩……每一次的挥舞,都好似要将瀑布都截断。
  还有三个小丫头盘坐在稍小的水口一不不动,宛若磐石,好似老僧入定。
  千道流听取千梦易意见。在阻力中磨练体技,所以将原本的大池塘。改造了一番形成如今之瀑布。以供修炼之用。
  千道流坐在旁边摇椅“吱呀吱呀”的慢慢摇着。感受着湿润的空气。不时的凉风。小眼睛眯了起来。时不时端起旁边的茶杯闵上那么一小口。
  嗯~巴适。
  树丛里面,时不时的沙沙之声。几日穿了裤子的大猩猩飞跃而过。或是草丛里面巨蛇游走而过。
  嗯,其实这是一个魂兽养殖场。
  太阳透过树影斑驳地洒下。
  雪清河抹了抹头上的细汗。回头看了一眼武魂城大半已尽收眼底,他终于到半山腰了。哎呀!真的是累死我了。
  再看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崎岖山路。眼中闪过一阵退缩之色而马上被坚定所取代。
  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
  听那老教皇以达绝世之境。修为深不可测。若是对方真能治好我病,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而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判断明显是错误的。这哪里是什么半山腰啊?这好像还在山脚下来着。
  一个小时后。
  雪清河亦步亦趋,缓缓的挪移到了。真正的半山腰。
  小孩儿的笑声从上面传来。
  在湿润的绿色草坪上。
  一个男孩跟三个女孩在上面打滚。
  旁边一老者,慈祥扶须。
  心中一喜,跑上前去,一恭到帝底:“天斗皇室,雪清河。特来拜见老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