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圣都四少

作者:雷神驾到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34 |字数:5016

    “圣帝近日正在为征海一事忙碌,想必即使知道这事儿也难以理智地处理。我看,倒不如我们先行请示两位长辈,问问他们的意见,到时候再把我们的想法一同禀报圣帝。”

    那书生解释说道。他在四人中境界最弱,但思考事情最为周密。

    “之策说的对,我们还是谨慎为妙。折腾了一晚上,我们还是先去别苑休息一会儿,明儿可以找他们商量商量。”冷明哲缓缓说道。

    众士兵随之回家,夜,终于安静下来。

    ……

    ……

    翻腾的紫红朝霞,半掩在杨树后,向着苏醒的大地投射出万紫千红的光芒。

    拨开耀眼的云彩,太阳像火球一般,把火一样的红光倾泻在这片大陆上。周围的海洋也似乎也感受到了太阳的热情,跟随这道力量施展出了自己的姿态。

    中土大陆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大陆,如同一块宝石般屹立在浩荡的海洋上;而圣都则是这块宝石中最耀眼的一块。

    人间都有些很好听的说法,圣都处于中原地区,这片耀眼的平原孕育了无数人才精英,而那些人才和精英也像宝石,照亮了整片平原。

    老一辈通过努力打下了江山,他们付出了很多,却没有机会去享受圣都更多美好的事物,但那些美好的事物留给了少年们。

    于是,从鹤发童颜到豆蔻弱冠,圣都孕育了一批又一批少年,当年的婴儿或者孩子已经成长为少年男女。

    而这批还在成长中的少年,就像冉冉升起的新星,虽然现在还不足以灿烂整片星空,照亮这片大地,但年轻代表了希望,天赋奠定了基础,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而那四个天赋易禀的少年,正是近两年来冉冉升起的四颗新星。

    圣都四圣使,正是以冷明哲为首的圣都精英团。

    冷明哲修为甚高,综合能力最强。他相貌不凡,总是一身白衣,英姿飒爽,是万千少女心中完美的配偶,也是众多修行少年少年嫉妒的对象。更重要的是,他不到五岁的时候便初露星云,在桐兰观中竟被测出星云中传承了上古神兽麒麟的力量。

    但光有麒麟星云并不足以让一个少年走到今日的位置。

    他的父亲冷康诚,是当朝四国公之一,深得圣帝的重用。作为国公之子,冷明哲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极高的修道天赋,十六岁那年就已经是融合境,在国试中一举夺得榜首,轰动全城。

    年轻一代都会羡慕冷明哲的出身,而年老一代则是对冷康城有这么一个儿子而赞叹不已。两父子就像是圣都城里两把耀眼的火焰,让很多人赞不绝口。

    而另外三人同样也是历届国试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

    这四个少年本来没有太大的交集,只因在某场战斗中,四人意外合作,以四人之力完成了一次极其出色的配合。那件事后,为了赞誉他们并且鼓励年轻一代,圣帝便赐给他们”圣都四圣使”的称号。

    那手持折扇的书生张之策,前两年在国试中的文试上,他写下了一篇特别的文章。文章的内容是一些分析和规划,分别针对如何擅用人才,如何协调人族各部分力量,和灵族友好结盟之类的事情。

    在那些详尽的阐述中,洋溢着一种同龄人难得的睿智。阅卷教士在后面评价到:“用一种犀利与婉转同存的文字风格,表达了一个年轻人对这个世界不一样的想法,十分优秀。”

    而那身材魁梧的少年扶安康,在国试武试中以其独特的攻击方式和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而一举成名。他的实力自然不低,即使没有冷明哲那般高等的天赋,但在“勤奋刻苦”这道学问上,其他三人自然没有他修的好。

    而那位最小的少年,名叫云飞扬,在四人中年龄最小。据说他天赋奇才,魂念极其强大,强大得足以凌驾于万丈云层中,俯瞰这片大陆。因此,世间有人称他为“会飞的少年”。

    这四个人在圣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今夜,这四个人站着一起,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实在是一大风景。

    此刻,圣都四圣使,正坐在一张桌上,认真地说着一些话。

    冷明哲虽然没有受伤,但由于连夜赶路,一入圣都便和魔族大战,不免心神有些受损,需要休息一番。

    这里是四少年在圣宫外聚会的别苑,迎星阁。迎星阁并非是大阁楼,充其量只是一间小小的房间,专供宫里来的人在此处休息。

    本该是闲暇时光才会来的地方,来的时候他们一般也不谈正事,很多时候都是在喝茶聊天,但今日四人的表情却有些凝重。

    因为今日不只他们四个,还有两个长辈。

    天下皆说魔族之狡猾残忍,而他们四个都是实打实跟魔族正面交过手的人。昨夜魔族突袭圣都,四人只觉得十分诡异,思考许久还是不得其动机何在。

    恰逢人族征海活动正值重要的准备时刻,四人权衡利弊后还是决定暂且不打扰圣帝,而是先请示两个长辈,商量对策。

    那两人身份尊贵,绝非平凡之人。其中一个身穿华丽的衣服,年龄稍大,显得极有长者风范。另一个则年纪稍轻一些,一身普通的衣服下,依然掩藏不住身上的贵族气质。

    “你们说说,昨天到底怎么了?”那个身穿华衣,颇具长者风范的男子问道。

    “昨晚魔族突袭圣都,魔人、夜行者相继出现,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一等高手在暗中作祟。”

    张之策缓缓说着,“我和老扶看到几个黑影,没有想到太多便跟了过去,没想到居然是中了魔族的调虎离山之计。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竟然是干扰我们的魔人。”他手上依旧持着那把折扇,看似地从容地扇着,但脸上不免掠过了一丝淡淡的愁绪。

    小少年云飞扬也接着说到,“我跟他们的情况一样。那些黑衣人的武功不高,我三两下就收复了,只是他们宁可自刎,也不愿意透露一句话。”说完便拿起桌上的果子,啃了两口。

    “听说事情都发生在东边小巷处,黑甲精骑和精英侍卫同时出击,居然连区区几个魔兵都解决不了?”那中年男子继续问道。

    “除了十二夜行者、还有两个魔族一等一的高手。如果不是他们,魔族又会在这儿如此猖狂?冷明哲刚刚从外面回来,就和那高手对战了几回,我居然错过了,还真是可惜。”云飞扬继续回答道。

    “高手?是什么样的高手?”

    “我猜,她擅长弓箭,具体的,就要问明哲了。听说,是个绝色女子哦?”云飞扬再度开启戏谑模式。

    “明哲,你昨天赶回来的时候,到底是发生些什么事?”

    “就如他们所说的。潜伏在圣都的魔人出动,干扰众人的视线,然后十二夜行者集中对付黑甲精骑,而这期间,魔族的两大高手暗中指挥,所以才会弄得狼狈。”冷明哲回答道。

    那个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一直沉默,此刻有些忍不住说道,“照这么说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昨夜他们分散了所有指挥者的经历,将黑甲精骑引导东边的小巷那头,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屠杀人族的精英。”

    “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魔族真正的目的,近日圣帝也正在为征海的事情烦闷,我们暂且不想把这件事情惊动到圣帝,所以才跟您们商量,看如何是好。”冷明哲边说着边站起来,缓缓地给那两个中年男子倒茶。

    “你考虑的很周全。冷兄,你该为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呀。”那身穿布衣的男子笑着继续说道,“我看这事儿,还是先别告诉圣帝了。明哲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该有的线索你比我们都清楚,我看,你们就放手去做,有什么进展告知我们一声便是。”

    那个穿着一身华丽衣服的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但那眉梢之间,掩藏不住一丝喜悦之色。

    圣都卫国公冷康诚,子因父而盛名,父因子而更加盛名,独子冷明哲一直是他的骄傲。

    而他旁边坐着的那个身穿布衣、年龄稍浅的中年男子,是当朝丞相郑航。

    “国公大人和丞相大人这么相信我们?”扶安康笑着说道。他的身材魁梧,声音浑厚,面部表情虽有些木讷,但依然那给人一种北部汉子的粗犷感。

    “天下迟早是你们的。”那位身穿布衣的郑航丞相也笑着说道,拿起手上的一杯茶,不紧不急地喝下,然后说道,“现在,我们只是为你们保驾护航。”

    冷明哲看着这行云如流水般的动作,莞尔一笑,脸上的愁容顿时消散,说道“丞相果然好心境。有您的话,我们会全力以赴。”

    “说的对,只要我们不放过任何奇怪的人和线索,总能查到些什么。”张之策在旁侧说道,方才隐约的一丝愁绪也消失不见。

    “说起线索,我倒是想起一个奇怪的人。”冷明哲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突然说道,“应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少年。”

    (写这四圣使的时候,真是花了我好大的心血。这是一个云集天才的地方,年轻人的很多理念得到很大的尊重,这是我很喜欢的世界。年轻代表了希望,少年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