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8章 探病

作者:浮世落华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22 |字数:6000

    剩下的事情是十五出面去解决。

    坤哥那边是怎么谈判的,墨清城不需要在意。

    墨清城白小飞他们坐了直升飞机回到了瑞丽。

    连夜坐飞机赶回了省城。

    那里才是墨清城的大本营,手脚才能展开。

    齐寒月被直接送到了墨家的私人医院。

    因为伤势太重,直接就进了手术室。

    西蒙的鞭子打伤的不仅仅是齐寒月的身体,齐寒月的那条骨折的腿也受到了第二次打击。

    需要接骨。

    伤口也都迸裂。

    要进行第二次缝合。

    齐寒月躺在手术室里的时候,悲催的思考。

    自己这是什么命啊。

    二次伤害才最麻烦。

    骨折,枪伤,再加上鞭子抽伤。

    小白菜都没有她可怜。

    简直让人生无可恋。

    这次麻烦了。

    这样的伤,怎么回去和齐**解释。

    骨折还好说。

    身上的枪伤怎么说。

    西蒙那个王八蛋,干嘛没事干弄根鞭子抽人玩。

    她脸上的鞭子痕迹怎么也遮不住。

    齐**看见了,要怎么想自己。

    估计最得意高兴的应该是何卫芬。

    又有了可以添油加醋的材料在齐**面前诋毁自己。

    这一下子算是大发了。

    还想着海边之旅。

    这下子泡汤了。

    齐寒月几乎是悲愤的要吃人。

    设想好的一切都成了泡影,搁谁身上都会发飙。

    看着浑身的伤,一动都动不了。

    她的阳光,沙滩,海浪。

    还有她的房子。

    现在通通破灭。

    多亏墨清城总算是有点良心,把她弄回来了,这要是再弄个在瑞丽通知齐**。

    呵呵。

    乐子大了。

    她那点儿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弄来的钱就会曝光。

    这可不是一万。

    是五千多万。

    何卫芬要是知道,估计不把她折腾死了不算完。

    还能不急眼。

    最大的不利是她还没有满十八岁。

    没有到法定年龄。

    她无法保护自己的权益。

    该死的监护权可是在齐**和何卫芬手里。

    还好还好啊。

    多亏了墨清城的私人飞机。

    想想差一点不保的兜里的五千万。

    齐寒月纵然沉稳,也是一身冷汗。

    为了五千万到时候人脑子都要打成狗脑子的。

    她倒是不怕。

    问题是她生活在法制社会,她总不能因为一个何卫芬就把自己赔进去。

    不值得。

    再说了,她现在开始名副其实的病人。

    行动不便。

    李玉玲也回来了。

    守着她哭成了一个泪人。

    齐寒月只能安慰李玉玲。

    “我没事,就是看着严重,实际上很快就会好的。”

    李玉玲抓着齐寒月的手。

    “你这个样子太吓人,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都是那个刘梓歆,碰到她绝对倒霉。”

    她还在恨刘梓歆,认为都是刘梓歆连累了齐寒月。

    要知道人家可是要绑架的是刘梓歆,齐寒月这种小虾米怎么有绑匪看得上。

    “背后说人家是非的才是卑鄙小人。”

    一个声音气愤的插进来。

    齐寒月目光看过去。

    刘梓歆手里捧着鲜花,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一个看起来是司机模样的男人拎着一大堆的营养品。

    这位大小姐正气鼓鼓地瞪着李玉玲。

    那样子就是一个小青蛙。

    李玉玲蹭的站起来。

    “哼,你还说!难道不是因为你,寒月才弄成这个样子的。人家绑匪要的是你,为了救你,寒月才会这样。

    要不然,以寒月的身手,打不过还跑不了?至于弄得自己不死不活的躺在这里!你看看,浑身上下还有好地方?”

    她可不会去考虑刘梓歆身后跟着的是谁。

    是她父母更好。

    也知道知道,他们家孩子有多么害人不浅。

    刘梓歆跺脚。

    “你事哪根葱哪颗蒜啊?我可是和寒月是出生入死的交情,我知道寒月因为我才受到这样的伤害,我会补偿她的。用得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骂完李玉玲,直接绕过李玉玲,扑到齐寒月病床前。

    “寒月,你怎么样啦?好一点没有!我爸爸妈妈特意来看你,是要感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以前有很多做的不对的地方,以后我们做好朋友。谁要是敢欺负你,我饶不了他。”

    齐寒月苦笑。

    这出口的霸气,也就是刘家的大小姐才能这么说。

    “刘梓歆,你不用特意来看我,我说过,救你是顺便的,我也是在救我自己。不需要特意跟我说谢谢的。”

    惊动刘氏的老大出面,齐寒月没想过有这样的待遇。

    刘梓歆身后的一男一女走出。

    “小丫头,辛苦你了!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家小歆的缘故才引起的开头,你好好养伤,所有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们都会补偿给你,希望你好好养伤,早日康复!”

    说话的是男人。

    刘梓歆的父亲刘建业。

    态度温和,但是气势很足。

    刘梓歆的妈妈盯着齐寒月,眼神似乎躲闪。

    齐寒月摇摇头。

    “伯父伯母,真的不用麻烦了,这件事是谁都不想发生的,不过万幸我们都平安,所以我不会认为是什么救命之恩什么的。所以你们也不需要感到歉意。我们只不过是在一次绑架案中的两个受害者。不要因为这个浪费你们的时间,况且,刘梓歆的身体也不适合到处瞎跑,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人情她可不需要。

    光是看着刘建业,齐寒月就没感觉到善意。

    倒不是人家说什么了。

    问题是什么都不说,可是那眼神,像是探照灯一样的,里面的犀利还有审视,齐寒月不是傻子,还看不出来。

    指不定这些有钱人心里怎么想呢。

    该不会阴谋论的认为自己是设了一个圈套来和刘家攀上关系吧。

    对于不善意的人,齐寒月也没准备善意的对待。

    所以话才说的这么生硬。

    就差直接一点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别来打扰我。

    刘建业一愣。

    大概是和预想的不一样,所以失望了。

    女人始终没说话。

    只是那目光可不敢恭维。

    严厉的审视,加无穷的怀疑。

    刘梓歆不干。

    拉着齐寒月摇晃。

    “寒月,你别赶我走!我想陪着你!”

    触动了齐寒月的伤口,疼的她脸色大变。

    刘梓歆被一股大力给扯开,差一点没摔出去,被刘建业一把稳稳的扶住。

    墨清城皱着眉头。

    “刘叔叔,你们确定是来探病的,不是来谋杀的?”

    语气可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