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黄金 第一千零二十章无极深渊9

作者:剑锋鑫 | 发布时间:2019-09-19 07:23 |字数:9099

    这次血魔教来到北域,也只带了两样东西,一是可以大量制造武王高手的珍贵血菩提。二就是这种恐怖的深海魔鲛。

    因为血魔教偶然发现,星宿海这片地方,尽管有远古宗门的神秘禁制,但这种禁制,似乎只针对武者,还有死物有效。反而像是生活在水中的怪物,比如深海魔鲛,就可以不受禁制的影响,自由在水中游走。

    也是发现了这一点,血魔教才会把星宿海,当作了进入的北域的第一个据点,一边派出高手,不断引诱武尊高手进入山村,杀人夺宝,顺便给血菩提的成长,提供血食。

    另一方面,对某些强大的武者,陆地上不好动手,血魔教的人又想到从海洋入手,专门趁着落单的武者,进入星宿海,不能飞行,又不能溺水的弱点,派出深海魔鲛,谋财害命。

    尽管不知道深海魔鲛的来历,但听到这些怪物自称血魔教,纪东大致上就清楚了这些人的目的。

    不用说,肯定是那逃走的老妪,搬来救兵,又发现自己毁了他们的据点,地走血菩提,所以赶来报仇了。

    最令纪东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人,似乎还把他当成了天阴教的真传弟子,不过这样的误会,纪东可不会解释,还马上扯虎皮,扛大旗,厉声说道:“血魔教,你们既然知道我是天阴教的真传弟子,还敢害我,难道你们不怕挑起两教的战争吗?”

    “哈哈哈,天阴教,很了不起吗,你们也好,太玄圣地也好,在我们血魔教眼中,也不过是二流势力而已!”

    血魔教护法狂笑,似乎感觉纪东已经困死在船上,这护法并没有急着杀死纪东,反而猫戏老鼠似的,尝试招揽纪东。

    “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就能突破武尊三重,也算是人才,投入天阴教可惜了,你交出血菩提,发下心魔大誓,永生永世,效忠伟大的血魔,我可以破例,饶你一命!”

    纪东指着周围的魔鲛,面露不屑道:“你说的血魔,就是这些不人不鬼,丑的令人反胃的怪物,如果要我变成这样,我还不如跳海自杀来的痛快。”

    “吼,任何侮辱血魔的,都要死!小子,你有种,你成功激怒了本座的怒火,咬碎他,夺回血菩提!”

    血魔教护法勃然大怒,显然,血魔二字,对这些人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随着他的话落下,所有的魔鲛,全部对准纪东,张开血盆大口。

    无数的血箭,从魔鲛的口中喷吐出来,隐隐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气息,光是闻到一点,纪东差点没吐了,“你们这些怪物,到底多久没漱口啊,你们也有种,成功激起了我的愤怒!”

    杀!

    葬天一剑!

    不敢有任何留手,毕竟海洋不比陆地,一个不慎,那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纪东当然不会给这些魔鲛破坏船的机会。

    凤血剑带着恐怖压力,随着纪东缓缓递出去,瞬间,就对准了那个自称护法的魔鲛。

    恐怖的剑光,让周围的海水,都变得凝固起来,只有纪东的剑,穿透前方的海水,又穿透在魔鲛的身体上。

    嘶啦!

    魔鲛的身体,被凤血剑撕裂一条长长的口子,比刚才更腥臭的血液,飘荡在四周,纪东也成功的被熏的干呕了一下。挨了这一剑,魔鲛竟然还没死,而是恐惧的飞速后退,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圣器之胚?难怪你能杀了本座那么多手下,你的手中,竟然有这样的至宝,你绝对不是天阴教的真传弟子,那些真传弟子,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宝剑,你到底是谁?”

    血魔教护法,终于发觉到纪东的身份不对劲,后退的同时,暗中却指挥剩余的魔鲛,拼命的冲向纪东。

    纪东的脸色,也露出无比吃惊的神色,自从得到凤血剑以来,他斩杀武尊高手,从来都是砍瓜切菜。

    像是现在这样,一剑过去,竟然没能杀死眼前的怪物,还是破天荒头一遭,纪东的脸色猛的一沉,这时候才知道,血魔教没有吹嘘,这个魔道圣地,真的很强大。

    惨烈的大战,顿时在海面上爆发,纪东手持凤血剑,不断的跟试图靠近魔鲛周旋着。

    无奈,这些魔鲛的皮肉,实在太厚了,甚至他们还能利用周围海水的力量,加强身体的防御。

    凤血剑的威力,在这些魔鲛身上,也变得削弱了许多,尽管纪东每一剑,都能伤到这些魔鲛,但只要没刺到要害,他就很难杀死这些怪物;

    受到战斗的波及,龙头船的船头和船身,很快就在这些魔鲛的攻击下,变的粉碎。

    尽管纪东也愤怒的击杀了两头魔鲛,但他心里明白,如果战斗继续进行下去,恐怕等不到他杀光这些魔鲛,这些魔鲛,就能把他站立的船板,轰成木屑不可。

    而没有了星辰木,在这一根毛掉进海中,都可能石头般瞬间沉底的星宿海,纪东的下场,可想而之!

    必须要改变这样的被动局面!

    吞噬剑意!

    星宿海上,没有办法后退,纪东所能做到的,那就是用尽一切办法,把这些血魔教的怪物击杀或者击退。

    “哈哈哈,五成剑意,还有圣器之胚,本座这次倒是好运,遇到了一个天才,扼杀天才,可是本座最大的爱好!”似乎已经看到了纪东船毁人亡,死于非命的下场,血魔教护法,发出残忍无比的怪笑声。

    “冲上去,毁掉他的船板,让他无处容身,然后,本座要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死他!”

    到底这里是星宿海,落下根毛都会迅速沉底的大凶之地,血魔教护法的手段也非常简单,那就是先想办法,让纪东失去立足之地,只要纪东掉进这奇重无比的海水中,那么就是武王高手,也别想要反抗。

    “哈哈哈,血魔无量,只要他掉进星宿海中,他就是武王,都是死路一条!”其他的深海魔鲛,也配合的发出得意无比的狂笑声。

    纪东这才惊讶的发现,这些东西,貌似不是怪物那么简单,他们还拥有人类的智慧,血魔教的手段,让纪东感觉匪夷所思。

    轰!轰!轰!

    这十几头魔鲛相互配合着,不断的掀起一阵又一阵巨浪,试图打翻纪东站立的最后一块船板,同时嘴巴里,还喷出大量的水箭,这些水箭,最后又形成一片暴雨般的瀑布,砸向纪东。

    每个魔鲛的脸上,都是露出狰狞又奸诈的表情,纪东也绝对不是他们在星宿海上,害死的第一个人。在纪东之前,曾经就有个武尊十重的高手,落单后被血魔教盯上。

    当时的血魔教护法,使用的手段跟现在一模一样,先是用血魔教控制的魔鲛骚扰对方,不给对方保护船体的时间,然后,再一点点的,把对方的船粉碎。只要对方没有了立足点,掉到海水里,那就是他们魔鲛的天下了。

    这时候,纪东才知道,星宿海是多么凶险的地方,难怪当初荆无守听到他要来这里,会那么的震惊。

    “不过……”

    看着那密密麻麻,瀑布般砸向自己的水箭,纪东的嘴角,忽然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不过你们以为,这点攻击,就能干扰到我,那就大错特错了。”

    三重战魔金身,早已经让纪东,拥有抵抗武尊境攻击的实力,纪东更是发现,这些魔鲛看似诡异,但本身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就连那个自称血魔教护法的家伙,能发挥出的实力,也不顾武尊二重而已。

    这些魔鲛唯一难对付的,就是它们利用星宿海的海水,凝聚出的水之铠甲,要不是有这东西,纪东保准一剑一个,把它们杀个精光。

    碰碰碰!

    强大的金身防御,让纪东无视掉周遭大片的水箭,眼睛只是盯着附近的水面,终于,他等到了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由于太过自信刚才的水箭,这次,所有的魔鲛,包括那位血魔教的护法,都已经亲自出书。

    十几头魔鲛,组成一道圆形的海浪,全力冲向纪东,试图合力毁掉纪东脚下的星辰木。

    就在这时,纪东也动了,原本悬浮在头顶,用力抵消海浪冲击的吞噬空间,忽然被纪东一把抓握在了手中,又高高的举起,形成一条漆黑无比的剑形空间裂缝。

    “杀!吞天一剑,看你们的鳞甲硬,还是我的剑更硬!”

    黑光吞天,粉碎了一切的光线,纪东手持空降裂缝,脚踩在星辰木上,身体已经旋风般旋转起来。

    轰!轰!轰!

    海浪冲天起,纪东以船板为中心,使用吞天式,在星宿海中,硬生生的割裂出一处恐怖的裂缝空间。冲的最快的血魔教护法,还有周围的魔鲛,顿时恐惧无法的发现,魔鲛坚硬的身体,竟然也如同周围的海水一般,被剑光缓缓割裂。

    “不!每一个魔鲛,都是血魔的化身,他竟然破掉了魔鲛的防御,不可原谅我要你跟魔鲛一起陪葬!”

    深海魔鲛的生命力强大的超乎想象,身体被斩成两段,它们还没死,只是漂浮在海面上,痛苦的挣扎与惨叫。

    不甘心失败的血魔教护法,则是强忍住痛苦,忽然口中发出一连串古怪的音节,听到这些音节,纪东还没感觉什么,那些还在痛苦挣扎的魔鲛们,忽然露出无比恐怖的表情。

    纪东的神情,也第一次变得慌乱起来,他一眼就看出,这些魔鲛,似乎要自爆,就跟天阴教经常施展的尸爆术一样。只是天阴教的尸爆术,使用的是尸体,而血魔教更加残忍,直接就是利用活人,进行尸爆。

    “不好,我必须要赶紧走,十几个武尊境高手的自爆,足够把星辰木炸的粉粉碎!”纪东黑着脸,以最快的速度,使劲划船,想要逃离这片漩涡。

    十几个魔鲛,也拼命挣扎着,向血魔教护法求饶:“护法大人,饶命啊,我们不想死!”

    “闭嘴,能为了伟大的血魔奉献生命,乃是我等无上荣耀,不管你是谁,招惹了血魔教,带走血菩提,那就注定是你的死期!血魔爆!”

    轰啪!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完成,十几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魔鲛,已经开始了不断的自爆,它们的自爆,形成一道连锁的冲击波,全部集中到血魔教护法的身体上。

    “血魔万岁!”最后,随着血魔教护法狂热的欢呼,他控制的魔鲛的身体,也发出了爆炸,当场就把平静的星宿海,炸出来一层几十米高的惊天巨浪,形成巨大的水山,朝着纪东存身的小船板狠狠砸来。

    看到这一幕,纪东也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就感觉手足冰凉,莫大的死亡恐惧,袭上心头。

    如果是在陆地,他有的是手段,避开这一场自爆,可惜,他现在是在凶险的星宿海。

    在这里,武者既然不能飞行,也不能在海水中游泳,要是被这股海浪打翻,瞬间,纪东就可能沉入海底,活活溺死在这星宿海中。

    “可恶,葬天一剑,给我定住!”

    危机关头,纪东不要命的催动魔皇经,释放出拥有禁锢作用的葬天式,想要定住这片水山。

    遗憾的是,那怕镇压天地的大帝之剑,面对这奇重无比的海水,也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纪东更是感觉,他定住的,不是一座水山,而是一片奇重无比的山脉,葬天式刚释放出去,巨大的反噬之力,已经震碎了战魔金身,然后,恐怖的海浪,层层叠叠,遮蔽天空,朝着纪东席卷过来。

    “要死了吗?”

    纪东口中鲜血狂喷,脸色惨白一片,受到这股恐怖的反震之力,他不仅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更可怕的是,脚下的星辰木,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即将崩溃。

    也许,只要再有一个小浪花打过来,都可能让星辰木彻底粉碎,纪东也将会失去最后的立足之地,沉尸海洋。

    一时间,迷茫,恐惧袭上纪东的心头,没有人不怕死,哪怕远古的大帝,都不能避免,更何况纪东。

    心中,不由浮现出这些年经历的一切,少年的天才,三年的灰暗人生,还有加入天运武府,加入太玄圣地的欢乐与愤怒。

    “哥……”

    忽然,一声焦急,又带着喜悦与悲欢的声音,传入纪东的脑海,那是纪姗姗的声音。

    “纪东,带着我,我要跟你走!”

    忽然,赵玉凄惨诀别的眼神,映入纪东的心海,让纪东恐惧的心,微微一颤,隐隐带着刺痛。

    “纪东,你是我魔皇的弟子,难道我魔皇的弟子,就这么不堪,这么轻易就放弃!”

    陡然,又是一道大喝,震撼纪东的脑海,那是一个孤傲又挺拔的背影,背对纪东,拂袖离去。

    不容纪东多解释,那道背影,忽然又变成纪姗姗瘦弱,发抖的娇小身躯,她努力的想要转过身,但一只手,强拉着她,翩然而去。

    纪东忽然就感觉,心中仿佛有一股怒火在燃烧。

    “妹妹!”

    纪东尽力的想要伸出手,抓住离开的纪姗姗,纪姗姗转过头,露出的却是赵玉凄然的神情:“纪东,永别了!”

    “不,我还没死,为什么要永别!哪怕是死,请让我见妹妹最后一面,哪怕是死,请让我,完成魔皇最后的嘱托!我答应过赵玉,要带她离开天阴教,我可以死,但我不能食言!”

    轰咔!

    脑海中的念头只是一瞬间,在生与死的边缘,纪东终于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巨大的黑洞空间,再度浮现在纪东的头顶,又被纪东疯狂的抓握在手中。

    天灭之剑,吞天式!

    圣级武学,天魔杀!

    纪东一手出剑,一手挥拳,生与死的界限,让纪东的拳法,隐隐的突破了一种极限。天魔杀从入门,突破到小成。

    强烈的求生欲望,也让纪东的杀戮拳意,从一成,奇迹般的突破到两成,但依旧没有用。

    纪东的境界,还是太低了,而十几个武尊高手自爆的威力,也太强了。

    吞天式的裂缝和天魔杀的魔拳轰出的空隙,瞬间被面前惊天的巨浪覆盖,然后又带着山崩地裂的海啸,当头砸在纪东的身体上。

    脚下的星辰木,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压力,轰然碎裂,纪东感觉脚下一沉,已经失去了最后的立足之地,也许下一秒,他将会跟落入星宿海的其他东西一般,迅速的沉入海底,活活的溺死。

    “要死了吗,妹妹,魔皇,赵玉,最终,我还是没能完成你们的嘱托!罗惺,王白,两位兄弟,永别了,剑老,荆师兄,我对不起你们。”

    纪东苦笑着闭上眼睛,等待沉入海底的那一刻,没想到,他没死在天阴教的追杀中,竟然死在了人为制造的一场海难中。

    吼!

    也就在纪东想到王白之时,沉寂在纪东肩头,连纪东几乎都要忘记的兽印中,忽然传出来一阵恐怖的兽吼。

    那吼声太可怕了,吼声一出,虚空都被撕裂,面前的惊天巨浪,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压力拍中了,顿时,水山崩裂,浪花消失,整个星宿海的海面,瞬间变得风平浪静,鸦雀无声。

    要不是海面上,还漂浮着星辰木的碎屑,还有魔鲛自爆后,残留的血肉碎沫,谁都无法相信,就在前一刻,这里还发生过一场惨烈的厮杀,还掀起了一场恐怖的海难。

    “我竟然没死?”

    纪东整个人呆呆的站在海面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肩膀的兽印,居然传出来真实可怕的兽吼,足以把武王强者都害死的恐怖巨浪,就瞬间被镇压。

    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纪东此时,居然还双脚站立在海面上,没有任何支撑,当然,也不全是没有支撑。

    要知道,这里可是大凶之地的星宿海啊,不能飞行,没有星辰木做支撑,武王境强者,掉进海中都会被活活溺死。

    然后,纪东就忍不住,低下头,看向脚下的海面,结果这一看不要紧,一看纪东吓的差点叫出声。

    “怎么回事,我的双脚,怎么出现了鳞片,看样子,似乎是这些鱼鳞样的鳞甲,让我可以无视海水,直接站在海水中。”

    好奇的蹲下去,扣了扣,摸了摸,触感真实,让纪东吐血的是,这些鳞甲,不是虚幻的,或者真元形成的,完全就是从他身上,硬生生长出来。

    纪东的脸上就变得非常的古怪,自己这个样子,以后该不会变成怪物吧,还有,王白给自己的那道兽印,到底是什么东西?

    快速的拉开衣服,看着肩头的兽印纹身,纪东真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是这道兽印,救了他!

    纪东更是想到,在圣地的时候,王白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有危险的时候,记得想着哥”,或者就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记得大叫三声哥的名字。”

    当初纪东纯粹以为王白在自恋,还跟罗惺狠狠踹了他几次,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在作死啊。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纪东忍不住好奇,冲着天空又大叫了三声:“王白,王白,王白!”

    结果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有水波隐隐的传来的回音,仿佛在嘲笑纪东无聊做傻事一样。

    纪东忽然就好尴尬,好郁闷,如果说兽印是真的,那叫王白的名字,纯粹就是吃多了没事放屁。

    “可恶,下次遇到这家伙,非要狠狠踹他一顿不可。”纪东红了下老脸,好在周围也没人看见。赶紧脚步一动,正准备离开这里。

    放在身上的血菩提,突然自己从纪东的身上飞了出来,还绽放出浓郁的血光,照亮了附近的海面。

    然后纪东就看到,一股股浓郁又强大的血气,被血菩提,从海水中强行吸取出来,转变成自身的养分。

    不用猜纪东也知道,那些强大的血气,都是那十几个怪物自爆后残留的,血菩提,竟然还能自主吸收这些血气,继续成熟。其诡异之处,看的纪东都暗暗咂舌。

    “这血菩提到底什么玩意儿,难道它还能自主修炼?”纪东有些疑惑的把血菩提抓在手中,左看右看。发现它除了像是个头很大很红的水果,实在是看不出一点特别的地方。

    想要咬一口吧,又想起,这玩意儿是长着无数的尸体上的,看着都恶心,纪东还是打消了吃掉的打算,准备带在身上,有空的时候,回剑峰找剑老去问问。

    小心的收起血菩提,又确定,周围估计连能站一只脚的星辰木都找不到了,纪东就只能很郁闷的徒步在水面上行走。

    这时候,纪东也发现了脚上这些鳞甲的奇妙作用,它们似乎能吸收星宿海的星辰之力,产生一种很奇特的浮力,让纪东在海面上,也能跟在陆地上一样,自如的行走。

    拉风是拉风,可是一想到自己好好的人族,身上忽然长出妖兽般的鳞甲,纪东难免还是有些担心。

    “看来找个安全的地方,还是仔细研究一下身上的兽印才行。”纪东暗暗的想道,浑然不知,他让血菩提吸收海洋中气血的做法,对血魔教护法,造成多么惨重的打击。

    血魔教,修行的是非常诡异的血魔之道,这种魔道,并不在意肉身,他们最在意的,只有血液。远古的血魔,更是号称血不干涸,就能滴血重生的境界。

    所以血魔教的高手,都是把自身的灵魂,跟血液融合在一起,甚至还能通过诡异的换血魔功,夺舍其他物种的身体,比如之前的深海魔鲛,就是血魔教高手夺舍的产物。

    原本,血魔教护法,是打算牺牲手下的一部分血魔因子,让他们自爆,先炸死纪东,再收集手下的残魂与气血,准备找机会重生。

    哪里知道,纪东非但没死,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任由血菩提,吸光了海水中的血气,也是彻底的杀死了这些血魔教的高手。

    哇!

    当感应到手下的残魂与血魔因子全部消失,悬崖之上,血魔教护法气的一大口黑血,喷的地面都腐蚀出一道深坑。

    盘坐在周围的十六个手下,更是全部七窍流血,倒在地上,彻底殒命,再加上纪东夺走的血菩提,还有为了炸死纪东,损失的是所有深海魔鲛。

    光是这一战,纪东就差点把潜伏北域,秘密发展的血魔教连根铲除,血魔教护法如何不恼怒,如何不吐血。

    吼!

    整个悬崖上,都传来血魔教护法暴怒到极点的咆哮声:“吼吼吼!不可原谅,不管你是谁,背后有什么势力,本座绝对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