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光之影 大结局 时空之外

作者:夜隐枭 | 发布时间:2020-02-29 11:24 |字数:4133

    正文

    罗德没有死,他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而已。

    无论是哪个家的。

    只身游离在时空之外,罗德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无法确认和感知,此时此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哲学三大疑问最直接的现实意义。

    这里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这里有的只是无尽的光怪陆离。

    如果说穿越是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那罗德现在就被两个世界断开连接的力量给“甩”到了世界和世界之间。

    漂浮在世界的间隙中,罗德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彻彻底底的无力——这里一片混沌,没有任何的法则规律,奥术无效,物理法则也不存在,或者干脆点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存在”这种概念。

    有那么一瞬间,罗德甚至感觉自己和死了也没啥区别。

    但……也只是一瞬间。

    虽然愿意为了一些原因而坦然赴死,但罗德从来都不是一个甘心放弃生命的人,他比谁都知道生命的宝贵,坦然赴死不是不在意活着,而是在意让更多人更好的活着。

    而现在,当罗德的生命只取决于自己的时候,他不会坐以待毙,让自己就这么漂浮在世界的间隙,最后停止思考。

    如果可以,那就要活下去!

    虽然不能发出声音,虽然没有饥饿,但罗德仍然在努力地思考,大声的歌唱,他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不能放弃——此时他还存在着,而一旦放弃,那“罗德”就彻底的消失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瞬间,也许是无数年。

    罗德终于接触到了一个世界的边界。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世界,这里到底有什么,但罗德还是选择舍命一搏,进入了这个世界之中。

    总归是一个新的世界,总归能从这里找到自己想要回去的办法。

    ……………………

    华国,魔都。

    几个年近三十的“中年人”在同学会后,没有去进行什么不和谐的活动,而是找了一个环境好的网吧,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岁月。

    能够暂时放下甲方的糟心,放下上司的烦人,放下老婆的唠叨,几个中年人时隔多日,终于再次回到了召唤师峡谷。

    “亚伟光,你tm还秒选亚索?!”选了索拉卡打算滑一下、平日里再客户面前能言善辩的寝室二哥毫不犹豫的口吐芬芳,“这游戏都十几年了,你还就会个亚索?”

    “都姓亚,本命本命!”秒选亚索的人将在工作中学到的演技完全发挥了出来,仿佛他秒选真的只是因为姓亚,而不是因为快乐一样,“我看看谁和我对线啊……异域奥术师?这是啥啊?”

    “别问我别问我,我也不知道。”adc也摇了摇头,“很久没关注了……要不趁着载入你去搜搜?”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亚伟光刚刚掏出手机,游戏就正式开始了,“算了算了,打着看,我的亚索就一个字,无敌!”

    然后,在兵线到达后的三十秒,中路亚索送出了第一滴血。

    “这啥啊,那么大个火球,直接砸我四分之一的血?”

    五分钟后,罗德大杀特杀。

    “怎么变成冰疙瘩就砍不动了,这不是bug吧?”

    打野看不下去了,来帮忙,结果被卡住六级双双阵亡。

    “他在玩无限火力的吗,怎么技能好像没有cd一样?!”

    二十分钟之后,基地爆炸,五个老男人相视一笑,同时选择了举报对面中单——当然了,其中四个还举报了自己家的中单。

    ……………………

    艾泽拉斯,暴风城王国。

    高等精灵特使希尔瓦娜斯小姐就贸易问题赴暴风城进行国事访问——当白色的陆行鸟停在了暴风城外,一座新立起来的雕像前时,希尔瓦娜斯跳下了坐骑,站在了雕像的脚下,扬起了自己的面庞。

    和其他几个人的大理石雕像不同,这个雕像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据说这是瓦里安陛下亲自下令了,甚至掏空了他的所有私人积蓄。

    人们诧异于为什么勤政爱民的瓦里安陛下会将宝贵的金子用在这种“没用”的地方,但个中缘由,希尔瓦娜斯却很清楚。

    因为那个傻子和地精一样贪财。

    晨曦之下,那个傻子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手中高擎艾露尼斯,在他的面前,一个巨大的、永不熄灭的炎爆正在翻滚。

    (这个炎爆术是卡德加搓出来的,安东尼达斯亲自永固下来的。)

    而在这个傻子的雕像面前、艾尔文森林里,永远都伫立着一柄巨大的断剑——那是他最后的战利品,也是他留个这个世界最宝贵的礼物之一。

    默默的绕着雕像走了一周,希尔瓦娜斯拉低了自己兜帽的帽檐,骑上了陆行鸟,匆匆进入了暴风城之中。

    只有清风知道,刚刚曾经响过一段高等精灵的挽歌。

    ……………………

    费伦大陆。

    无冬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出现了一个叫“无产者”的组织。

    这个组织很奇怪,成员以底层矿工为主,伴随着一些小型手工业者——在无冬城,这些人一直都是小透明,是被老板压榨、被地痞敲诈的对象。

    虽然无冬城一直是以“发达的手工业”而闻名费伦,但这些底层手工业者却从来不会吸引任何人的目光,他们用自己的双手为这座城市提供廉价的劳动力,从无冬城流出、流向整个费伦的玻璃灯、自鸣钟就是他们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组装的,但在相较于商人们获得的巨额利润,他们的薪水不值一提。

    而因为一伙盗贼团流窜到了附近、商路受到了威胁的情况下,手工业者和矿工都遭到了降薪——老板们多赚钱不会和他们分享,但少赚钱了就会降薪,这也是一份保留节目了。

    在这种情况下,【无产者】组织的领袖开始了秘密演讲,并且组织起了费伦大陆上的第一次罢工。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其后的百年里,无冬城完成了选民自治、无信者合法化……一个和人们通常认知中完全不一样的力量终于以崭新的姿态,登上了费伦的舞台!

    根据跟随在领袖身边的书记官记载,领袖在去参加无信者之墙的远征之前,曾经意气风发的说过:“这面红旗,将在未来插遍晶壁系的每一个角落!”

    “我要告诉整个世界,该颤抖和痛苦的不应该是墙上纯洁的灵魂,而是那些窃取了这个世界力量的神祇!”

    ————全书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