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今世龙霄VIP卷 二千四百五十八 抓奸细

作者:庞飞烟 | 发布时间:2019-10-18 03:14 |字数:5531

    圣医盟总部,情报殿。

    这里是圣医盟一处颇为重要的堂口,掌管情报殿的三长老,一般来说都是总揽全局,并不会所有的事都管,只有在发生一些大事之时,才会向之禀明。

    这半个月时间以来,情报殿的工作颇为紧张,不过大多都是从外间传回圣医盟的消息,主要是看陆家和苍龙帝宫有没有什么异动,圣医盟也好早作准备。

    踏踏踏……

    一片忙碌的气氛之中,一道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让得情报殿中诸执事和低阶修者们,尽都是转过头来。

    “莫长老!”

    “莫长老!”

    “莫长老!”

    这一看之下,到处都是响起一片恭敬之声,因为来者乃是圣医盟刚刚升任的九长老,也是掌控情报殿的三长老副手,在这里可谓是一人之下无数人之上的实权人物。

    至少在这情报殿之中,除了那位总揽全局的三长老之外,这位在圣医盟长老殿中排名第九的莫长老,几乎算是一家独大了。

    尤其是这位莫长老平日里不苟言笑,比起那慈和的三长老更加让人敬畏,所以诸人对于莫长老的畏惧,比起三长老这位真正的掌权者来说,还要强烈得多。

    甚至是有一种传闻,那就是二长老柯云山背叛被杀之后,三长老很快就要升任二长老,这情报殿很可能就要真的让莫长老掌管了。

    对于这么一个前途无量即将高升的实权人物,没有人敢有丝毫怠慢,此刻见得莫长老急匆匆进殿,诸人都是有着一种敬畏之感。

    “都忙自己的吧!”

    莫长老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精光,紧接着便是跨步来到一座案前,左右看了看,然后才掏出一张信纸奋笔疾书起来。

    片刻之后,莫长老将信纸上的墨汁吹干,再将之卷起来塞入一个小小的木筒之中,随手一招,一只飞禽脉妖便是听话地飞掠上前,任由其将木筒绑到了腿脚之上。

    扑扑扑……

    一阵翅膀扑扇的声音响将起来,那只飞禽脉妖腾空而起,眼看就要从殿门之口飞将出去,从此天高任鸟飞,再也无人得知刚才莫长老到底写了些什么。

    嗖!

    然而就在此时,两身影突然出现在殿门边上,其中一道轻轻一伸手,便将那只飞禽脉妖拦了下来,让得殿中诸人都是齐齐一愣。

    尤其是那莫长老更是脸色微变,心中有鬼的他,只觉有些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因为当此一刻,他已经看到殿门口的两道身影到底是谁了。

    “见过盟主,大长老!”

    在诸多情报殿执事和下属尽都躬身行礼之后,莫长老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从案后奔将出来,脸上神色却是装得颇为疑惑和茫然。

    原来突然出现在殿门口,将那只飞禽脉妖拦下来的,赫然是圣医盟的盟主魏歧,而其身旁那道身影,却是盟内大长老秦破云。

    这两位的身份,可比一个区区排名第九的莫长老高得多了,只诸人想不明白的是,如今圣医盟诸事繁多的情况下,这二位怎么会有时间到这情报殿中来?

    如果是想要情报的话,让三长老或者说莫长老直接转交不是更好吗?这些低阶的执事和修者们,可不知道更深层次的原因。

    “盟主,大长老,您二位怎么来了?”

    莫长老强忍着心头的惊意,装作无辜地问声出口,立时引来大长老秦破云的一脸冷笑,倒是盟主魏歧比较沉得住气。

    “莫长老,不知道你这传出的情报之中,写的是什么呢?”

    魏歧将飞禽脉妖腿脚之上的木筒取下,任由那飞禽脉妖疾飞而出,然后才将目光转回莫长老的脸上,轻问出声。

    这一道问话,让莫长老眼角微微一抽,但他自问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等闲是没有人能看出破绽的,倒是很快定下了心神。

    “禀盟主,这是给道临城花家的密令,让其尽全力关注道临城帝宫所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立时飞信传书,有什么问题吗?”

    莫长老表现得不卑不亢,最后一问,甚至显得有些委屈,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情报被盟主拦了下来,感到有些不忿。

    “哦?花家?”

    闻言魏歧不置可否,而是侧头看了大长老秦破云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他们都是看到了一抹异色,暗道这个方法还真是好用啊。

    在魏歧看向秦破云的时候,其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是将木筒给打将开来,扯出信纸一目十行,越看眼中的精光就越发浓郁。

    “盟主,你该不会怀疑我莫安就是苍龙帝宫的奸细吧?”

    魏歧还没有说话,九长老莫安反倒是先开口了,这道声音极大,大到让整个情报殿中的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盟主,我加入圣医盟数十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们这般怀疑,以后谁还敢做这情报工作?”

    莫安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将整个情报殿都扯了进来,这是想让那些执事和低阶修者们,成为自己的坚实后盾啊。

    “你这家伙,口才倒是不错!”

    魏歧也没有因为莫安的辩解而生气,反而是轻笑一声,这样的态度让得后者心头愈发不安,但看到魏歧手中的信纸后,他的信心便是再一次大增。

    “盟主,大长老,你们要是真的怀疑我,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否则咱们情报殿,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莫安再一次将情报殿拉到了同一条船上,却只是引来魏歧的一脸冷笑罢了,旋即他就看到盟主魏歧,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了身旁的大长老秦破云。

    “大长老,可能看出什么端倪?”

    魏歧完全没有理会莫安的上窜下跳,而是脸色平静地朝着秦破云问道,然后就见得后者微微摇了摇头,这让莫安心中的信心无疑是更足了一些。

    “这就是一封普通的传信罢了,哪有什么端倪?”

    莫安依旧自信无比,就算魏歧没有对着自己说话,他也要找个话头介入,此言一出,诸多情报殿的执事们,都下意识地认为是盟主和大长老搞错了。

    “咱们毕竟不是搞情报工作的,还是让专业人士来解答吧!”

    魏歧依旧没有理会莫安,听得他话音落下之后,便是转过身来朝着殿外招了招手,又道:“三长老,你来看一看!”

    听得魏歧口中的“三长老”几字,莫安心跳得更加快了几分,毕竟那位才是情报殿的正牌掌权者,他莫安只是个副手罢了。

    不过在想到自己传递的那些隐晦情报,莫安却又信心十足,除了传递情报的双方之外,没有人能发现其中的猫腻,哪怕是三长老也不可能。

    一道人影从魏歧二人的身后出现,让得殿中诸位尽皆一凛,那位可是情报殿至高无上的存在,就算是为人慈和,他们也不可能敢有半点忽视。

    “三长老,你来评评理,这只不过是一封传给道临城花家的普通飞信,偏偏盟主和大长老要抓住不放,就不怕寒了我情报殿的心吗?”

    要说这莫安的口才确实是不错,不过这和他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威严不太一样,就算是这些情报殿的执事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的一面。

    “啧啧,没想到你莫安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今日却有这么多的话?”

    三长老接过秦破云手中的信纸,也是脸现古怪地看了莫安一眼,此刻的这位九长老,可和平日里的低调大相径庭啊。

    “哦,对了,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就在今日上午,我收到情报,道临城花家已经投靠了帝宫所,随情报传回来的,还有一份暗语译本!”

    三长老嘲讽了一下莫安之后,紧接着说出来的一番话,让得这位圣医盟九长老不由脸色大变,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真成一个跳梁小丑了。

    可是莫安搜索枯肠,也想不起什么时候接到过这样的情报,很明显那份情报是直接被三长老给截住了,让得他出了这么大一个失误。

    如果只是花家投靠帝宫所,莫安或许还不会如此着急,但是三长老最后的“暗语译本”这四个字,听在莫安的耳中,却是犹如晴天霹雳,震得他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没有去管莫安的失魂落魄,三长老自顾从纳腰之中取出一个小小如同书籍一样的东西,看在诸多情报殿执事的眼中,竟然有些隐隐的熟悉。

    像圣医盟这样的庞大宗门,自然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情报系统,而且为了情报不出现意外,他们也设置过很多套暗语,需要用译本对照,才能知道情报之中真正的意思。

    因为脉妖飞信传书的途中,没有人能保证就不出意外,一旦重要情报被敌人截获,或许就会将计就计,到时候应付起来会更加麻烦。

    而且暗语密本还经常会变,怕就是掌管情报工作的修者一朝叛变,或者说译本泄漏,那样的危险性更大,从暗中射来的冷箭也会更多。

    一时之间,偌大的情报殿之中,显得有些异样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