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今世龙霄VIP卷 二千三百五十一 听声辨药

作者:庞飞烟 | 发布时间:2019-09-21 03:28 |字数:5311

    这位听药居的钱老板信心十足,一双眯起的眼睛之内满是精明之光,至少在他看来,这几位就算有些本事,应该也是不可能让自己亏本的。

    听药居之所以在圣医城有着偌大的名声,靠的可不是真正的欺瞒客人,在老钱的店铺之内,那是真的有珍稀宝贝的。

    曾经就有一次,一名从外地过来的炼脉师,就花费了极小的代价,从他这里买走了一件价值不俗的天材地宝,一时之间传为美谈。

    自那以后,听药居的名头就在这圣医城传开了,甚至有周边的一些城池修者,也时不时前来这听药居转一转,看看有没有那般好的运气。

    只不过多年下来,固然是有人能凭自己的本事淘到好东西,便更多的人却是判断不足吃了亏,但这也是本事使然,怪不到钱老板的身上。

    那些打眼吃亏的主,不乏达到圣阶高级的炼脉师,老钱这些年见得也多了,至少他并不认为眼前的这几个年轻人,能比那些老一辈的强者更加厉害。

    “呵呵,钱老板真是爽快人!”

    听得老钱的言语,陆树风也配合地赞了一句,然后便将目光转到了那一排盖着黑布的木架之上,灵魂之力溢出,开始了这一次的比试。

    看到陆树风的样子,宁书佑也没有怠慢,双方潜意识里都有些竞争的意思,这一次的听药居辨药,或许就是一次另类的比试。

    至于一旁的吴剑通和陆展白,自然更加快速地祭出灵魂之力,他们的灵魂力量同样达到了圣阶低级,比起那两位来并没有差上多少。

    反观莫晴倒是显得颇为平静,她脚下未动,微闭的双目让她看起来更多了几分魅力,而纯阳仙体的体质,也让她在这一次的比试之中,占得了一些便宜。

    不过当这几位灵魂之力溢出,却是发现了一个让他们颇有些郁闷的事实,就是那些架子上盖着的黑布,似乎蕴含着一种神秘的隔绝力量。

    哪怕是陆树风宁书佑这样的圣阶低级顶峰灵魂,也有些感应不透,但他们又势不能揭起黑布,那样可就有违听药居的初衷了。

    “几位贵客,听好了!”

    就在几大天才都已经祭出灵魂之力感应起来之时,一直在旁边的老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来到了听药居的最深处,见得其手持一根小铁棒,然后口中出低喝之声。

    铛!

    一道悠扬的钟声从听药居的深处传来,原来是老铁右臂挥动,将其手中的小铁棒敲击在了一座小钟之上,发出的声音,让得几位心神一震。

    钟声悠扬不绝于耳,而让得树树风等风人又惊又喜的是,当这道钟吟声掠过那些盖着黑布的天材地宝之时,赫然是产生了不一样的反应。

    “原来这才是听药居这个名字的真谛!”

    当此一刻,这些从圣医盟或是陆家出来的天才,才算是懂得听药居的真正含义,那是真的要用耳朵来听的,却不是完全凭借灵魂之力感应。

    世间的天材地宝有千千万万,当它放在这些顶尖炼脉天才面前的时候,或许他们能很快从记忆之中找出来相似之处。

    可是现在,那些盖着天材地宝的黑布,明显就是一种特殊的材质,让得他们的灵魂之力没有太多的用武之地。

    反倒是此时此刻那道钟吟声掠过黑布,却是发出了细微的不同之声,这让得他们凝神屏气,一瞬不瞬地感应着这些声音之中的细微差别。

    听声辨器的本事,对于这些天赋超强的炼脉天才来说,那也算是必修课,他们的反应和感应能力,都比普通的同等级修者强上不少。

    此刻这种另类的听声感应,让他们都觉得有些新奇,因为这更能考教他们的本事,要是换一个普通的修者来,恐怕此时已经是全然懵了。

    “啊哈,在这里了!”

    当钟吟声都快要消失在耳中的时候,陆家三少陆展白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喜色,然后径直走到其中一个架子之上,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扯掉了其中一张盖在上面的黑布。

    “哈哈,鬼毒木,果然是你!”

    在掀开黑布的一刹那,陆展白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听得他大笑了两声,引来旁边几人的强烈不满,这不是打扰他们听声辨器吗?

    其中陆树风淡淡的瞥了一眼陆展白,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而其眼眸之中似乎有些纠结,转回的目光在其中一块黑布上看了又看,有些拿不定主意。

    “钱老板,承让了!”

    陆展白似乎也意识到了那位大哥的不满,不过他心头兴奋,当下伸出手来,将那标价五千万金币的圣阶低级鬼毒木给收到了手中。

    单从鬼毒木这个名字之上,就知道这根看起来黑漆漆的木头,其实是蕴含着极其强烈的剧毒,而且其上散发的气息,也有着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一根圣阶低级的鬼毒木,如果是在外间的拍卖会之上,至少也能拍出五千到六千万的高价,因此陆展白看着那五千万的标价,不由很是有些志得意满。

    在陆展白看来,五千万已经是圣阶低级鬼毒木的最低价了,只要是一个懂行的人,都不可能将之卖到更低,看来自己的听力和感应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嘛。

    “哼,鬼毒木这种东西,未必有我这荡神铁有用!”

    就在陆展白看着那边的钱老板很是得意之时,旁边不远处却是传来一道冷哼之声,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自己的那个老对手吴剑通开口了。

    在陆展白转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吴剑通从一座架子之上,拿起一枚散发着幽幽黑光的铁块,单看模样的话,和路边的废铁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陆展白好歹也是陆家出来的毒脉师,在听到“荡神铁”这三字的时候,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同时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鬼毒木,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荡神铁,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激荡一名人类修者的神智,也就是灵魂,在和敌人战斗的时候,若是催发荡神铁的某些功效,或许就能取得不错的效果。

    而鬼毒木这种东西呢,严格说起来和荡神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相比起荡神铁来,它的效果要更加狠毒诡异一些。

    因为那是会让鬼毒木内里的毒性,将人类修者的灵魂侵蚀,一个不慎,就是让其癫狂疯掉的后果,一向为圣医盟这些医脉师们不待见。

    有一个巧合值得一提,那就是鬼毒木那种可以侵蚀人类灵魂的毒素,荡神铁都有很好的化解效果,两者可以说是相生相克。

    陆展白之所以脸色略显阴沉,那是因为这来得太巧了,自己刚刚找到鬼毒木,对方就找到一枚荡神铁,这让他刚刚还有些兴奋的心情,都变得不太美妙起来。

    虽然说荡神铁同样标价五千万金币,实际价值和鬼毒木相差不多,但在陆展白的心中,就算是和吴剑通打个平手,于他来说也是不甚开心的。

    当初在轩辕台会的时候,云笑大发神威全身而退,留下的那些天才们为了争夺轩辕台的机会,最终大打出手。

    而那时唯二的两个化玄境初期天才,就是陆展白和吴剑通,为了那个位置,双方打得很有些激烈,最终却是谁也占不到便宜,各自占了轩辕台的一边。

    从那个时候开始,陆展白和吴剑通就相互看不顺眼,这一次他们前来圣医盟有重大图谋,却不能提前出手,这让陆展白很是憋屈。

    如今在这听声辨药的比试之上,又和吴剑通打了个平手,这在陆展白看来很有些不能接受,只要是不能赢过吴剑通,于他来说就是失败。

    相反吴剑通的脸色就要好看许多了,因为荡神铁对现在的他来说很有用,若是能将其中的某些能力吸收掉,或许他的灵魂之力都能再往上提一提。

    “两位真是好眼力,恭喜了!”

    刚才被陆展白点到名的钱老板,肥肥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肉痛,但口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恭喜出声,似乎对于那两件宝物的损失,并没有放在心上一般。

    但是鬼毒木和荡神铁加在一起,就足足损失了两千万金币,钱老板要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的目光,已是从陆展白吴剑通身上,转到了另外几位的身上。

    “应该能找补回来的吧?”

    钱老板如是想着,毕竟他这听药居之中,标出的价格高于实物,那才是常态,像鬼毒木和荡神铁这样的东西并不多,他就不信剩下的这三人还能有如此之好的运气。

    “嗯?”

    然而当钱老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朝着某个方向走去的时候,其心头不由一震,目光死死盯着那道身影,仿佛要看进其心底深处。

    这道被钱老板死死盯住的身影,自然就是属于圣医盟当代的第一天才宁书佑了,而他走的那个地方无疑是让钱老板心惊胆战,很有一些不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