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 战神重生

作者:庞飞烟 | 发布时间:2017-11-27 03:07 |字数:5106

    “我……我是谁?我在哪里?”

    幽深的山洞空间之中,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粗衣少年,满脸茫然地从地上爬将起来,口中的喃喃声,更显得他对这个地方极为的陌生。

    “我是云笑?不……我是龙霄战神!可是……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随着眼前事物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云笑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可当他看着自己这具全新的身体时,其脑海之中另外一些回忆却是如潮水般涌将出来。

    云笑记得很清楚,自己绝不是现在这副少年模样,曾经的他,乃是九重龙霄的无敌战神,除了那位号称龙霄之主的苍龙帝之外,鲜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对了,苍龙帝!”

    想到这个刻骨铭心的名字,云笑略显稚嫩的清秀脸庞忽然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而且其中还蕴含着一抹怨毒。

    作为龙霄战神的时候,云笑为那位龙霄之主苍龙帝征战天下,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可最后却因为功高震主,引来了那位的猜忌。

    原本以龙霄战神的实力,就算是反脸无情,逃命也是极有把握的,可就在那位苍龙帝骤然发难之际,他的结发妻子却是早已背叛,让得他身中剧毒,最后被苍龙帝一枪刺穿心脏而死。

    龙霄战神认为自己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却没料到斗转星移,自己的灵魂竟然重生在了这九龙大陆最低等位面潜龙大陆的一名少年身上。

    这少年名叫云笑,当龙霄战神回忆起前一世的点点滴滴,记忆融入了云笑的脑海之中时,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但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一次的重生,便算是给了龙霄战神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一对忘恩负义的男女给他的那些“恩德”,他也有机会一一再讨还回来。

    “唉,这具身体,还真是弱啊,竟然连脉气劲都没有,这可有些麻烦!”

    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龙霄战神也不再去纠结曾经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转而开始为这具全新的身体打算了起来。

    云笑从回忆之中,也知道了这一具身体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更知道了这具少年身体本身,麻烦也自不小。

    原来这里是潜龙大陆一个叫玄月帝国的边陲小城月弓城,这具身体所在的家族叫做商家,而云笑的母亲正是商姓,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在这商家的地位简直连仆役也不如。

    云笑母亲生有一儿一女,而在他两岁的时候,其母偶然间从雪地里捡回了一个被丢弃的女婴,这一次的变故,就是因为那叫做雪弃的弃婴而起

    雪弃和云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者也一直将她当成亲姐姐看待,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雪弃似乎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吃不得这苦处,想要另攀高枝。

    说起来雪弃的运气也不太好,前段时间不小心被一头强横的脉妖所伤,作为弟弟的云笑倾尽脉气,最后弄得经脉尽毁,也没有能将之救好。

    最后那雪弃还不满足,让云笑到这商家蛇巢来寻什么“蛇灵丹”,这蛇巢之内尽是剧毒之蛇,云笑一进入这里便被毒蛇咬伤昏死了过去。

    说起来要不是龙霄战神的灵魂重生,或许云笑此时早就没有了气息,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咬伤云笑的那些剧毒之蛇,此时却是一条都不见。

    原来的云笑心思单纯,哪怕是为了雪弃而弄得经脉尽毁,更被骗来这蛇巢身中剧毒而死,他也从来没有怀疑过雪弃的用意。

    但当龙霄战神的灵魂重生在云笑的身体之内后,以这位遍阅大陆的见识,仅仅是片刻之间,便知道这具躯体的主人落得如此下场,全是拜那蛇蝎心肠的雪弃所赐。

    重生之后的云笑,堪堪将这些属于原本主人的记忆理清,其耳中就听到遥远的山洞之外,似乎是传来一道大喝之声,当下不由站起身来,轻笑了一声。

    “嗯?”

    不过正当云笑想要踏步出洞的时候,其目光却是一转,只见在这处蛇巢山洞的深处,仿佛有着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芒闪烁,显得极为的玄奇。

    那金色光芒一闪而逝,连龙霄战神重生的云笑也有些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耳中听得外间的喝声越来越是激烈,他并没有多想,回转身来快步朝着外间走去。

    直到云笑的身影都消失在山洞通道之后,这山洞之中忽然变得不平静起来,五颜六色的剧毒之蛇不知从哪儿涌将出来,齐齐朝着山洞深处蠕行而去,仿佛朝圣一般。

    …………

    庭院深深。

    商家庄院深处,有着一堆看起来乱七八糟却又错落有致的假山,此时在假山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曼妙少女。

    少女看起来似乎只有十四五岁,不过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看其脸上神色,却是带着几分凄凉,还有几分压抑的怨恨。

    嗒嗒!

    一阵脚步声从少女的身后传来,待得她回头去看时,脸上凄凉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有愤怒,听得她怒声喝道:“又是雪弃那个贱人派你来的吧,赶紧给我滚!”

    “嘿嘿,云薇小姐,你都守在这里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依我看,云笑少爷不会再出来了,你还是节哀顺变吧!”来人倒是并不生气,只是说话之时嘻皮笑脸,全然不在乎那少女的愤怒。

    “哼,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云笑要不是替雪弃那贱人疗伤,又岂会脉气尽失?偏偏那贱人还不满足,骗得云笑进入这蛇巢替她寻找什么‘蛇灵丹’,你回去告诉她,若是我弟弟有个三长两短,我云薇绝对不会放过她!”

    云薇越说越气,而且左一个“贱人”右一个“贱人”,终于让得来人变了脸色,喝道:“云薇,别给脸不要脸,雪弃小姐现在是回玉少爷的座上宾,岂是你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可比?”

    “再说了,进入这蛇巢,你以为云笑那废物还能活着出来吗?我劝你们孤儿寡母,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那人越说越来劲,到得最后,已是丝毫不留情面。

    “商喜,你不过是商回玉养的一条狗,有什么好得意的?”云薇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那商喜的鼻子大骂出声。

    “嘿嘿,就算我是一条狗,那也是姓商,你们云家母子三人,哦不,现在只有母女二人了,恐怕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赶出商家吧?”商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话语之中,再次暗示那云笑不可能再从蛇巢中出来了。

    “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也不是好欺负的!”云薇怒极,其身上同时冒出了淡淡的异样气息。

    “姐姐,这样的杂碎,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呢?那不是脏了你的手吗?还是让我来吧!”正当云薇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那狗眼看人低的商喜之时,一道极其熟悉的声音,却是从她的身后突然传了过来。

    云薇转过头去,当即看到一个约莫十三四岁,衣衫有些褛褴的少年朝着自己走来,却不是自己以为早已死在蛇巢之中的弟弟云笑是谁?

    “云笑,你……你竟然没死?”

    相对于云薇的极喜,那原本就面对蛇巢方向的商喜更是一副犹如见了鬼般的表情,他可是知道那蛇巢之内尽是剧毒之蛇,哪怕是商家家主,也不敢轻易踏入半步。

    再加上云笑在进入蛇巢的时候早已脉气尽失,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活着出来,可是眼前那活生生的少年,正在向他昭示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刚刚好像听到谁在说,要将我们母子三人赶出商家?”

    云笑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并没有理会身旁有些激动的云薇,一边说着话,一边已是跨前了数步。

    “哼,就算你从蛇巢之中活着出来了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废物?不错,刚才那话就是我说的,你待怎样?”商喜看来已经平复了心神,感应到面前少年体内并无脉气波动的气息,脖子瞬间又硬了起来。

    “既然你承认了,那就付出点代价吧!”云笑脚下片刻都没有停,也好像没有看到商喜身上冒出的脉气,一边踏前,一边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臂。

    “笑儿,小心,他已经突破到脉气劲中期了!”见状云薇终于是回过神来,陡然想起一事,不由高声示警。

    此时云薇也已经感应到了自己弟弟的脉气修为,或者说她根本感应不出云笑的脉气修为,以这样的实力,如何能接下脉气劲中期的商喜一击?

    看来那商喜也是这样想的,云笑从蛇巢之中活着出来确实是将他吓了一跳,可是这脉气修为嘛,却依旧微不可闻,在他心中,完全不会将云笑当成大敌。

    咔!

    哪知道商喜身上刚刚冒出一丝脉气,云笑的右臂却早已后发先致,而且从其手臂之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力量,直接将商喜的一条右边胳膊都给敲断了。

    这一刻云笑表现出来的速度简直如鬼如魅,偏偏直到这个时候,商喜还是没有丝毫感应到云笑的身上有半点脉气波动,这让他不由大惊失色。

    咔!

    然而还不待商喜反应过来,云笑的那只手臂已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另外的一只手臂也给敲折了,突如其来的剧痛,终于让商喜大声惨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