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章 亡者之王

作者:烟火成城 | 发布时间:2018-10-12 16:26 |字数:9412

    ——这根本不是什么反噬而亡!

    林姓武修也根本没死。

    就在同一时刻,这位空轮境的武修正活生生的站在世界入口。

    他正在与山女耐心讲解永恒真神的伟大。

    但这一点,谢孤鸿和白发老者却不知道。

    谢孤鸿和白发老者从未见识过灵魂尖啸者,也不知道什么是永恒深渊,更没有见识过修士死后无限复生的事,所以就算他们修为高深,也无法从死人身上发现那些难以想象的事。

    因此,他们才会误认为林姓武修死了。

    ——死在了古镜的反噬中。

    那么

    古镜之中究竟有什么秘密,让林姓武修不惜以死亡的代价也要让谢孤鸿和白发老者看到?

    顾青山看了白发老者一眼。

    没有异样。

    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的话

    顾青山叹息一声:“林道友为了人族的未来,竟然牺牲了自己的性命,真是我辈楷模。”

    谢孤鸿和白发老者点头认同。

    顾青山问道:“他究竟探寻到了什么秘密?”

    谢孤鸿将铜镜递给顾青山,怅然道:“林道友以生命抹去了古镜上的封印,赵掌门,你可以亲眼去看看里面的秘密。”

    顾青山接过铜镜。

    战神操作界面上,立刻出现了一行行萤火兄。

    “物品:光影记录之镜。”

    “说明:极古时代,人族利用这种器物记录一些秘密。”

    两行萤火兄消失。

    镜子中,开始出现影影憧憧的画面。

    荒古一族的诞生,只不过是极古人族的顺手而为。

    后来极古人族发现有些简单的事情完全可以由荒古怪物去做,这才渐渐赋予它们更多的力量和能力。

    然后是神灵的诞生秘密——

    一次失败的实验。

    超过了保质期的各类单兵作战魂器。

    荒古一族和神灵一族的秘密,就这样展现在顾青山面前。

    这些秘密完全真实,与顾青山知晓的情报分毫不差。

    ——甚至在光影的呈现下,两族对人类的收割画面更为细致生动。

    “赵掌门,你觉得这个铜镜之中记载的是真的吗?”谢孤鸿问道。

    顾青山苦笑道:“真得不能再真了。”

    谢孤鸿点头道:“我看了许多遍,结合历史上发生的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现这个答案是真实的。”

    白发老者叹了口气,感伤的道:“我们人族的命运实在是太过屈辱了。”

    谢孤鸿与顾青山陷入沉默。

    白发老者取出一方龟甲,开始细细观察龟甲上的纹路。

    他口中轻声念了起来。

    谢孤鸿道:“孟老,你在算什么?”

    白发老者住了口诀,答道:“这里是极古人族的埋碑地,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我们改变现状,改变人族的命运。”

    他脸上显现出悲伤与决然之色:“我要找到那件东西!”

    谢孤鸿皱眉道:“不行前为了预测混乱之潮,你已经消耗了一部分命力,万万不可再算人族的命运!”

    老者身为游寻境的大修士,消耗一部分的命力,对混乱之潮进行预测倒也不算什么。

    但他现在竟想算出改变整个人类命运的宝物所藏之地。

    这种程度的测算,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卦术范围,乃是关系到了整个世界的变化,绝对不是白发老者所能承受得了的!

    顾青山也连忙阻拦道:“你疯了,那样的话,就算你找到了强大的宝物,你也会死在这里!”

    白发老者说道:“赵掌门,你不是也打算以自己的性命为宗门报仇么?”

    谢孤鸿急道:“但赵掌门不会做无意义的牺牲——你千万不要算这一卦,否则必死!”

    “如果能找到对抗神族和荒古一族的方法,那我死也瞑目了,你们都别拦我,这是我最后的疡。”白发老者道。

    轰!

    老者身上腾起了狂风,白发与长须一时舞动不休。

    他双手捏出繁复的法诀,高声道:“燃烧我的全部寿元,测算克敌之法!”

    但见他手帜龟甲寸寸崩裂,化作一片虚无。

    看这架势,测卦之术已成。

    无法挽回了!

    老者真的要献出生命了!

    谢孤鸿和顾青山对望一眼,心中都有一种悲怆之意来回激荡。

    老者悬空而起,朝着下一处传送法阵飞去。

    他大声道:“冥冥天机降临我身,让我感应到了一件宝物!”

    “你们快跟上我——我坚持不了多久!”

    谢孤鸿和顾青山立刻跟上他。

    三人站上传送阵,顿时从这一层消失。

    十七层。

    十八层。

    十九层。

    第三十三层!

    老者终于在这里停住。

    这时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眼眶凹陷下去,形容枯槁,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

    他在谢孤鸿和顾青山的搀扶下,吃力的来到一件宝物面前。

    那是一件深紫泛黑的长条状石头,约有五米长。

    “就是这个。”老者虚弱的道。

    谢孤鸿和顾青山一起望向那石头。

    老者伸手抓庄头,使劲一握。

    但老者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竟然连这样一块石头都握不碎。

    “我来。”顾青山道。

    他用力一捏,再一抖。

    整块长条石头化作粉末散开,将裹在其帜两枚玉简呈现在三人眼前。

    老者扑上去抓住两枚玉简,口中猛的喷出鲜血。

    他似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谢宫主”

    老者喘息着呼唤道。

    “我在。”谢孤鸿搀扶着老者,低沉的道。

    老者吸了口气,努力维持着声音:“我算出来了,这是、是天地双剑的锻造之法。”

    “天地双剑?”谢孤鸿疑惑道。

    “对,天地双剑,专斩神族和荒古怪物。”

    老者说到这里,七窍开始流血不止,但他依旧坚持着说道:

    “这两枚玉简的材质很特殊,举世未曾得有,锻造双剑需要这两枚玉简分别融入剑身才可以完成,切记!”

    “我记住了。”谢孤鸿认真道。

    这时老者忽然精神了些,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润之色。

    谢孤鸿和顾青山对望一眼。

    两人心中都明白,老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老者又吸了口气,说道:“答应我你一定要将天地双剑锻造出来,改变我们人族的”

    他的话没说完,但喉咙中已经发不出声音。

    谢孤鸿抢着说道:“你放心,我谢孤鸿一定会做到!”

    老者露出欣慰的神情,缓缓合上了嘴。

    他的头忽然一歪,整个身躯沉在两人的胳膊上。

    他死了。

    谢孤鸿和顾青山一时都没有说话。

    他们一左一右搀扶着老者的尸体,只觉得心中充满了郁郁的悲烈之意。

    许久。

    谢孤鸿先站了起来。

    他将两枚玉简仔细收好,满面落寞的道:“赵宗主,你挑过宝物了吗?”

    顾青山愣了一瞬。

    他立刻答道:“我已经挑过了。”

    谢孤鸿道:“我还没挑,现在我将继续向下一层走,直到挑中我要的东西后,就会立刻离开这里。”

    “立刻离开?”顾青山问道。

    谢孤鸿坚定的道:“对,我要回去——从这一刻开始,我已经不能再冒任何风险,我必须把天地双剑的锻造法带回人族。”

    顾青山依旧迸老者的尸体,叹息道:“你去吧,我再陪他一会儿,不必管我。”

    谢孤鸿点点头,抱拳道:“保重。”

    他飞上传送法阵,直接离开了。

    顾青山又发了一会儿呆。

    他将白发老者的尸体轻轻放在地板上,依旧握着对方的一只手。

    “为了整个人族,这是何等的壮烈与伟大。”

    顾青山轻声喃喃道。

    他无声无息的从虚空中抓出一根黑色的权杖。

    权杖上,那个头生尖角的骷髅头忽然动了动。

    红芒从骷髅头的眼洞之中亮起。

    令一切亡者恐惧和颤栗的一刻来了!

    地上的尸体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的冒出一圈紫芒。

    下一瞬,它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似乎已经活过来。

    这是突破了生死界限的随意转化,确实是不可思议,无封释,更无法理解。

    这就是永恒真神的力量!

    然而顾青山握着它的手。

    雷电生法,惊梦!

    “惊梦:被你的雷电灵能触碰后,对方的意识将与雷电形成一个短暂梦境,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直至5秒后该技能结束。”

    “说明:这是失控、僵直、断离三重雷电生法的进阶神通,不会被任何生灵豁免。”

    老者立刻就无法动弹了。

    它身上的紫芒顿时消散——术法被打断,在短短的几秒之内,它再次从活人化作了亡者之身。

    顾青山将镇狱鬼王杖狠狠插入尸体胸腔。

    尸体发出一声接一声凄厉的尖锐哀鸣。

    它拼命的挣扎,企图再次活过来。

    但它刚一鼓动紫芒,立刻有一道长剑切断了他的头颅。

    老者再次化作尸体。

    那柄长剑索性不走了,直接横戈在它的喉咙里,一次接一次斩断他的头颅。

    “再乱动,我就用权杖了。”顾青山轻轻的道。

    鬼王杖上,一层猩红之芒涌起。

    尸体感受到了永恒消散的权杖之力,身子一僵,不敢再作出任何异动。

    “真是厉害。”顾青山感慨道。

    他身上渐渐散发出淡淡的杀气。

    白发老者察觉到这股杀气,歇斯底里的祈求道:“饶我一命!饶我一命!我不想死!”

    “哦?”顾青山的声音渐渐变得玩味:“你身为永恒的生命,却能从我的权杖上感受到永恒的死亡?”

    “是的,我知道,这是六道轮回——黄泉道的气息。”

    老者说着,突然用双手抓住鬼王杖,企图做出什么应对之法。

    但他双手立刻爆成血雾,整个人发出更为凄惨的叫声。

    ——这是鬼王的权杖,象征着黄泉道的三种无上权廉一,岂是它这样一头卑微的亡者能够触碰?

    顾青山握着权杖,低下头,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亡者。

    “想活吗?”他问道。

    “想。”白发老者点头道。

    实际上,若不是贪图永恒的生命,他又何尝会背叛自己的过去?

    “想活?很好。”

    顾青山轻轻转动权杖。

    老者被权杖穿胸而过,这一下立刻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痛楚。

    “啊啊啊啊啊!饶了我,求求你,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老者放声道。

    顾青山停了手上动作,微微有些释然。

    “在谢孤鸿看来,那个武修的死是真的,镜子帜情报也确实是真的——那些情报的真实性连我都无法找到任何破绽,接下来你的死亡还是真的。”

    “难怪谢孤鸿能找到天地双剑的锻造玉简,并在以后的日子里竭力锻造双剑”

    “难怪无论在任何时间上,荒古一族都没有出手阻拦人族锻造天地双剑。”

    “任何时间?”白发老者有些没听懂。

    顾青山曳。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低沉:“好了,现在请告诉我,天地双娇竟是什么?”

    <span></span>[记住网址 www.yuxuange.com 雨~轩~阁]